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十七章:冷雨夜殊死斗人马 暖人心云开现英雄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如果一个人被锁在牢笼中,周边都是磨刀霍霍的半人马,他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挣扎。

发现挣扎是无用功之后就会大喊大叫。

大喊大叫累了就会呆坐着放弃抵抗。

放弃抵抗就会心灰意冷。

心灰意冷就会接受现实。

以上过程就是正常人在面临死亡时的五个心理阶段:拒绝、愤怒、妥协、沮丧、接受。

注意,是正常人。

黎易显然有些不正常,因为从他发现被半人马关进牢笼开始,他骂了整整半个小时没有停歇,比他先一步被抓的泥潭镇居民早已经沉默无声进入妥协阶段。

半人马听不懂人类的语言,所以任凭黎易如何刻薄地骂娘,看守牢笼的三只半人马充耳不闻。

相反,与黎易关在一起的泥潭镇居民倒是有点听不下去了。

一个黄头发的女人在沉默中爆发出自己的尖叫:“吵死了,能不能闭嘴。”

黎易不屑一顾道:“反正他们也听不懂,多骂几句过过瘾,死也要骂回本。”

说完这话,黎易又开始咒骂起来,把半人马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奇怪的是哪怕黎易骂得极为难听游戏也没有屏蔽他的骂声,游戏似乎默许了玩家对半人马的恶毒言语。

“别泄气啊。沉默是无用的。要在沉默中爆发,要把我们的声音传播到更远的地方,要竭尽所能给对手添乱。”黎易开始鼓动蜷缩在牢笼里的居民,“反正都是要死,为什么不在死前用最恶心的词汇给敌人制造痛苦呢,哪怕是最轻微的痛苦。反抗啊,荆轲刺秦王啊。”

泥潭镇的居民不懂什么是荆轲刺秦王,但他们觉得黎易说得有那么一点道理。

反正要死,为什么不死得声势浩大呢?

一部分居民开始躁动起来,他们摇晃着铁笼子,身上的镣铐叮当乱响。

镣铐响声给了黎易巨大的鼓舞,他匍匐身子把双手伸到铁笼外,双掌相击打着节拍。

有规律的掌声在菲尼山脊回荡,黎易高声呐喊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慷慨激昂的呐喊在夜空中飘扬,困顿在铁牢中的居民渐渐被这热烈情绪的感染,他们虽然不知道黎易在唱什么,但嘴里也跟着叫喊,嘶吼。

同在一个笼子里的黄头发女人也若有若无地跟着哼唱起来,她的眼睛里渐渐有了色彩。

在黎易被关进来之前,她曾叫喊过,也曾愤怒过,可是寒冷的夜风和流逝的时间让她失去求生欲望。

同为人类的声音让她唤起微弱希望。

居民们的反抗意志在极短时间内被激发,黎易在狭小的笼子里手舞足蹈。

可是,这种亢奋的情绪总有消散的时候。

亢奋的次数越多,亢奋的阈值就越高,根本没办法让所有人永远保持这种状态。

黎易对此心知肚明,他随即想到李未济曾经讲过的故事。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李未济说这个故事出自鲁迅,然而黎易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对这个也没有半点好感。他认为这个叫鲁迅的人纯粹是无中生有,编造的故事过于极端,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悲惨的事呢?

可眼下此情此景,黎易倒是佩服起鲁迅来,洞若观火。

半人马对人类的叫喊依然无动于衷,他们来回走动着,铁蹄践土。

菲尼山脊下起小雨,营地周围的火把全都被浇熄,三只半人马依然坚守着。

毫无遮掩地营地顷刻间被水珠覆盖,黎易的头发上挂满雨点,雨点成串,滴滴哒哒湿透了炽天使高阶铠甲。

夜雨更冷,原本还在叫嚷的泥潭镇居民渐渐低声,最后偃旗息鼓。

暗夜无声,唯有雨水轻敲树叶,避雨不及的猫头鹰发出凄寒咕叫。

黎易还想说些催人奋进的话,可是话到嘴边就被雨水冲走。

嘎吱声响,不知道哪个铁笼被打开。

紧接着就听道惶恐地求饶声:“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可是半人马听不懂人类的语言,无论这求饶声多么真切多么可怜,求饶的人还是死了。

