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六章:参玄机一剑破格挡 败不馁半盾压利刃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李未济还在沉思如何婉辞林德尔的请求,黎易又主动说道:“那些平民在哪,我来给他们演示一下应该如何战斗。”

林德尔闻言说道:“尊敬的指挥官大人不必心急。你们从神佑之城远道而来,我们还未尽地主之宜。领主艾林和镇长乔林已经为两位大人准备了欢迎晚宴,饮过美酒享过佳肴,在篝火前,在彩灯下,在全镇人民的欢呼声中一展身手,岂不美哉。”

李未济没想到林德尔会主动解围,心中甚喜,转念一想,这应该是游戏安排好的剧情。抬头看看天,烈阳高挂,已是正午。

看来,游戏预留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给玩家去学习所谓的高超战斗技巧。

念及此处,李未济悄悄对黎易竖了个中指,示意他不要再出声,然后才客气地对林德尔说道:“多谢美意。我俩一路行来,确有疲意,正需要好生休养。泥潭镇的各位费心了。”

“哪里的话。指挥官大人出生入死,百忙之中还能到我们这个偏远小镇检察工作。”说到这里,林德尔行了个军礼,“必须有人浴血奋战,世上才有自由可言。”

匆忙之间,李未济也只得有样学样,回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说道:“愿巴萨泽赐予你力量。”

这句话是他听林德尔说的,现在回复给林德尔应该没多大问题。

听到李未济的祝福,林德尔显得很兴奋,她急切地说道:“没想到指挥官大人您也信奉巴萨泽。”

李未济并不知道这句祝福是何含义,只得硬着头皮含糊地嗯了几声,一旁的黎易捂嘴偷笑。

林德尔又说:“镇子里实在来了太多人,唯一的旅店也住满了,只能委屈两位大人到我家中小憩。招待不周,还望见谅。”

李未济说道:“非常时期,非常办法,不必拘礼。”

在林德尔的带领下,穿过嘈杂的人群,走过臭气熏天的家畜饲养圈,绕过几排苹果树,终于在一个风车磨坊前停下来。

“这就是我的家了。”林德尔掏出掏钥匙,“我午休时间已经结束,必须要去巡视镇子周围的情况。军令如山,恕我不能亲手给两位大人倒杯麦酒。”

林德尔整整甲胄,行了个军礼,把钥匙塞到黎易手里,快步跑出风车磨坊下方的小拱门,消失在两人视野里。

这个下士还真是雷厉风行。

林德尔一走,李未济笑着对黎易说:“我和她说了一路的话,最后她却把钥匙给了你。看来你的行事风格更契合她的性情。”

黎易拿钥匙捅开磨坊的门,挥挥手扫开扑面而来的粉尘,说道:“战争,现在是战争时期。战火中的儿女,哪个不是果决勇敢。所以,直接了当,英勇无畏的言行才更能触动她们的心。”

李未济自然知道黎易这话说得没错,但深思熟虑才是自己的本性,如若刻意假装英勇无畏很有可能画虎不成反类犬。

这个训练副本估计应该由老易主导,自己只要提供信息就够了。

想到这里,李未济对黎易说道:“这个副本想要通关的话,重点应该在你身上。你只管全力展示自己的长处就行,我会尽量给你提供足够的信息。”

黎易探头往磨坊里看了一眼,转身又把磨坊的门锁住:“别进去了,全是面粉。灰蒙蒙的,空气污染严重。”

李未济说道:“正好。我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四处走走看看,多打听点情报,万一运气好在哪里学会了高超的战斗技巧,晚上就好交差了。”

黎易表示赞同。刚进副本的时候他就听到镇子北面有枪声,从小就热爱枪械的他早就有点按捺不住想要一看究竟了。

李未济继续说道:“这个镇子不小,我们或许可以分头行动。我注意到镇子北面有枪声,有呐喊声,还有兵器碰撞的金属声,那里或许就是训练难民的地方,你可以去那边看看。”

李未济的话正合心意,黎易心喜,问道:“那你呢?”

“我?我去和镇民们瞎聊,多少能探出些信息回来。黄昏时,我们在这里汇合,交换情报。”

两人商量好计划,各自寻路而去。

黎易目标明确,他直奔小镇北面,这才发现,小镇北面入口处,有一座旅店,旅店两侧有三个围栏,每个围栏都挤满了人。

仔细看,第一个围栏中心有三个士兵,各自举盾。衣衫破烂的难民手持木剑围着士兵,好像正在练习如何进攻。

第三个围栏则正好相反,三个士兵拿着木剑,一群难民举着盾,应该是在练习防御。

而正中间的围栏则是黎易最喜欢的步枪射击。十几个稻草人靶子,几十个难民,他们端着简易步枪半跪在地。靶子的后方有个士兵正在喊着口令,但是黎易隔得有些远,听不太清楚。

不论哪个围栏,都有一名军官模样的人比比划划,估计是在指导难民们如何做正确的动作。

黎易看了十来分钟,围栏里的难民逐一离场,换上一批全新的面孔。

“有了。”黎易脑洞大开,他躲到旅店后面脱掉合全身铠甲,一条蓝色过膝裤显露出来。这条裤子是所有人类男性角色必须要穿的最后遮挡物,虽然它没有任何防御能力,但不可否认,它确是游戏中不可卸载不可损毁的终极装备。

