【同人小说】谢儿碧的雪球(4)

想着这些若有似无的事情,脚步自然的向上迈进着,并不抗拒可能会让长老恼怒的举动,到了更高一些的地方,能感觉到有一阵煦风从东南边的山谷峡口吹来,带着一些暖暖的气息,但是更让人警觉的是其中夹杂着一些铁锈的气味,但是更加浑浊和腥鲜,在我们诺恩人来看,这是显而易见的,风中带着血的气息。

心脏比刚才跳动的更加强烈,仿佛捕捉到了令人不安的节奏。

我是应该帮助贝尔德队长共同抵御进攻的,但是现在却站在一个不高的山丘边缘,只能从飘来的空气中嗅到战斗的情状。

……

我犹豫了,通常来说,往日里十分相信自己的知觉的自信感现在产生了恍若迷雾的不确定。彷徨不可遏止的涌上心间。“如果山庄真的守不住了怎么办?”,“山庄的其他人都会怎么样?他们会死么?”,“是否这里也会变成以前里塔姐说的阿斯卡隆废墟一般的荒芜之处只有幽灵和不可名状的地下生物出没在这里?”。无限的不确定竟然在瞬间填满了所有思绪,而身体只是脱缰一般的向更高的山顶冲去,好像到了那里一切都会解决,一切都会停止。

呜……

轰隆……

惊得回头一看,好像是在不远处有很多树木倾倒了一样,夹杂着一些噼噼啪啪的混重的折裂音,然后重物落地,“轰隆隆……咚咚……”。

声音是从村庄向南边开的这正门那里传过来的,也或许是西山那边……

吱……………………

一声长长的虢鵰的尖啸,能看到迎着北边的光从半空中跃出的冰巢怪物的声音,那怪物飞在空中,拍打的翅膀,全身布满不详的蓝黑色纹路,向着我这边飞来,但是似乎并不是来攻击的,我能感觉到他虽然注意到了我,但是丝毫没有要突袭的意思,只是头略微向我这边偏了偏,然后继续向东北边的群山飞去……

赶紧蹲下身,想要聚拢周围的雪球,然后攥紧,看看能不能……

我这是怎么了?

压实的雪球按在地面,紧紧的,有点像雪山在这片冰雪的国度一样,但是我只是前倾身体用力的按了按,就能看到原本蓬松的白雪有些显出透明的质地,就好像那并不是雪花塑造,而是水流长期冰冻而成的冰球。半个冰球在地面上凸起,斜照着阳光发出一点浅浅的橘色。

我有些不解的侧着头,之前并不可能这样…… 并没有足够的力气将雪攥的这么紧凑,更不可能将他们从白色变成一种有些透明的冰状。一定是那里不对劲……

迅速的思考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但是只是今天的事情十分明确,长老告诉我我将被选择众灵的侍者,即使我不愿意,但是从那位庄严的老人的话语中我能听出这事已经无可置喙。

但是作为众灵的侍者,我获得的能力就是将雪球变得更解释么?

这也太……

糟糕了。

“从霍布雷克大酒馆向着西边一直走,若是走过了边境,你会来到气候怡人的秋季大陆。什么?你不知道秋季大陆?…… 那是一片覆盖着银松果和饱满的树莓的大陆,而那里最多的是曾经和人类长期战争的夏尔族,那种族十分野蛮,并不讲究血缘的传承,一切都是拿能斩杀多少敌人或是顺利完成了一些惊世骇俗呃任务获得荣耀。‘孤斗士’ 夏尔组将失去了所有战友而苟活下来的夏尔的称呼,那些人失去了荣誉和地位,所以总是显得十分吓人……”

说着这些事情的里塔眼中闪现出一些诡异的兴奋。

但是我觉得夏尔虽然并不是什么以和平著称的族群,但是他们也一贯恪守准则,大多时候并不会主动挑起战争……至少,是书中如此描述。

然而夏尔却是和我现在一样总是会在一些奇怪的时刻获得奇怪的能力,就像我现在手中的雪球一样,只是径自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然后变得更加紧密。

赶紧闭上眼摇摇头。 我并不是夏尔,不是么?