黎易内心里五味杂陈。

被半人马打晕之后,他就莫名其妙这个营地苏醒,从同笼的居民口中得知,这地方叫菲尼山脊,在泥潭镇的东北方,山脊背后是一片沼泽。半人马原本要度过沼泽回到他们的大本营,可是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半人马放弃了回大本营的计划,转而选择在这个低矮的山脊处安营扎寨,又在营寨不远处专门建了这个俘虏营。

这次半人马烧杀抢掠,一共抓了36个俘虏。按以往传统半人马会把俘虏带回大本地,论功行赏之后俘虏将被剥皮抽筋、晒成人干。

换句话说,俘虏到达半人马大本营之前是绝对安全的,把人类当成玩物的半人马不会浪费任何一块好皮子。

可是眼下却无缘无故死了一个人,半人马打破了自己的传统,这就意味接下来会死更多的人。

雨越下越大,天越来越冷,黎易上牙打下牙,全身都在战栗。

他在战栗中思考如何逃生,可是这铁笼根本无法撼动。

转眼十分钟过去,又是嘎吱一声。

这次求饶的是个女人,她哭得嗓子发干,但于事无补。

这个女人应该是被砍了头,因为黎易借着闪电看到半人马正在雨中踢球。

这三鼐半人马玩得很开心,风雨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阻碍,反而更像是助兴的烈酒。

闪电又来了,黎易闭上眼不敢看。

“噗噗”两声应该是眼珠被踩爆后的异响,“球”被踢坏了。

没关系,笼子里还有很多。

嘎吱。

这次是黎易所在的笼门被打开了。

粗糙的手臂探进笼子,所有人都本能地往后躲,但笼子这么小能躲到哪里去呢。

手臂摸索了几下,轻易就抓到了玩物。

只听到哭喊声:“救救我。”

虽然没有光照但黎易还是认出声音的主人,正是刚才尖叫的黄发女人。

手臂开始向外拽,黄发女人紧紧抓着铁笼。

咝拉声响,好像是白纸被人撕破,更像是头发皮被人扯烂。

手臂滑出铁牢,只听半人马咆哮,手臂又探了进来。

死亡就是这样在你生命中探进探出的,有时候你会失去一块头皮,更多时候你会失头颅。

“拼了。就当给老易发讯号了。”黎易自言自语,往手臂上猛撞。

手臂原本又要摸到黄发女人,黎易这么一顶,手臂移位。

趁着手臂还没反应过来,黎易用镣铐捆住手臂,只是没想到这手臂力量奇大,顺势一拉便将黎易带出笼子。

早已准备慷慨赴死的黎易站在大雨中,雨水湿了他的铠甲,鲜红披风也粘在背上无法招展。

闪电照耀天空,炽天使铠甲反射出闪亮的光芒,金光灿灿无比耀眼。

可是这种时候,铠甲越威武,黎易就越狼狈。

英雄气短,马瘦毛长。

摸到黎易的那个半人马像是中了大奖,他举着刀欢呼,与黎易拉开距离。

黎易明白:这半人马脚快手快刀更快,一会他冲锋过来,手起刀落,自己就彻底归他所有了。

长出一口气,黎易缓缓闭上眼,拽紧束缚自己的铁链。

他没有放弃,他在倾听。

蹄声越来越近,寒光乍现,金属相击,雨夜的天空迸出一点火星。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半人马不敢相信自己的快刀被挡下,他的同伴都在嘲笑他。

