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十四章:斗水怪伊妮显身手 明重点联手炸巨鱼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在游戏里杀一个怪物,难吗?

不难,只要明白怪物的弱点,懂得游戏安排的击杀机制,合理运用自己掌握的技能,就能击败一切怪物。

这是所有游戏的准则。

参考这条准则,李未济飞速地思考着对应的条件。

首先是水怪的弱点。根据之前收集到的各种信息综合分析,水怪的弱点已经暴露无遗,黑暗无光的环境大大削弱了它的力量。

其次是击杀水怪的机制。目前没有任何信息透露出这点,很明显是要在水怪展露真身之后才能逐步摸清。

最后是技能运用。目前自己掌握的技能太多太杂,运用得还不够得心应手,但经过灰烬·轻语之风的磨砺也有了许多心得。

想到这里,李未济灵光一现:灰烬·轻语之风出现的时机太恰当了,好像是游戏特意安排好的,完全就是为了让自己在对付水怪前有更充足的实战经验。

会心一笑,李未济知道自己踩准了游戏潜在的进度条,只要不出其他意外,对付水怪应该有百分百的胜率。

伊妮和黎易从船舱走出来,伊妮的儿子维科紧跟其后也来到船尾甲板。

五人聚齐,伊妮拿出一个布满倒刺的圆形钢笼,这笼子约有李未济头颅大小,钢条之间的间隙不足5毫米,除了刚孵化的鱼苗之外基本没有其他淡水鱼类能钻到笼中。

伊妮拿根缆绳把钢笼系在船尾的锚钉上,小心翼翼地打开笼子,将梅兰朵女神的力量凝结放入其中,又轻手轻脚地合上笼子。

“这个笼子是我家祖传的技法,原本是用来捕猎鲨鱼的。笼子上涂了麻痹毒药,毒药进入血液后开始起作用,不过是体型越大的生物,起效越慢。一旦毒药生效,我能保证它在一段时间内彻底失去行动力。具体时长还要看水怪的新陈代谢速度。我曾经用同等剂量同种浓度的毒药在让一只棕熊在十五分钟内毫无反抗能力。”伊妮讲述着自己的光辉历史,黎易听得直竖大拇,但李未济和灵宝更在意的是隐藏在话语中的时间数据。

伊妮接着说道:“一会我把诱饵丢进水里,水下生物肯定会被神力吸引,那水怪也不例外,以它的个头来说,一口吞下这个钢笼不在话下。到时候,我们直接开船,拖着它走直到维科确认毒药生效为止。”

李未济和灵宝点头赞同。

黎易有点没明白,问道:“怎么判断水怪吃下了饵?怎么判断毒药是否生效?”

李未济解释道:“你注意看这个钢笼,发现什么特点了吗?”

黎易盯着钢笼看了看,说道:“很绿。喔,我明白了,看不到水下的绿光就说明钢笼被吞了。”

李未济说道:“不错。水怪吞下诱饵,必定会有所动作,维科大哥就能通过船身的受力情况来判断水怪的中毒情况。”

“好。我明白了。继续。”黎易倒颇有不耻下问的风范。

伊妮又说:“一旦我们判定水怪中毒,就要劳烦两位炽天使大人英勇杀敌了。”

黎易一听这话急道:“不行。我不懂在水里打架的方法。”

维科闻言走进船舱,片刻后端着一把鱼叉枪出来,说道:“大人您可以用这把枪在船上射击。”

说罢,维科就给黎易讲解鱼叉枪的用法,然后又实弹演示了一遍。

鱼叉枪与之前练过的步枪并不相同,但是好在射击类武器的原理都很相似,黎易对着渔船的桅杆练了十几下,准确打中桅杆后,他收好鱼叉枪,走到李未济身后低声说道:“学到了一个技能。”

李未济嗯了一声,亦压低声音说道:“是不是无限弹药?一会你远程射,我近身打。”

黎易拍拍李未济脑袋,一切尽在不言中。

维科看到黎易在极短时间内学会使用鱼叉枪,佩服道:“大人,你们真不愧是万中无一的天才,学什么都快。”

黎易心中自然知道这是游戏简化了玩家的操作,但依然开心地回应道:“哪里哪里,是你教的好。”

维科看向伊妮对黎易说道:“都是母亲大人告诉我的经验。”

李未济闻言也看向了伊妮,自从知道这个瘦弱的老妇人是灰烬·轻语之风的后代,他心中总觉得不对劲。

黎易恭敬地向伊妮说道:“多谢老夫人。”

伊妮对维科说道:“孩子,你要把船开稳了,遇到再大的颠簸也不必害怕。丽莎女神会保佑我们。”

