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六十六章.顾含章落入蛇妖手 李未济难解家之谜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坚石哈克蛙领地。

满心期待和平制造者死亡数据增长的履霜怒了。

“你确定是104而不是106?”履霜不能相信这个结果,一百只哈克蛙倾巢而出,怎么可能只杀了对面两个人呢。

“我确定。”履霜身边身着风衣的男性阿苏拉开口答话。

这名阿苏拉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打X魔像原型机时与桃之起冲突并扬言要将她杀得退出游戏的郝姓玩家。

布置如此周密,还特意留了一个未解之谜拖他们的后腿,结果对方的死亡数据依然比己方少1人。履霜放下手中的书卷,想不明白灵宝设计的诱敌深入计划究竟哪里有缺陷。

事实上,灵宝的计划几无遗漏。只是写下这套利诱理论时,年幼的阿苏拉尚不懂得牺牲与成全的意义。他默认敌人是完全的自私体,从来没想过有人会主动牺牲换取队友的平安。

如果这个诱敌理论由遇到伊莎拉之后的灵宝来书写,那绝对是天衣无缝的,然而这永远不可能了。

想不通所以然的履霜按捺住烦恼情绪,这只是一次小小的不尽如人意的失误,并不影响接下来要实施的计划。他吹响坚石部落的号角将所有审讯团玩家召集到一起,仔细陈述着在斯奈夫奖评选大会上屠杀和平制造者的计划。

“零伤亡,有没有信心做到?”

鼓点与号角声将履霜的声音衬托得更加雄壮,被屠杀计划吸引入迷的审讯团齐声吼着:“有。”

“杀光对面所有人,有没有信心做到?”

“有。”

“独吞副本所有奖励,有没有信心做到?”

“有。”

士气激发到顶点,履霜极为满意,长满肉茧的手掌挥向索兰德拉广场,鼓与号同时奏起,响亮的“干”字冲出沼泽。

与审讯团气势如虹不同,索兰德拉广场周围的几大实验室内平静有序。经过前半夜的讨论,所有实验室都确定了他们参加斯奈夫奖评选的作品。此时此刻,所有和平制造者玩家都在为他们的作品准备材料、制作模型、测试功能。

夜色澜波,星辰不滞。建在丛林草木中的阿苏拉实验室灯火通明,玩家在忙碌,NPC在忙碌,各色魔像也在忙碌。

安静的忙碌声甚为悦耳,复活在索兰德拉传送点的李未济目睹此番场景,不由想起自己在橘子树下挥锄流汗的日子。

“等我把这些画面剪辑成观赏视频,肯定会有很多人羡慕这种平静有力的充实生活。”

他调整摄像镜头,一边将所见所闻记录在案一边构思着剪辑方案。

“不,除了你之外其他人未必能欣赏这种生活状态。”黎易从传送点的光晕里走出来,“生活区的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需要努力,他们无从体会付出才能获得的乐趣。对于他们来说,送上门的食物和几乎用不完的能源就是生活的一切。正如我永远无法欣赏你喜欢的某些影剧剧,你强迫我和你一起看,诚然它们的确有好玩的地方,但它们太古老,不符合我的审美。”

这简直不像黎易会说的话,李未济却并不惊讶,他看着好友一步步走来,主动迎上去说道:“那你陪不陪我看?”

黎易无奈道:“陪陪陪。”

三陪小伙和李未济靠在三角拱门,抬头看天,等着队友的信息。

“我没死。”

顾含章疲惫但骄傲的声音响起,李未济和黎易击掌相庆。

李未济:你们现在在哪?

顾含章:我掉进沼泽了,现在有些迷失方向。

李未济:老冰没和你在一起?

坚冰至:铁笼里的斯克鼠一直叫唤,我怕引来追兵就先跑了,含章不会怪我吧?

顾含章:任务优先,不怪你。

坚冰至:我已经跑出沼泽,眼前是一片巨大的湖泊。这里有艘废弃的破船,你们应该很容易找到我。

李未济扫一眼神奇地图,游乐园周围的地形图展开,北面边缘正好有一圈蓝色水体。

告诉顾含章应该向北走,李未济又对黎易说:“你的传送共振器上现在有几个坐标点?”

黎易检查了一下,回答道:“三个。索兰德拉传送点、海湾传送点还有一个是激活游乐园控制室时顺带开开启的古代魔像铸造厂传送点。怎么了,你不是也有这些点吗?”

李未济摇头道:“没什么,你先传送到游乐园找老冰他们汇合,那些蛙人应该撤退了。”

“你呢?”

“我先处理点事,一会就到,快去吧。”

黎易也不追问,他向来相信李未济做的决定,当即按下传送石的蓝色核心消失在夜空中。

看着好友离开,李未济向水能开发团走去,同时在队伍频道分享说:你们在废弃的船支那里等我,我很快就来。

“古代魔像铸造厂传送点。”行走在砖石与琉璃交替铺成在大道上李未济喃喃自语,“灵宝自建的传送点难道不会被秘法议会的人发现吗?”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却没有任何可靠的答案,毕竟他对传送技术以及阿苏拉内部运作机制一无所知。

来到水能开发团,几个正在忙着做模型的玩家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做着自己的事。他们认得李未济,无伤打X魔像原型机那段操作实在过于惊艳,巨剑[猛扑]进巨型Boss怀里的身姿早已深入人心。

李未济在实验室楼上楼下都看了一遍,奇怪的是,桃之和子归都不在,实验室领导人水蓝色双马尾辫的卢卡也不在。

“奇怪。”

暗自嘀咕一声,李未济正想打开神奇地图查看子归夫妻的下落,却听旁边有人问话道:“你在找子归夫妻俩吗?”