裸露半身并不显眼,泥潭镇里的难民各色装扮都有,不穿上衣实在算不得什么。

从地上抓了把泥往身上随意抹了抹,黎易很自然就混进难民队伍。

难民们可以自由选择想要训练的方向,黎易最想训练的自然是射击,但是考虑到欢迎晚宴之后的表演,黎易决定还是先训练攻击和防御。

刚走进第一个围栏,黎易就听到声音尖锐的女训练官正略带嘲讽地呐喊着:“加把劲!太慢了!等我防守松懈的时候进行攻击!”

这个女训练官一看就不好惹,因为围在她身边的难民最少,仅有五人。

“小不点,如果你想参加训练,就去拿一把训练用剑。可不能让你伤着别人。”

粗犷地声音从黎易身后传来,长这么大,他可从来没被人叫过小不点,当即回头。不回头不要紧,一回吓一跳,黎易自认为见过的猛男不少,但眼前这位军官的确壮得有些过分,偷偷对比了一下,这位军官的胳膊比自己的大腿还要粗,至少两米三的身高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这位军官穿的铠甲非常威武,和林德尔下士所穿有些类似,但他武装的部位明显更完整,像是更高一阶的某种制式套装。铠甲前后都有一块镶金边的白色褂布,上面画着金色的花草图案。更为惹人注意的是,军官的头盔包裹严实,只预留一道T字型的缝隙用来观察与呼吸。头盔两侧有一对翅膀,好像雄鹰展翅。

“小不点。想要训练的话,就去围栏边捡把训练用剑。不要发呆,半人马可不会给你发呆的机会。”壮实的军官提醒道。

黎易走上前,微微鞠躬,说道:“我是新来的,半人马毁了我的家乡,我想报仇,可是我对如何攻击一无所知,您可以给我些许指点吗?”

黎易说起谎来丝毫不逊于李未济。

军官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你的身体虽然薄弱,但你的眼神里充满了战斗欲望,你或许是个可造之材。我认为,攻击的精髓在于寻找敌人防御中的漏洞。最佳时机就在敌人防御松懈的时候。你觉得呢?”

黎易捡了把木剑,随意挥了两下,说道:“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试试。”

试试两个字才出口,黎易爆起,木剑直劈女训练官而去。

黎易的速度很快,木剑的破空声呼呼作响。

但是,一秒钟后,黎易倒下了。

“加把劲!太慢了!”女训练官尖锐的嗓子让人很不舒服。

黎易完全不明白,自己的速度如此之快,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就被挡下来了呢?

黎易专心地盯着女训练官,这位训练官个头中等,全身套在镶鳞铠甲里,丑陋的头盔中露出一对圆溜溜的眼睛。如果不是闻声在前,光看这双美丽的眼睛,黎易绝对想像不到她的声音会尖锐到让人反感。

战争真的能摧毁一切,嗓音也不例外。

正当黎易感叹时,一个难民向女训练官发动了攻击,这个难民一看就很虚弱,他的剑软绵绵的刺出,女训练官都不拿正眼看他,只是轻轻将盾牌往剑尖上一送,盾牌与剑碰撞,盾牌的力量后发先至,顺着木剑传递到难民手上,难民虎口一麻,剑落,人倒。

黎易改用双手持剑,趁女训练官分心应付其他难民的时候,猛地朝她背后砍去。

谁知道,一秒后,黎易又倒地了。

这回更惨,他双手握着木剑举过头顶,小腹着地屁股朝天,双腿微微抬起,整个人像一条死状滑稽的旗鱼。

“太慢了!”女训练官好像只会说这句话。

黎易拍拍土,收好剑,他意识到,这个游戏的攻击光靠一通乱砍是没用的。

壮实的军官看到黎易发呆,出言提醒道:“莉亚快如闪电,所以等她放下盾牌的一瞬进行攻击。”

快如闪电这种比喻句黎易在其他的游戏里听过很多次,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切身体验。

人当然不可能有闪电的速度,任何人都有极限。可眼前这位女训练官,她似乎就拥有闪电的速度,刚才自己从背后偷袭,她明明没有转身,眼看就要得手的时候木剑上突然就传来一股庞大的力量整自己震飞了。