发怒的半人马再次挥刀,四蹄如雷,泥水四溅。

风吹过黎易的发梢,吹起粘着的披风。

刀刮过黎易的脸颊,刮起鼻尖的雨滴。

连绵的闪电成为绝佳的背景,刀锋过后,威武的铠甲、飘扬的披风、岿然不动的好男儿。

如果李未济在现场的话,他一定会说这是史诗级的油画。

连续两次刀口逃生,黎易一改之前的颓势,昂首挺胸。

半人马恼羞成怒,他举刀劈砍却脚步凌乱,全然忘记下雨天的战斗步伐。

忘记自己的优势就等于葬送自己的前程。

黎易看准半人马的来势,右小腿发力整个人向左侧滚翻,眨眼间避开毫无章法的砍刀,双腿同时蹬出正中半人马下身小腹。

雨莹泥滑,老马失蹄。

牢笼里的居民看到这一幕,都向前凑了凑。

这个从一开始骂个不停的人,这个带领大家呐喊的人,此时此刻正在重燃生命的火焰。

黎易笑出声来,这笑声极度张狂,比雨声大,比雷声大,比半人马的咆哮声更大。

倒地的半人马被同伴拖到一边,他失去了荣誉,等待他的是部族的死亡审判。

菲尼山脊的雨连成瀑布,从天上直接倾泻下来,砸在每个人身上都沉重无比。

又一只半人马站到黎易面前。

红色的马,红色的长矛。

这只半人马脱掉身上所有护甲,为的就是能在大雨中更轻更快。

相反,黎易手脚被铁链拴着,他无法脱衣,铠甲里积满了水变得比以前更重,他的动作明显迟缓了很多。

闪电来了,人与人马同时看清对方的位置。

红色的长矛刺破一层层水浪,直接点到黎易的喉咙。

黎易避开了,避得很轻松。

他第一次玩《激战》就是被半人马用长矛刺穿了头部,那种怪异的压抑感至今挥之不去。自从学会侧滚翻之外,他就一直在脑海里模拟练习躲避长矛穿刺攻击。今天这个机会终于来了。虽然铠甲限制了速度,虽然长矛直刺迅猛,但他的反应一点也不慢,听到长矛破浪声的一瞬间他极速下蹲,长矛擦着他的头盔击空。

红色半人马一击失手,脚下不乱,快跑几步,与黎易拉开五个身位的距离。只要再来一次闪电,他确信一定能把这个人类的心脏捅烂。

闪电迟迟不来。

红色半人马平举长矛,没有丝毫懈怠。

黎易调整好身形,准备随时发动侧滚翻。

牢笼内的居民们屏气凝神,不愿错过任何可能。

闪电还是没来,雨却骤然停了。

没有任何的征兆,没有从大到小的渐变过程,原本瀑布般的雨消失得一干二净。

雨停,云开,月明。

月光如水,红矛如火。

哪怕黎易反应神速,可是他的侧滚翻还未完全施展,火红的长矛已刺进他左肋。

黎易几乎被挑飞,但是他手脚并用顽强地将两根铁链同时缠住长矛。

红色半人马见此情景直接把长矛抛出,不等长矛落地,他的蹄子已经迈开。

马鸣风萧萧。

长矛落地,红色半人马的冲撞接踵而至。

黎易口吐鲜血,手脚俱裂,濒临死亡。

扭转头看着牢笼里原本满心期盼的居民们,黎易略有不甘,却无可奈何地轻叹道:“对不起,我尽力了。”

他缓缓闭眼,等候屠刀。

他等到的是凤凰的叫声。

他等到的是火焰的热度。

他等到的是可爱的卡利。

与卡利一同到来的还有十几个炽天兵,他们将居民解救出来,又把三个半死不活的半人马塞进牢笼里。

卡利看着躺在地上的黎易,轻轻转动黄金手杖,手杖缓缓流出柔和的水波,水波汇聚到小魔女手中凝结成寒冰三叉戟。

手握三叉戟的卡利摸了摸黎易心脏的位置,确认无误之后高举地冰叉重重一刺。

黎易原本以为卡利会救自己,可是这明晃晃的冰叉显得十分锐利,心中惊诧,一脸呆懵。没想到冰叉在刺中心脏后立刻化成一股暖流分散到四肢百骸。

小魔女得意地笑着,随手帮黎易解开沉重的锁链。

暖流在身体里游走,伤痛立刻清除,每一根骨节都说不出的舒服,黎易站起身来向卡利鞠躬致谢。

卡利立刻回礼。

与此同时,亲眼看到黎易苦苦奋战的33个居民躬身行礼,异口齐声道:“谢谢您。英雄。”

英雄。

只是做了该做的事而已。

英雄。

只是勇敢了五分钟而已。

必须有人浴血奋战,世上才有自由可言。

愿全天下的英雄都被温柔以待。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