维科点头答应道:“母亲大人放心。”说罢说跑回驾驶舱。

伊妮把诱饵缓缓放进水里,四双眼睛都紧紧地盯着,绿光在水里若有若无。

“来了。”黎易看到绿光完全消失兴奋地叫道,“快开船。”

船只缓缓启动,系着钢笼的缆绳被拉直,湖面水花翻腾。

借着微弱的星光,只看到巨大的鱼鳍如同一柄利刃破开水面。

船身开始摇晃抖动,李未济和黎易紧紧抓住桅杆。

反观伊妮,她的单薄身躯好似钉在甲板上,随水波起伏却稳如泰山。

以渔业为生的人有这样的本事,李未济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灵宝竟然也无所凭借地站着,丝毫不受颠簸的影响。

灵宝似乎注意到了李未济的眼神,他抬头看李未济,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

还没等李未济细想,一层水浪扑面而来,抱着桅杆的两人被浪花拍个结实,如同被人当头棒喝,脑袋一阵晕眩,视线模糊。

湖面开始汹涌,船摇晃得越来越剧烈,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钢笼上的倒刺扎进水怪的肌肉里,刺痛它了。

又是一道巨浪,李未济和黎易赶紧下蹲,弓着背,低着头,闭上眼睛。惊涛如怒,拍在两人背上,纵然有炽天使的高阶护甲,依然一阵火辣辣地疼痛。

“它发怒了,快躲好。”

伊妮嘴上说着快躲好,却手舞长矛,一团紫色的能量爆发出来形成漩涡,水浪还没来得及浇到她身上就被漩涡吸得一干二净。

李未济和黎易低着头并没有看到这一幕,但灵宝却看得万分清楚。

灵宝一步步走到伊妮身边,低声道:“老夫人深藏不露,大开眼界。愿丽莎保佑你。”

伊妮不理会灵宝,手中长矛凌空一劈,与她外形完全一样的幻影顺着长矛所指的方向急速跑到李未济和黎易身前,幻影张开双臂替他们挡下了第三道水浪。幻影破碎,纷飞成紫色的蝴蝶消散在夜空中。

李未济和黎易依然低着头,他们像是风中的落叶,没有定性,没有根源,不知道自己要飘摇多久。

伊妮走到船尾,她仔细地观察着湖面的变化,水怪依然没有现出真身,只有鱼鳍和尾巴时不时露在湖面。

两三分钟后,巨型鱼鳍渐渐沉入水里,湖面慢慢平静,水怪似乎放弃了挣扎。

但是伊妮何等老练,她嘱咐李未济和黎易道:“你们先不要动,那怪物肯定在积蓄力量准备一举击垮我们。”

李未济和黎易刚刚站直身子,闻言又立马蹲好抱紧桅杆,低头闭目。

伊妮朝灵宝招手,灵宝跑到她身边。

伊妮作了一个爆炸的手势,灵宝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铁质圆盘,按下圆盘上的机关,圆盘闪烁着红光,发出轻微的嘀嘀声。

灵宝对伊妮使个眼色,伊妮点点头示意他把圆盘丢进水里。

圆盘落水,伊妮立刻把长矛插入水中,一道水幕升腾而起,无数纤细但明亮的紫光在水幕中流转。

就在这时,沉入水中的圆盘炸了开来,水花堪比烟花绚烂,又化成细雨落回湖中。

猛烈的爆炸彻底激怒了水怪,它一跃而起,尾巴拍打着水面,像颗炮弹一样朝渔船砸来。

眼看水怪就要砸中渔船却突然身形一滞速度大减,现有的冲力无法再拖起它沉重的躯体,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水怪再次沉入水底。

伊妮之前布下的水幕坠落,碎在湖面上形成巨大的紫色蝴蝶图形,一闪而过。

灵宝和伊妮对视一眼,各自心中有数。

只听维科喊道:“毒药开始生效了。”

李未济和黎易听到这话立刻起身,李未济抽出长矛,问道:“我要怎么做?”

黎易端着鱼叉枪,紧张地问:“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感觉有东西爆炸了。”

李未济看了灵宝一眼,说道:“应该是鱼怪最后的挣扎。”

灵宝冲李未济暗竖拇指,说道:“刚才那鱼怪想要跳起来用身子砸我们,没想到跳在半空的时候就没了力气,直接沉底了,的确像深水炸弹。”

黎易没有多想,他兴高采烈地说道:“这只死鱼,该让它尝尝我们的手段了。”

伊妮说道:“水怪现已沉底,基本失去了攻击能力。你可以下水看看,有机会就直接杀了它。不过,你还是要特别小心,因为我不确定毒药能维持多久。”

李未济略加思考,问道:“毒药还有吗?”