为了看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黎易决定先退出围栏,从远距离观察。这是黎易的习惯,他认为,当人太专注于眼前时,就很容易只窥一斑不见全豹。为了能全面掌握局势,就必须要抽身而出,旁观者清。

带着这个想法,黎易绕过壮实的军官向围栏外走去。

谁知道刚走两步,壮实的军官一只手擒住黎易,将他悬在半空。

军官夺下黎易手中的木剑,说道:“木剑虽轻,却也是炽天使重要的财产,你可不能带走它。”

黎易不好意思地道歉,向后退了几步,站到了一棵树下。这棵树的位置不错,能非常清楚地看到围栏里正在发生的事。

莉亚训练官好像从不会累,她总是半跪着举盾,金色的翼状盾牌将她的上半身严严实实地掩盖。每当有人向她进攻时,她脚下不动,上身后缩半步,然后足尖发力,整个人都在那一瞬间上窜着向对手进攻的方向靠了上去,剑盾相接的刹那,对手立刻仰面朝天倒地不起。

黎易斜举着左手,反复模拟训练官的这个动作。他发现这个动作颇有把敌人拉过来再推出去的感觉。

是因为她的发力方式吗?

又看了十来个回合,在很多游戏里打过很多架的黎易渐渐悟出一些门道:莉亚训练官后缩半步将对手来势汹汹的力量卸去大半,同时,半跪的小腿打直,整个人的力量顺着小腿经过腰部贯彻到手臂上,手臂向前一挺,盾牌正好与剑相碰。此时,对手已是攻击收尾阶段,而自己则是力量倾泻之时。以己之强攻彼之衰,胜负早就定下了。

不得不说,黎易确实有惊人的战斗天赋。十来个回合,他没把攻击学会,反而参透了一些防御要义。

心有所感的黎易又走回围栏,拿起木剑直接一剑斩下,斩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收手,训练官却没想到他会收手,整个人还是上窜起来,就在这时,黎易挥剑横切,剑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圆,木剑与鳞甲的摩擦声,叮叮当当不绝于耳。

鼓掌声。很多很多的鼓掌声。

黎易还沉浸在自己神来之笔的攻击中。他挥剑斩下的时候心中并未多想,只是剑到一半的时候,他仿佛看到莉亚训练官像猛虎一样扑出,为防止猛虎撕咬,他撤剑回防。这时训练员真的扑出来,他只觉得猛虎爪牙虽利但中门大开,雪白的肚子显露出来,是个下手的好时机,于是挥剑横切,正中虎腹。

“嘿。”壮实的军官又一次把黎易拎了起来,“小不点,我果然没看错你。”

黎易这才清醒过来,看着手中的剑有点不可思议。

“自我掌握这个格挡技巧以来,你是第一个用这种方式破解我防御的人,大开眼界。年轻人,你很了不起。”莉亚尖锐的嗓音同样给出赞美。

黎易挣扎了两下,没能从军官手中挣脱,只得企求道:“能不能放我下来。”

周围人笑成一团。

“小不点。你叫什么名字?”

“黎……黎畅……畅。”黎易本来想说自己的真名,但话到嘴边,考虑到晚上的欢迎宴会,于是想编个假名,但情急之下反应略微迟疑,他只好说出自己儿子的名字。

“黎黎畅畅吗?很奇怪的名字,你是凯珊大陆的遗民吗?”莉亚发问道。

黎易显然不知道凯珊大陆是什么,但也只能点头答应。

“好了好了。黎黎畅畅。你惊人的战斗技巧让我刮目相看,有没有兴趣参加炽天使?我,炽天使中士,尼尔,可以当你的推荐人。”壮实的军官不失时机地想要拉黎易入伙。

黎易连忙摇头:“尊敬的中士,我现在只想快点掌握各种战斗技巧,好把半人马一网打尽。”

尼尔中士干笑了两声,说道:“好吧。如果你改变主意,随时欢迎你来报道。”

黎易谢过尼尔的好意,又向莉亚敬礼道:“感谢您的辛苦付出。是您与炽天使的诸位给这个战火中的世界带来了片刻安宁。”

莉亚与尼尔立刻回礼道:“必须有人浴血奋战,世上才有自由可言。”

黎易正欲离开,没走两步,尼尔中士追了上来。这一次,他十分友好地说道:“虽然你表现很棒,但这把剑是炽天使的财产,你真的不能带走他。”

尴尬一笑,黎易把剑还给了尼尔。

“莉亚。他可真是个战斗天才。”

“可不是嘛,中士大人,我自认为可以利用技巧蒙蔽人的眼睛,让他们觉得我快如闪电。可是这个年轻人,先是败在我手下两回,然后仅仅通过观察就发现了我技巧的原理。同样是以静制动,后发先至,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得不说,江山代有才人出,一浪更比一浪强。”

在中士与训练官的感叹中,黎易来到了第三个围栏。

指点第三个围栏的是位女军官,她穿着和尼尔中士一模一样的套装铠甲,但是没戴那个奇怪的头盔。黑褐色的长发盘成鱼骨辫,一双紫色的眼眸让她显得与众不同,只是脸上的肌肤有些紧缩,好像是吹了太多的风晒了太多的阳光,红润的苹果略显干涩。

这位女军官看到黎易走来,主动打招呼道:“我是炽天使中士莉迪,莉亚的姐姐,你能破解她引以为傲的持盾姿态,这真的让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也许,你能让这些小子学着点。拿面盾牌试试?”

