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谢儿碧的雪球(3)

”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的守卫可能无法抵挡下一波攻势!“

虽然我能听出贝尔德队长是在努力压低一些声音,但是恍若吼叫一般的话语还是猛烈的回响在这间不大的房舍之中,从光线边缘的阴影中好像都能看到飞扬起来的灰尘。贝尔德队长的手紧紧攥住他那柄长剑的剑鞘。 长老站了起来,却好像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这举动当然没有逃过贝尔德队长的眼睛。我能从他眼神中看出一些困惑的愤怒,虽然他没有继续喊出什么,但是他咬的嘎嘎作响的牙齿传递出了他的急切和不解。

“贝尔德。”

“是的,长老”

“我之前就告诉你说无论如何要冷静,即使……”

“但是这次不一样呀! 他们不仅数量很多,而且梅洛夫小弟好像还从后面的山腰上看到了他们的指挥官!”

”指挥官?“

长老的口音有些变了。他虽然轻轻咳嗽了一下,但是我还是觉得他对这个词语有着十分不同的感知。

”是呀,好像是一个比冰巢巨人略微小一些的,拿着法杖的怪物,因为比较远,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

”他们一共来了多少?“

”有好几十,有些和之前一样是巨狼和熊,冰巢元素不多都在后面,但是我觉得他们还有很多躲在山丘的暗面。“

”我们现在守卫队还有几人能战斗?“

”5……5人。“

长老眯起了眼睛。

”唔……“

长老想了一会继续说。

”这样,你现在赶紧去,把我们之前制作的木桩路障全部搬出来,记住,这路障要全部靠着正南的大路,逼迫他们从靠山的一遍走,然后,叫梅洛夫小弟赶紧去找他父亲,就说,他之前准备的东西现在就到了要用的时候。“

”这……长老,什么东西?“

”别多问,让你去就赶紧去。“

”我……“

贝尔德队长还想继续说,但是长老向他伸了伸手,然后作了一个向外挥的手势,队长悻悻的低着头小跑的离开了。 我只是站在这里,仿佛听到了守卫队和冰巢怪的战斗声。 然而这里和前面的山庄入口距离是最远的,而且又隔着一道山脊,对于前面山庄发生的大事,这里的安静中带着诡秘的不安。 而就在我刚想迈步跟着贝尔德队长出去的时候,长老叫住了我。

”谢儿碧。你有一个任务“

”我?“

”没错。 我听海顿小子说你之前总是往他脸上扔雪球,把他眼睛都砸肿了,是不是?“

”我……“

”你这个任务很简单,你现在去山庄东狭门那里,出了门向南有条小路,顺着小路上山,到一半的时候往南边能看到隔着东大道对面的山坡上有一块开着淡粉色花的莓树丛,你对着那莓树丛丢几个雪球过去,越准越好,明白了吗?“

”长老,什么意思呀?我不是应该去帮帮我们的守卫队么?“

”你?“ 我看到长老从嘴角挤出了一点微妙的笑容。 “你觉得你可以对付那些冰巢怪了吗?”

“我……” ,“但是您让我对着树丛丢雪球也太奇怪了吧!”

“谢儿,记得我刚和你说的么,你现在是众灵的侍者,侍者应当帮助世人,你现在按我说的去做,就是帮助我们山庄,明白了吗?”

“但是丢雪球这也……”

“誒!怎么不听话。 前几天你弄坏牦牛场的围栏,可是不少人都看到了!“

”欸?长老……“

长老拉长了脸,用和之前训我一样的表情盯着我,一句话也不说了。

“是的,长老。” 我回应着,转身跑出了祭祀房。没多一会,就到了东狭门,这里一般没什么人来,门外就是山,偶尔山庄狩猎队会从这里去东北边的山上砍柴,除了这样,好像就再也想不出有什么人会经过这里了,自然,也不会有人看着这里。

按照长老说的,顺着几乎看不清的扭曲小径来到了半山的地方,这里确实有一块小空地,站在空地中向南边看就能看到那边的山坡,而且仔细看确实有一小块地方有树莓。那边的山坡距离我现在站得地方,有50多码呀,雪球怎么可能能扔那么远!

