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十九章:小头领性命丧黄泉 大丈夫身中荆棘箭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这本就是不公平的对决。

这本就是一边倒的对决。

所有半人马都相信这个羸(léi)弱的人类会死在冲锋的路上。

所有半人马都相信头领只要一招就能结果这个愚蠢的人类,他的头颅必将被风干,做成供子孙后代吹奏的里拉琴。

黎易依然在奔跑着,他的速度在半人马头领眼中简直不值一提。

半人马头领挥了挥剑,破空声很响。

半人马头领跺了跺脚,抓地力很强。

状若稚鸡的人类终于快接近了,很好,只要对着他的脖子轻轻一划,一切都结束了。

半人马头领把长剑放到预判位置,等着黎易自己往上撞。

黎易毫不在意半人马头领的长剑,他依然坚定的跑着,鬼刃上的铁环乱颤,为寂静的夜色平添不少聒噪。

长剑出手,月夜更添一份凉意。

黎易微调步伐,依然没能躲过这请君入瓮的一剑,原本对准脖子的长剑直接刺进他的右肩。

右肩剧痛,整只右手完全丧失力量,平举的鬼刃自然向右偏斜。

半人马头领正欲抽出长剑,黎易却用力向前挺进,丝毫不给敌人抽剑的机会。

半人马头领急忙挑剑上扬,但黎易死命向下压剑,剑入骨中阻力堪大,一瞬间竟然无法将长剑抽出,也无法将黎易甩开。

长剑越扎越深,黎易咬着牙,猛抬头看向半人马头领,眼中一抹精光,脸上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

“去死吧。”

黎易向前一跃,长剑已完全扎透他的肩膀,倒向右侧的鬼刃不声不响地捅进半人马头领的下半身。

进入新时代之后,为了统一游戏体验,游戏常见的怪物都采用了【深蓝】制定的唯一身体结构标准。

半人马也不例外。

上身像人,心脏在胸腔中部偏左下方。

下身似马,心脏位于胸纵隔内,左、右两肺之间,略偏左。

黎易在进攻之前已经想到这点,所以他才没有避开那一剑,更利用那一剑钳制半人马头领使其无法脱身,最后水到渠成。

这个计划之所以能行得通完全是因为黎易以前用类似的方法成功过。

不要误会,这里说的成功不是在其他游戏中而是现实里。

那年黎易十八岁正准备和心上人结婚,成亲之前他们决定去远方旅行。

在这个时代居民想要更换生活空间是需要申请的,他们费尽心力组织材料,挖空心思推敲词汇,终于写出一份漂亮旅行申请书。

申请书先是交到本地大楼友爱部,大楼友爱部觉得申请书内容详实文彩斐然,允予批准并转送到更高一级的生活区友爱部。

生活区友爱部仔细检察申请书的内容,最后给出‘行文理据充分,内容生动活泼’的高分评价,允予批准并转送更高一级的时区友爱部。

得益于【深蓝】分享的超级计算能力,大多数公民的生活事务在生活区友爱部就能完美处理,所以时区友爱部很少接到这样的申请书。

时区友爱部反复深入分析申请书,认定该文本不会对社会造成负面影响,同时有促进文化交流巩固世界大同的正面意义,允予批准并转送至【深蓝】。

【深蓝】没有看申请书,而是直接读取了两位申请者各方面的数据。经过数据排查,【深蓝】在申请书上盖章同意,申请结果立刻发送到两人神经元网络通知中心。

随申请结果一同到达的还有5000点特定劳动财富,该财富由时区富裕部统一发放,仅用于购买旅行用品。

黎易用这5000点特定劳动财富购买了往返航空运输票据以及野外生存工具包,他未婚妻则买了零食、零食以及零食。

在众多零食的包围下,两人搭乘货运航空工具降落到南半球的第451号生活区。

自2018年那场恐怖的瘟疫过后,人类的生活区就不允许有任何动物存在。但451号生活区是个例外,【深蓝】在此开辟出巨大的空间,利用独特的环境控制系统改造当地面貌,又从全世界挑选出365对动物放养其中。

正因为拥有大量的活体动物,451号生活区格外引人注目,这个生活区自制的诸多亲临视频在网络中心大受欢迎。最受欢迎的自然是熊猫,全世界每天有近百分之一人数加入亲临视频与黑白双滚互动。

