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淺蓮渺渺

這已經是數年前的事情了。

在伊倫娜之冬來之前最后那几個月中。王宮庭院中的植物顏色深沉,仿佛所有的生命只為了在空氣中留下讓觀者眼底都能染透的色彩一般。

走過長廊就又看到娜雅姐姐半躺在那條長塌之上,旁邊并無酒盞和壺杯。只有一槃水果,放在長塌中央的矮几一角。姐姐背對着我,她只是斜着頭望着庭院邊際連天的地方那一藤紫蘿出神的看着。雖然這并不是第一次了,只是以往,旁邊一定會有很多的沉醉留下的痕跡。

我有些不解,便慢慢的走過去。

“姐姐,要我幫你拿點什么喝的么?”

姐姐聽見我說話,她并沒有回頭,只是輕輕搖了搖。 天際的那一邊,是灰暗色的天空,沒有成朵的云,只是像帡幪一樣罩在了伊倫娜的這片土地之上,空氣中有淡淡的鳶尾香味,混合着一點伊倫娜蓮的味道,姐姐喜歡的香水從來都是這樣讓人有種捉摸不透的渺遠感,就好像姐姐從出生,就并非世間之人,更像在高遠天際的神明一般虛無。想到這里,我伸出右手,輕輕搭在了姐姐的肩頭。姐姐就側身靠了過來,她的面頰輕輕觸着我的手背,能感覺到一流血液的溫度傳來。

我將靴子抖落在長塌下面,伏低身體,想要就這樣蜷縮在姐姐的胸前。但是姐姐并沒有像往常一樣伸手抱住我的腰,而是伸出胳膊,將另一只手拂在了我的臉上,我看到姐姐眼中溼潤,那是一抹淚水?還是……

“姐姐,你怎么了?”

姐姐又搖了搖頭。

“是出什么事了么?”

我看到姐姐的嘴角翹起一點弧度。她的手依然還是微微撫摸我的臉頰,從發際,到耳邊,由耳后流到唇邊,划過一道淺淺有些讓人發癢的曲線,最后從下頜抽走。就好像要用指尖記住我的臉龐一樣,溫柔地充滿了愛憐。 我總是喜歡姐姐這樣的,就好像我是屬於她的靈魂,而我們從未依存於肉體。

我躺下,靠在姐姐身前,額角貼在姐姐下巴旁邊,臉半埋進依舊散發着淺蓮鳶尾的姐姐的前襟中,鼻尖貼在姐姐的胸前的皮膚上,傳來一陣好像透過窗上玻璃漏進屋內的晨光的溫度。

“達娜,姐姐過些日子可能要去一個遙遠的地方……”

“嗯?”

“那是一個能讓姐姐更加開心的地方……”

“那我能和姐姐一起去么?“

“你呀…… 嗯……”

“嗯?”

“可以呀,只不過要等姐姐先去把那里收拾好了,再帶你一起去…… 好么?”

我輕輕點點頭。

姐姐的手從上到下滑過我的后背,然后再更緩慢的一點一點的返回,甚至不會弄皺衣服上的輕紗外襯。透過衣服,姐姐的溫度留在我的心間,那是能夠透過肉體,直抵血脈的親暱。

我嗅着那若有似無的蓮鳶,有些覺得困倦,便輕輕閉上了眼睛。

數年后的今天,竟然在這深冬的無風的深夜里,又聞到了一點那渺渺的香味,眼中竟然有些溼潤,但我明白,那并不是淚水,只是仿若一點透過云層的光,在云間勾勒出月色的沉。

我想就在未來的某一天,我要走出這伊倫娜的宮殿,向着姐姐述說過的美好的地方前行。我敢肯定,在那里,一定能夠找到姐姐已經收拾好許久等待我同住的所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