我从旁边拢过一捧雪,聚了聚,捏了捏,攥紧……这雪怎么感觉怪怪的……

比往常更冰更沉重,但是在手里的时候却不觉得刺骨疼痛。只是一种说不清的熟悉感和仿佛武器在手的踏实心情。突然,眼前一阵红蓝的光斑闪烁,虽然很像那种没有吃饭而产生的晕眩,但是缺并不觉得无法掌握住身体,反而是有一些暖暖而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从心脏位置慢慢扩散到四肢,觉得全身都更加有力,甚至觉得我能一跃而过这数十米的间歇而到达对面的山坡,当然,如果真的这么做就太蠢了。

长老的之前交代的事情重新涌来,我必须要尽快完成他嘱托的事情。 一边想着,手中的雪球被捏的更小了,是之前聚拢的雪不够多么? 我倾下身体,用整个胳膊从周围聚拢来更多,这里是雪山,白雪总是堆积着,尽力张开双手将稀疏的白雪按实在已经有些重量的球体上面。

再使点劲。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声音,雪球大小已经差不多了,比我的拳头略大一些,但是没关系,还是能够拿住。然后……稍微瞄准,这肯定是不成问题的,如果距离再近一些,之前能够从山上向海顿脸上丢中,然后再躲在树丛中看他一脸呆相的咒骂不知从哪丢来的雪球又打肿了他的眼眶偷偷乐。

现在的雪球非常完美,外表甚至有些光滑,略微举起对着光线甚至觉得这肯定是我捏的最漂亮的一个雪球了。

糟了,这并不是沾沾自喜的时候。

对面的莓树丛依旧静静等待,也不能再去深想长老的交代了。将右腿向后撤出半步,然后侧身,右手拿着雪球撤过肩膀大半尺,然后整个身体用力——唰!——噢!真棒!雪球飞过耳朵时留下一阵轻微的风啸,漂亮的一投!(如果谁在看着,我一定是一种得意洋洋的表情)。

并不像我之前想的雪球很可能在空中解体,或是没有飞到就下沉而打不到目标,他从空中划出一道甚至不太弯曲的弧形,准准的砸在了中间那颗莓树的主干上,只是奇怪的……伴随着一声——咚!——哗啦!——呜——沙沙沙沙。

天那! 莓树的主干竟然被一个雪球砸折了! 这不应该呀……

正在我想着着有些怪怪的事情的时候,我注意到那树旁边好像有个什么动物从厚厚积雪中窜过树丛,向南边跑远了。大约是雪地兔或是寒狐之类的吧? 我耸耸肩。

现在呢?是回去找长老?还是去看看山庄的战斗怎么样了,如果情况真的很糟糕的话,说不定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但是,即使我去了,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之前虽然也遇到过几次很多冰巢怪的攻击,但是都还算顺利,贝尔德队长也总是教训我们说,小孩子不要去影响他们。

山罅间的风轻轻撩起一点还未凝结的雪花,留下一阵细簌簌的声音。一扭头,誒?原来这条小道还可以继续往山上走,如果我能爬到高处,应该可以看到山庄那边的情况,至少,可以看到偏旁一些。如果现在就这么回去找长老,很可能又要被逼着听什么众灵侍者仪式的事情……

山庄已经很多年没有被所谓的冰巢怪物侵袭而困扰了,通常来的并不多,即使偶尔多一些,以往的防御工事应当也能够抵御。想起刚才看到贝尔德的样子,虽然带着一点之前未曾见过的慌张,但是区区一些冰巢怪物能带来什么伤害呢?

冰巢怪物,无非都是一些动物遭受腐化而力量有所增长的东西,冰巢腐化不能增加原先物种的智慧,之前里塔是这么说的,她是从霍布雷大酒馆听来的消息——至少,她自己是那么笃信。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