黎易和他未婚妻是个例外,他们更喜欢马。

这次旅行就是为了看马。

两人一落地就向马的居住点跑去,他们事先查过资料,451号生活区的365种动物都以华夏居民的身份获取福利住房,马就住在航远站不远的终极答案街42号院。

42号院占地400平方米,按塑料暖棚马圈模式建设。院落外是笔直的马路,马路两旁有观赏性的树木与植被。

两人到达时42号院时,一红一黑两匹马在自己的地盘慢慢地咀嚼着干草,这里温度控制在25度左右,时不时有徐徐清风拂面使人惬意欢喜。

看到此情此景,黎易当下感叹:“我不如它。”

黎易的未婚妻悠道:“不必羡慕。下辈子当牛作马,我拔草给你吃。”

两人说话已经尽量小声调,但红黑双马从来没遇到过陌生人还是受了惊扰。它们一改先前悠然的状态,直接跨出栅栏向两人冲来。

马的速度何其之快,两个普通人哪里能反应过来,当即被撞飞,黎易只觉得胸前一痛,视线短暂模糊。

跌落在地的黎易不管身上伤势,立刻呼喊:“淼淼,你在哪?”

黎易的未婚妻弱声弱气地回应道:“你压着我头发了。”

这句经常在另一种场景才能听到的话让黎易心疼不已,他急忙抱起心爱之人向安全地带跑着。

双马岂肯罢休。

一红一黑两道影子紧跟其后,黎易内心拔凉,手足无措,方寸大乱。

耳听得蹄声越来越近,他用力将未婚妻抛出。

美人落地,黎易也被双马撞得狗吃屎。

“老公,老公,你怎么样了?”黎易的未婚妻躲过一劫,她立刻爬起来向黎易跑去。

黎易内脏受到严重颠簸几欲呕吐,看到自己心爱的人用自己跑来,连忙制止道:“淼淼别过来,这边危险,你快把野外生存包找来给我。”刚说完话,嘴里一甜,猛吐两口鲜血。

黎易未婚妻十分听话,强忍着惊恐与眼泪在四周搜索起来,刚才被马撞了之后生存工具包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黎易捂着胸口艰难起身,两匹马紧盯着他,大有再次冲锋之意。

抹抹嘴角的血,黎易小心翼翼地倒退着,他想退到身后的树下,有树挡着总比不加遮掩好上百倍。

退了没两步,只听远处未婚妻喊道:“找到了,怎么给你?”

黎易刚想说话,深吸一口气,肺部裂痛,额头上冒出一排冷汗。

应该只是肺部肌肉拉伤了。黎易在心里安慰自己,嘴上喊道:“放在原地,我转回去拿。你自己找个安全的位置,我没事。”喊完这话,黎易疼得危些没坐到地上。

黎易未婚妻放下工具包,爬到附近的树上。

看到未婚妻上树,黎易顿时没了后顾之忧,他咬紧牙关,又憋了一口气。趁着这口气,他径直冲向生存工具位置。

一顿狂奔,一口气耗尽,肺部传来炸裂感,黎易痛得有点意识不清,摸了好几次才从生存工具包里摸到了想要的东西。

没想到,等黎易准备对马儿反击的时候,双马若无其事地吃起路边的鲜花来。

黎易坐在地上,心脏剧烈跳动,却只敢小心翼翼地呼吸着。

“没事了。”黎易对树上的未婚妻说,“它们平静下来了。”

“451的巡警已经过来支援了。老公,你受伤了,不要动。我下去帮你上药。”

黎易看了看吃得正开心的两匹马,摇头道:“你不要下来。我没事。只是有几处骨折,肺部肌肉好像拉伤了。不是大毛病。”

“我怕你内出血。”树上的美人眼泪打转焦急万分,“生存工具包里没有抑制出血的药品。都怪我,非要来旅行。”

“不怪你,我也吵着要看大马的。”黎易把责任分摊一半转而说道,“旅行不就是为了遇见吗。遇见好的,遇见坏的。好坏都可以填充我们的生活,装点我们的梦。”

树上的可人儿不再说话,她怕黎易疼。

等了约有十分钟,警车出现。

看到巡逻机器人向自己走来,黎易终于彻底放心了。

他走到未婚妻所在的树下,张开双臂,翘首待佳人。

“小心。”

树上的佳人发出警告,同时跳下树枝,她把黎易护在身后,瞪大眼睛看着奔来的黑影。

黎易哪里肯让自己的女人受伤,他跨步到未婚妻身前,直接迎着黑马跑去。

“不。”