诺恩人一直生活在这片冰雪的大陆上,不管别人如何评价,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毕竟總要有人需要殚精竭虑北边随时可能袭来的卓玛仆从。

……

但是现在,我只能丢下雪球和脑子中不断浮现出的不可能考证的事情。

来,至少先爬到最高处再说,或许能用雪球帮助贝尔德队长做些什么。

已经是将近傍晚的时间了,从落日的方向吹来一丝加载着雪原特有的动物的微微腥味,但是更多的是寒地那种总是令人不太自在的寒冷,仿佛空气中都弥漫着消失不掉的肉眼不可视的冰粒,能够随着呼吸进入人体,流入血液,然后讲心脏冻结……

有些从更远处的西边春之大陆城市来的行商偶尔会受不了这里常年的寒冷,他们总是说这里太过荒凉,根本不适应任何生物居住。只有冰巢怪物和斯瓦尼亚邪教徒才会在这种地方安身。二他们总是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现在还没人知道他们究竟在图谋一些什么事情。

在距离山顶还有一段路的时候,通过更高处的有些微微崩落的积雪和脚下有些颤动的大地,我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随之渐渐而来的是轰鸣声,好像一群有上百头成年石牦牛的队伍奔逃在不积雪的土地上……

轰隆……轰隆轰隆……哐哐哐……呜……咚!

咚咚……

声音一阵阵的,越来越强,但是并没有很久,这里又回归到了刚才的宁静。但是随着我距离山顶越来越近,能够听到一些人喊叫的声音,那应该是山庄的守卫队员,因为冰巢怪物的声音比人声更低沉,而且,他们通常是不会交流什么的……

在太阳快要接近远处天边与群山的交界处的时候,我来到了山顶,这里有一块不大的空地,中间矗立着和山庄一样的不大的鹰灵的简陋的石头雕像……甚至没有蜡烛……

我怎么好像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明明和村子距离这么近……

这石头雕像的眼睛和山庄里的颜色并不太一样,这里的是一种介于深蓝和沼泽绿直之间的浑浊颜色,迎着远处的夕阳的光反射出有点令人不快的暗淡色彩。但是众灵应当是值得尊敬的,即使他们只是一些石头的塑像。

我向雕像略微低低头。 然后走到东边的山坡,从这里应该能看到山庄大门那边的方向……从这里看过去…… 倒是将山庄的石牦牛栅栏看的很清楚,但是正门还是在更靠东边的地方。

山庄牦牛栅栏旁边的空地上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当然了,肯定大家都在帮忙抵御冰巢怪。誒,看来上来是个错误。正当我转身打算下山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刚才那个脏脏的鹰灵雕像变得不一样了,好像周围围绕了一圈淡淡的光环…… 我看看太阳的方向,太阳并没有完全落下山,但是这粗糙的石头雕像不应该能反射出这样的光线呀……

伸出手去想摸摸那石头,就在要碰到雕像翅膀前的一刹那,突然全身好像剧烈的感到了一阵寒冷,但是很快从心脏蔓延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暖意,好像在一个阳光很好的天气,用过一顿极好的番茄牛肉汤和新烤出来的面饼一样的满足感。再看看我的右手,竟然发现在无名指上多了一个就和鹰灵眼睛那石头一样颜色的指环……那指环是那样合适,虽然并不是商人们经常贩售的那些首饰,但是我竟然觉得非常喜欢。

而且竟然不觉得饿了…… 将至傍晚,平日里这个时候我的肚子早都会发出不满的咕咕声。但是现在全身好像充斥着一种不能轻易说出的力量,我甚至觉得,如果从这里能捏出一个雪球,我都能砸中石牦牛栅栏那边任何一个有点呆呆的男孩子的鼻子!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