有了之前的经验,黎易直接问道:“您可以给我些许指点吗?”

莉迪中士微笑道:“有效的盾挡需要你有敏锐的直觉和迅速的反应。训练用的木盾虽然不大但是很沉,太过频繁举盾会很快耗尽你的力气,所以你只能举起一小段时间。或许,你可以试试我妹妹的那招,很实用喔。”

黎易从围栏边上挑了一块小圆盾,缓缓走入训练场中心。

正在训练的难民们自动散开,他们也很想看看这个年轻人的表现。

训练场中就只剩下黎易和一位金发齐眉的剑士。

剑士舞了一个剑花,敬礼道:“我是炽天使下士林德诺,你准备好了么?”

黎易深鞠一躬,答道:“显然我还没有,但我可以试试。”

说完话,黎易就学着莉亚的样子,半跪着,把小圆盾挡在胸前。

不得不说,这个圆盾看着不大,但举久了的确让人手臂酸麻。黎易的手渐渐不稳,最终坚持不住,只得把盾沿挨在地上,试图缓解一下手臂的酸痛。就这么一瞬间,林德的剑敲击在黎易的头上。

“你这样是没法儿挡住我的!。你总有累的时候。”

林德诺出言提醒。

第一次往往都不会有很好的表现,所以周围的观众都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等待黎易再次起身。

“受教了。”

自己明明按莉亚的方式做了,却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是因为自己没办法像莉亚那样长时间举盾么?

一只手举盾比较累,那两只手呢?

想到就做。

黎易非常果决地用两只手拿着盾牌,情况一下好转了很多,盾牌的重力被两只手分散,一点也不沉重。黎易相信,自己可以这样举到天荒地老。

只是周围的人好像都在笑。

不解地看了看周围的人,黎易有点手足无措。

莉迪中士接过黎易的盾牌,和善地说道:“两只手固然可以把盾牌举得很稳,可是战斗的过程中,显然不能只用盾牌。所以……。”

黎易明白了莉迪的意思,他把盾牌重新套在左手上,但这一次他没有把盾牌举起来,而是任由盾牌自然下垂,左手承受的压力小了许多,小圆盾好像变轻了一样。

“我要开始了。”

林德诺下士与黎易拉开一段距离,他想要给黎易一点反应时间。

黎易全身心盯着林德诺,他的步伐,他的手,他的肩膀……

人在运动的时候,这些部位总是会起明显的变化。

比如说眼下,林德诺的步伐加快了,他的手臂抬起来了,他要进攻了。

黎易连忙举盾格挡,但他还是慢了一步,林德诺的剑已经刺中他的胸膛。

林德诺收剑转身,说道:“很好,有点架势了,但你不应该犹豫。你出手太慢了。”

黎易知道。

所以黎易没有气馁,他舒展了一下筋骨,声沉气殓地说道:“再来。”

来字一出,林德诺疾风般大跳转身顺劈斩,一气呵成,圆盾裂成两半。黎易重重跌倒在地,吃足了尘土。

“你有敏锐的直觉和迅速的反应吗?”林德诺拉起倒地的黎易,微笑着说。

黎易闭目回想,半晌之后,他张狂一笑:“再来。”

林德诺一剑刺出,黎易躬着身子向前冲了出去,半扇盾牌正好挡在林德诺的剑刃上,黎易冲势不减,盾牌向下猛压,林德诺连连后退,最终脚步不稳,被按倒在地。

“好小子!抵挡攻击就是这样。再来!”

林德诺原地跳起,频繁出剑,但在黎易眼里却只看到肩膀手臂和步伐的运动组合,二十几个回合下来,林德诺再无一剑刺中。

在场的所有人都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他们呐喊着黎易的名字,热火滔天。

“黎黎畅畅。”

“黎黎畅畅。”

“黎黎畅畅。”

观众的呐喊是如此真诚,黎易是如此的别扭。

带着这个注定要写入激战史的假名字,黎易走向第二个围栏。

“没人能拿着我的装备跑掉。”涉及到炽天使的财产,莉迪中士可一点也不和善,左脚一勾轻松地将黎易打倒在地。

在众人的欢声笑语中,黎易乖乖交出盾牌,迎接他的是一排枪眼。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