身后是未婚妻泣不成声的呼喊,眼前是气势逼人的奔马。

黎易心中早已做了选择。

黑马结实地撞到了黎易,但这次黎易没有被撞飞,相反紧紧抱住了黑马的肚子,整个人都挂在黑马身上。

黑马来势不停,黎易的紧抱虽然减缓了黑马的速度,但依然没能止住黑马的前进的冲劲。

眼看黑马就要撞到淼淼身上,黎易双足落地,巨大的摩擦力把他鞋子蹭飞,脚面磨在马路上,血如泼墨。

“去死吧。”

黑马几近停止,黎易找到了一个着力点,双足蹬地,身体前压,从生存工具包里摸出的电击枪对准黑马胸腔位置用力一按。

“老婆,我爱你。”

迷迷糊糊,黎易在游戏里讲出当年对妻子的告白。

半人马头领死都不敢相信自己会被这个人类一招毙命,萦绕在他脑子里的只有一问题:这龟孙怎么会知道自己心脏的位置?

黎易当然知道。为了记住那次意义不凡的旅行,结婚后他第一时间向真理部申请学业进修,主攻的就是动物解剖学。

半人马头领所有的不甘连同他身上的黑白花纹一同融进血水中。

黎易拿着鬼刃环视四周,摇摇晃晃,正气凛然喝道:“还有谁!”

还有谁?

当然是还有十九只半人马啦。

十九只半人马同时捥箭搭弓。

十九根荆棘箭同时击中黎易。

“艹。”

黎易全身僵硬,连伤口都不疼了。

半人马围到黎易身边,他们叽哩呜啦地讨论着。

片刻后,他们停止讨论,一名轻装半人马离开群体,向心木林方向追去。

其余的半人马依然围着黎易,似乎在做最后决断。

五分钟不到,之前离开群体的半人马折返回来,他比划对着茂密的心木林比划几下,又对着黎易比划几下。

呜咔,呜咔。

在整齐划一的叫声中,半人马们将黎易团团绑好,拖拽着他向主营地跑去。

意识清醒但肉体毫无知觉的黎易看见天旋地转,眼前的景物快速变幻,一会是泥浆,一会是树林;一会是泥浆,一会是青草;一会是泥浆,一会是灯火。

半人马主营地很大,大到可以容纳240只半人马一同吃草。

不论是人还是人马,不论是吃饭还是吃草,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领导总会有单独的食槽。

主营地正中心的位置,一座巨大的帐篷炊烟袅袅,在月色下格外显眼。

半人马们将黎易拴在门外然后集体走进大帐篷。

片刻后,大帐篷里传来各种响声,听起来像是有人在发怒,怒声中又混了些鞭挞声。

怒声停息,十九个半人马嘴歪眼斜跑出大帐篷,面露委屈。

委屈巴巴的半人马们解开捆绑黎易的绳子,一把将黎易丢进大帐篷。

在大帐篷里打了几个滚,黎易只看到一团金光闪闪的东西正朝自己走来。

“你杀了白加黑?”

黎易没想到半人马会说话,更没想到这半人马字正腔圆、音色温润堪比特级播音员。

“原本那个头领叫白加黑啊,怎么不叫感康呢。”黎易在心里吐槽。

见黎易不答话,好听的广播音重复问道:“你杀了白加黑,真的吗?”

黎易心中叫苦连天:“你想让我答话总得把麻药效果给我解开吧,是不是缺心眼啊。”

没人能听到他内心的呼喊。

广播音一改平和的音色,恐吓道:“不要消磨我的耐心,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是你杀了白加黑?”

黎易试图眨眼,但眼部肌肉同样僵硬。

铁质重物砸到黎易小腿,他能感觉到小腿骨裂了,但一点也不疼嘢。

“这帮半人马都是傻逼吗,没发现我被麻痹了吗?”

依然没人能听到黎易内心的独白。

“你是条硬汉。”字正腔圆的声音怒极反笑,“我希望你面对钢锯的时候也能有这样的骨气。”

“你是条硬汉。”字正腔圆的声音怒极反笑,“我希望你面对钢锯的时候也能有这样的骨气。”

随着一声呼喝,黎易只觉得自己被架起,身上的防具被一一解除。

眼前景物再次变化,经过一排排帐篷和火把之后,他感觉自己飞起来了,飞进一个小小的铁笼里。

黎易借着月光试图看清眼前的事物,他看到一条腿。

只有一条腿。

这条腿穿着绘有翅膀纹饰的鞋子,是炽天使的制式军靴。

不知道是哪个炽天使被半人马扯碎了。

正当黎易疑惑的时候,左手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是你吗,黎黎畅畅?”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