伊妮不知道李未济为什么会这样问,点头答道:“船舱里有的是。”

“喔,原来是这样。”李未济自言自语,他明白击杀机制是怎么回事了。

他转头对黎易说道:“我会想办法把钢笼带回来,如果你看到水怪在追我就用鱼叉枪射它,老易,我的命就拜托你了。”

黎易抱拳拱手道:“壮士走好。”

李未济顺着缆绳来到水怪身边,湖底漆黑一片,他根本看不清水怪长什么样子,不过他也不在乎水怪长什么样子,反正都是长矛下的经验。

长矛对准水怪先来一套[击刺-猛刺-剧毒打击]三连击,紧接着[漩涡打击]。

如此反复了五六次,水怪依然没有丝毫反应。

李未济胆子大起来,他用长矛撬开水怪的嘴巴钻进它口腔,顺着缆绳摸到了伊妮祖传的钢笼陷阱。

钢笼上的倒刺已经完全扎进水怪腹腔肌肉中,经过一番拉扯,水怪的腹腔已经被倒刺钩破了好几处,正在不停地向外渗血。

“没想到游戏会安排这样强大的两个人帮我们通关。”

李未济用长矛划割着水怪腹腔的破损处,把圆形钢笼一点点取出。

水怪轻微颤动着,心道不好,都怪自己刚才太贪功,乱用技能耽误了时间,手下当即加快了速度。

三十秒左右,整个钢笼都被取出,水怪的颤动越加剧烈了。

满怀不舍,李未济对水怪的舌头狠狠用了一次[漩涡打击],拎着钢笼拽上缆绳,头也不回向湖面游去。

离湖面仅有咫尺距离,李未济依然不敢松懈,他转身察探并未见水怪的踪影,这才心中大定。

游出水面,渔船正以极慢的速度移动,李未济扑腾几下,眼前就要追上渔船,却见黎易端起鱼叉枪。心中了然,他加快速度忽左忽右地游着试图避开水怪的攻击,黎易的鱼叉枪擦着他耳垂飞过。

黎易的这一枪应该是打中了水怪,因为身后水流开始乱湍,一股强大的吸力正在疯狂拉扯,身体已然不受控制,快速向吸力中心滑去。

“救我。”李未济高声呼喊着,恐惧正在吞噬他的理智。

命悬一线,但船尾三人除了黎易还在拼命射击外,其他两人都无动于衷。

黎易眼看李未济在水涡里打转正在逐渐被吞没,心中万分焦急,但是他能做的只有不停射击试图将水怪打退。

这是李未济临行前交给他的任务,是他唯一能救老友的方法。

或许是鱼叉枪打中水怪的要害,或许是水怪累了,就在李未济放弃希望的时候,吸力突然消失。

惊喜之余,李未济赶紧游到船边。

看着死里逃生的老友,黎易一把将他拉上船,紧紧抱住,呜咽道:“我靠,你命真大。你都不知道,那水怪好几次都要咬中你了,得亏我射得准。”

李未济笑道:“都是托你的福。”

生死间的挣扎在这个游戏中经历过好几次,但是每次都有截然不同的体验。

那种垂死求生的欲望,永远让人后怕,也永远让人热血沸腾。

水怪奔驰,渔船不得不快速载动。

安全的环境让李未济平静下来,他看着伊妮和灵宝,脑子飞转。

水怪吃下诱饵之后应该发生了很多事,都怪自己太紧张没有亲眼看到。

但是至少有两点信息可以利用。

首先是两次轻微但诡异的镜子破碎声。第一次破碎声发生在第二道水浪之后,当时虽然抱着桅杆没敢抬头,但通过船身的摇晃程度来分析,明显还有第三道水浪。可是镜子破碎的轻微异响过后,预想中的第三道水浪消失了。第二次微响发生在水怪沉底之前,在这之前有一段连续拍打水面的噼叭声,像极了现实中鱼尾打水的音效,应该是水怪正在飞速接近船只。但破碎声响起之后,水怪就沉底了。

其次是两次破碎声之间的那场爆炸。爆炸的波动和声响都很真切,不可能是别的情况。当时船尾只有四个人,最有可能搞出这种爆炸的是灵宝,毕竟他的科学试验室里千奇百怪,搞一些炸弹出来不成问题。

结合这些信息不难得出一个浅显结论:有人正在帮自己杀水怪。

有了这个浅显的结论,李未济很快就猜到了游戏的击杀机制,所以他当时才会直接问‘我要做什么’。

可是光有这个浅显的结论还不够,还不能确认究竟是谁在帮自己。灵宝,伊妮,或者两者皆有?所以当黎易怀疑有爆炸的时候,他才会打圆场把问题简单化,他害怕真相暴露会引起杀身之祸。

之后下水打怪,取回钢笼,都只是正常游戏进程的一部分,没什么好说。问题出在取回钢笼被水怪追杀这里。

按之前的推断,当时船上除了黎易之外,至少还有一个人可以救自己,但这个人却无动于衷,这是为什么?

