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谢儿碧的雪球(2)

昨天中午刚过,小男孩海顿跑过来告诉我说长老让我过去一趟。他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着一点狡黠的光芒,很显然又是因为向长老告状后的胜利一样的申请。

“嘿,谢儿,长老今天可不怎么高兴,如果我是你,一定现在、马上就过去,你懂了吗?

虽然我并不想就这么任他这样嚣张的对我说话,但是考虑到前两天我确实在滚雪球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挺大一块牦牛围的栅栏,这事也是无论如何躲不过去了。

我耸耸肩,没有吭声。

”嘿!我在对你说话呢,听见没啊!“

话音未落,他用拳头狠狠的向我砸来。但是像他那样肥胖又笨重的手,怎么可能不被人察觉,甚至带着衣服都唰啦刷啦的响,我只需要轻轻向后侧身…… 呼…… 看,这不是又抡空了么?

”真蠢。 “

我小声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

好吧,也许声音并没有那么小。这下海顿可是彻底丢掉风度了,我斜眼撇见他羞红又挤出汗水的臃肿的面容,突然觉得十分好笑。真不知道在这片冰天雪地中到底要吃多少东西才能胖成这样子。

”嘻嘻。“

诶哟,他发火啦! 见他重拾刚才没打中一拳而差点失衡的身躯,这下可是把他气得不轻。

”你!“

”我得赶紧去找长老啦!”

“我……”

没等他说完,我就将他扔在房舍里翻窗户跳出来了。 今天的太阳穿过不太像往常那种轻薄的云,在山庄的土石路面上射出深浅不匀的淡漠的阴翳的光。甚至有些石头也反射出一点奇怪的彩色。只是想到等会多半又要被长老教训,心情却怎么也好不起来,绕过山庄议会厅前面的三岔路,向北就是长老的祭祀房了。虽然叫祭祀房,但只是一个破旧的房间,房屋外面有狼灵和鹰灵的石头雕像,那些雕像总是会被山影挡住,很少能够见到阳光。雕像的旁边有一些蜡烛,山庄里的人如果只是平日里去祷告,只会点燃其中几支蜡烛。雕像的眼睛是镶嵌着蓝石的样子,那些蓝石会在他们回应众人的时候发出微弱的光芒,但是这些只是听别人说起,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真的发光,或许他们只是懒得回应我们罢了……

长老的房间总是能飘出一些奇怪的草药的气味,还有偶尔能够看到白烟,只是今天,从外面看什么都没有,甚至空气中也没有往常那种味道了,我将围巾向下拉了拉,努力嗅了嗅,想从空气中找到些什么。确实什么都没有……

长老房间大门外是一块挺大的平石,上面总是没有积雪,即使在下雪天来,也不能见到。平石现在正好被从越过山脊射来的光分成了两半。

咚咚。

我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回应,当然了,长老从来不会回应,我推开门,看见长老还是坐在他的铺满皮毛和彩色纹布的长椅上,他背对着门口。我刚想开口,却听到长老用他比惯常教训我的声音略高一些的声调说,

“谢儿碧。”

“是的长老,我……”

“不,今天叫你来是别的事。”

“啊,别的事?”

是不是围场的栅栏在被长老知道前就被修好了? 那等会我可真得去感谢索汀大妈了。

“嗯,众灵。”(我想着,众灵?)

“众灵?“

”是的,众灵昨天透过迷雾告诉我,你被选为侍者了。“

”侍者?“ 糟糕了,侍者是什么?我从来都没听人说起过呀,但是为什么我第一反应就是一件非常非常麻烦的事情。

”我不想当侍者。“ 我下意识就打算顽抗。

”侍者是众灵的仆从,你应当感到荣耀啊。“ 长老说着,将他的身体慢慢转过来朝向我,他用双手将木头权杖驻在地上,眯着眼睛望着我。长老年龄很大了,满脸的皱纹和已经脱去颜色的纹颜,他的话语中透露出不容置疑的权威。

”但是我又不知道什么是侍者……我们山庄也没别人是侍者呀!“

”谢儿碧,侍者可以透过迷雾凭借众灵之力来帮助这个世界啊……“

”世界? 这世界又没有要毁灭……而且,而且……我们这里也就偶尔会有一些冰巢怪物,甚至连斯瓦尼亚都很少,怎么还需要帮助呢?“

”唔…… “我看到长老摇了摇头。他只是继续说着。

”众灵的侍者能够渐渐获得一些强大的胜过普通人的能力,至于你获得的是什么,我还需要几天准备一下仪式……“

(什么仪式?)

”……在仪式上,就能够知道了。 “

长老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好像之后的话卡住了。

”我们尼奥尔德已经很久没有诞生过侍者了,你知道嘛,谢儿碧?这说明……“

哐啷! 一声大力推门的声音,惊得我向旁边一跳,赶紧回头,看到贝尔德看守长喘着气站在门口。还有几滴深蓝色的液体从他灰褐色的有些凌乱的头发上滴下来。他的眼神有些带着恐惧的颤抖,逆着门外的光,能看到他嘴唇渗出了一些血迹。他压低了略微有点喘气的声音喊道。

”长老,是冰巢怪,很多!“

赶紧转头看看长老,他紧皱的眉头,一言不发。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