从游戏角度来说,实力超群的帮手此时不出面是游戏为玩家安排的考验。

从剧情角度来说,帮手不愿当着自己和黎易的面施展手段,必定另有隐情。

想到这里,李未济一阵烦躁。

刚刚进入这个副本的时候,他还抱着新手训练应该很简单的想法,单纯地以为镇子里的教官手把手教玩家使用各种武器之后副本就完结了。

可是副本进行到现在,出现的状况越来越多,难度也越来越大,完全超出了新手训练的范畴。

灵宝就已经足够让人头疼,没想到伊妮竟然也可能隐藏着更大的秘密。

按照这种事态发展下去,不敢相像打败水怪之后会引出何种古怪剧情。

犹豫再三,李未济决定耍些心眼。

他把钢笼交到伊妮手里,漫不经心地说道:“麻烦您再涂点毒药,我们要故计重施。”

伊妮拿着钢笼进了船舱,李未济把灵宝拉到一边,小声诈道:“我知道是你们阻止了水怪蓄力一击,告诉我,你们究竟在隐瞒什么事。”

灵宝毫不回避道:“我和你一样纳闷。这渔民比你我相像的要更深沉,我从未见过她,但她好像无比了解我。刚才你们蹲着躲水浪的时候,是我和她联手把水怪从湖里炸出来。事实上,我身上有炸弹这件事,除了我自己之外,不应该有其他人知道。正如你说的,事情已经超出我们的控制了。善意地提醒你一下,她施展的幻术精妙绝伦。”

伊妮果然有问题。

李未济盯着灵宝的眼睛,可惜阿苏拉的眼睛空洞无神,丝毫没有半点人类的情绪,他瞧不出任何端倪。

一瞬间,灵宝之前说过的话回响在脑海里。

“这一切,明明都是我的计划安排,却好似有另一只更大的看不见的手在推动,我似乎也只是别人计划安排中的一部分。”

初听这话还以为灵宝意识到自己是游戏中的一部分,可现在看来,灵宝所说的更大的看不见的手并不是指代游戏,而是这个副本中确确实实存在的某个人。

可是,如果这一切都是伊妮安排的,她是怎么做到的呢,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李未济仔细回想进入副本后发生的事,他惊讶地发现一切的开端正是伊妮。

正是这个看起来年迈的妇人主动求救才把自己的注意力引到水怪上,为了对付水怪才上山找灵宝。只是遇到灵宝之后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怪事,这个小矮子成功地吸引了所有注意力,加上他主动承认设计让自己去破解灰烬·轻语之风的谜题,所以自己从未怀疑到伊妮身上。

李未济突然明白心中的不对劲源自哪里:灰烬·轻语之风的后人甘愿嫁给一个渔夫,不奇怪。奇怪的是她一身本领完全有能力单独击杀水怪,又何必向他人求助呢。

为了更好的理清诸多事件间的联系,李未济仰头看着星空,天上的星星在他脑子里变成一个个具体的人物形象。

十字星代表瘦弱的老妇人伊妮,小矮星是灵宝,其他的人物暂时用微弱的光点代表。

十字星的一束光线连接到小矮星上,小矮星自转的同时开始公转。

小矮星公转一周,画出完美的圆圈。

圆圈里有李未济、黎易、林德尔、艾丽西亚、卡利、伊莎拉、灵宝必须死公会以及灰烬·轻语之风的秘密基地。

在这个圆圈之外,十字星也公转一周,画了一个更大的圆。

“又在进行高智商对话呢?”

黎易的调侃声音响起,李未济吓了一跳,想象中的星空圆图支离破碎。

李未济故作笑颜:“只是单纯地聊聊星空而已。你看今天的夜空,星稀云厚,平淡无奇,但星云旋转却不失大自然的博大。说起来,学画画的时候,我还专门练过梵高的《星月夜》。梵高先生用夸张的手法,生动地描绘了充满运动和变化的星空。夜晚的天空高又远,大星、小星回旋于夜空,金黄的满月形成巨大的漩涡,星云的短线条纠结、盘旋,仿佛让人们看见时光的流逝。暗绿褐色的柏树像巨大的火焰,是星夜狂欢的响应者。天空下,安睡的村庄那么宁静、安详。淡蓝的色调,动感的线条,给人自由的时空感。可是这些元素交杂在一起,整幅画又好像被一股汹涌、动荡的蓝绿色激流所吞噬,旋转、躁动、卷曲的星云使夜空变得异常活跃,这些脱离现实的景象无不预示着躁动不安的情感。”

稍作停顿,李未济接着说道:“老易,你觉得今晚的星空如何?”

黎易撇撇嘴,说道:“我不跟你们说这些。伊妮夫人叫你们过去呢,毒药涂好了。”

李未济应道:“你先过去,我们马上就来。”

看着黎易离去,李未济对着天空边比划边说:“同心圆的圆心是不是一切的关键?”

灵宝顺着李未济的手势看去,天空出现三个圆环,围绕着一点微弱的光各自转动。

伊莎拉,伊莎拉,你是怎么一个女孩,让所有人都围着你打转?

带着这个疑问,李未济来到伊妮面前。

李未济问:“诱饵投进水里了吗?”

伊妮回答:“妥当了。”

李未济开门见山说道:“风起浪涌的时候,还需前辈鼎力支持。风浪过后,我一定会把伊莎拉照顾的。”

岁月的沉淀在伊妮面庞上犁出沟壑分明的皱纹,此时皱纹完全舒展,每道褶皱里都显露着慈爱的笑容。

李未济被这奇妙表情变化惊呆了。

伊妮的笑容稍纵即逝,她平静地回答说:“我还以为你要很久才能看出来。很抱歉利用了你,但我不得不小心谨慎。你有这样的智慧,又继承了先祖的能力,我相信伊莎拉交到你手里是最好的选择。”

这句话证实了李未济心中所想的事,他用力地点头:“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伊妮和善地提醒道:“多留心那个阿苏拉,他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李未济嗯了一声,他终于知道这个副本真正的通关要点在哪,心情大好。

“老易,准备好杀怪爆装备了。”

李未济一改之前的忧心忡忡,镇定自若地指挥道:“前辈,还请您再展神技助我一臂之力。灵宝,剩余的炸弹全都给我吧,我们直接把它炸死。”

灵宝背过身,使劲地掏着自己的口袋,那小小的口袋里竟然翻出十多枚圆盘状的炸弹。

“老易,你拿一半,我拿一半,把水怪炸成肉酱。”

此时此刻的黎易目瞪口呆,他一点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李未济解释道:“你还不知道吧。伊妮前辈可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刚才我们能在水浪中活下来全是她的功劳。”

黎易还是不懂。

李未济又说:“其实这个怪物很好打的。我们用诱饵勾引它,它把诱饵吞下去之后会有一次剧烈的反抗,而伊妮前辈会帮我们挡下它的反扑,这时诱饵上的毒药生效,怪物在一段时间内完全丧失行动能力,我们只要在这段时间去攻击它就行。如此反复几次,它是必死的。当然,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不能贪心。贪心就有可能错过最佳的上船时机,我们就会死在鱼嘴里了。”

黎易听明白了,李未济说的就是游戏安排击杀水怪的机制。

“那灵宝手中的炸弹是怎么回事?”

“你就当上天垂怜我们,给我们的额外助力吧。”

黎易点点头:喔,老济触发隐藏剧情得到的奖励。

天生幸运的人很快就接受了这一切,抱起炸弹喜笑颜开。

接下来事都按李未济所想的方向发展,水怪再次咬上了诱饵,再次准备拼死撞击船只,再次被伊妮用神奇的幻术阻挡下。

李未济和黎易看着那无比壮观的紫色蝴蝶,瞠目结舌。

唯一的遗憾是:这个副本中所有事件都发生得太快,太紧张,李未济至今都没打开记录功能,许多重要的素材都没能收录,同时也错过众多值得反复玩味的细节。

巨鱼沉底,李未济和黎易飞速游到它嘴里,十几个炸弹启动机关,嘀嘀声不绝于耳。

圆盘炸弹的微弱红色指示如同胜利的信号,李未济脸上全是得意地笑容。

“是不是哪里不对?”黎易在水里勉强挤出一句话来。

哪里不对?

哪里都对啊。

只要炸弹爆炸,水怪死掉,全新剧情即将到来,美好世界值得期待。

等等,炸弹是不是快爆了?

李未济拉着黎易往外游,堪堪游到水怪上方两米左右,白光暴射,两人瞬间失去知觉。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