李未济侧头,说话人身穿棕色短衣短裤,寸长的小平头发色苍白,身边跟着一只齐膝盖高的大蜥蜴。

他记起这名玩家的游戏昵称,友好地打招呼道:“老爷爷好。”

这玩家抚摸着蜥蜴说道:“还是叫我游戏里的名字吧,我们都是玩家,不分老少。”

“好的,走过幽魂之地老爷爷。”李未济打心眼里喜欢这种游戏态度,眉开眼笑问道,“你知道他们夫妻俩去哪了吗?”

“他们去渔夫海湾救人了。”

“出什么事了吗?”

“有几名水能开发团的研究员在渔夫海湾附近研究海底加速药剂的配方,但附近的蛇妖却把他们当成猎物抓走了。卢卡收到求救信号,就带人过去了。”

“渔夫海湾,您知道在哪个方位吗?”

“我不知道。”年迈的老玩家缓缓说道,“他们走得很着急,没留下任何信息。”

“好吧。谢谢。”

辞别走过幽魂之地,李未济无功而返。

“本来想找卢卡再要一颗传送石,结果她却不在。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卖给黄元吉,弄得我自己没道具。”

当初卢卡只给了他四颗传送石,他自己留了一颗,拿出三颗分给队友,结果黎易手慢没抢到,他不得不把自己手中的石头送给好友。

抱怨归抱怨,事实已经发生,李未济卖力向游乐园方向奔跑,希望能尽快与队友汇合。走到快一半的路程,队伍频道突然炸了锅。黎易、坚冰坚、顾含章三人的声音乱七八糟粘在一起无法分辨,他险些被路上的石块绊倒。

“怎么了怎么了,一个个说。”

“蛇妖!”顾含章鬼哭狼嚎。

听到蛇妖两字,李未济的第一反应不是担心队友安全,而是暗自惊奇世间巧合太多,他隐约感觉到顾含章三人所处位置正是渔夫海湾。

“不要慌张,不要怕。”他边跑边安慰顾含章,“深呼吸,放松神经,降低游戏反馈,让怪物……”

没等他说完,队伍频道里传来顾含章的惊叫,然后是黎易急促的话语:“蛇妖把含章抓走了,我现在去救她。老冰带着老鼠安全离开了。”

坚冰至说道:“对不起,我必须保证铁笼安全。”

顾含章被蛇妖捉住后反而冷静下来:“没事,我理解,注意安全。”

局面有些混乱,李未济快速理清思路。

现在四个人分成了三组,自己孤零零在路上跑,顾含章被蛇妖抓走黎易正在设法救她,坚冰至带着铁笼暂时安全。

现在摆在他面前有两个选择,营救顾含章还是和坚冰至一起完成任务呢?

这似乎不应该是个选择题,古老的故事中,只有坏蛋才会在这种情况下抛弃队友,可李未济却有自己的思考。

现在队伍中的四人都不能受到哪怕一点伤害,蛇妖抓走顾含章而她没有死就说明蛇妖暂时不会攻击她,黎易去救人反而有可能打草惊蛇,造成不必要的死亡。当下最好的选择或许是任由顾含章自生自灭。

“就当顾含章没从哈克蛙手上活下来好了。”

李未济暗下决定,拨开挡在眼前的树叶继续前进,边跑边在队伍频道说着自己的想法。

已经潜水小心跟在蛇妖后面的黎易停止游动,他吐着气泡说道:“你的意思是放弃顾……”

顾含章接话道:“我认同你的观点,放弃我吧,大不了死一回,你们继续做任务。”

听到顾含章这么说,李未济深感这个女人了不起,他在队伍频道许诺道:“任务结束奖励你可以优先挑选。”

顾含章道:“不必。之前说过,除非你们不需要,否则我不拿任何奖励。去做任务吧,我暂时安全了。”

暂时安全了?李未济没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下意识问道:“什么安全了?”

顾含章说:“蛇妖把我挂在铁钩上,这里好像是个地牢,我身边有不少阿苏拉。”

李未济开心起来,大胆预测道:“一会肯定有人来救你,随时准备战斗。”

顾含章道:“净瞎说。这地方隐蔽得很,在水下向右连绕三个弯,入口被水草挡着,而且水下没有光线,很难找到的。”

李未济知道顾含章在传信息,欣然接受道:“留意到有多少蛇妖了吗?”

顾含章说:“我看见的大概有十几只,隐藏在暗处的就不知道了。”

“你要去救她吗?”会错意的坚冰至站在山脊宽阔无掩的位置,“那我返回找你们。”

黎易跟着戏谑道:“嘴上说不救,却又打听这么多情报。小老弟,怎么回事?”

李未济也不反驳,继续问道:“含章,你试着和其他阿苏拉聊聊,看能不能多问出点有用的信息。”

顾含章答道:“他们都晕过去了,无法沟通。”

“好吧。”李未济总算跑到了游乐园,“老冰,你现在什么位置?老易,你又在什么位置?”

坚冰至说:“我从水面游上了岸,现在在一座山上,南面就是破船,我能看到黎易在船上东张西望。”

黎易道:“你在哪,我怎么看不到你,北面的山吗,没看到你的身影啊。”

坚冰至:“我放个技能,你注意看。”

片刻后,黎易在队伍频道说:“我看到了,等我。老济,你在哪,怎么还没来?”

李未济骗他们说:“刚传送到游乐园,等我跑过去。”

神奇地图展开,四周的地图数据源源不断涌入,李未济很快找到坚冰至和黎易,他们正在练习跳跃加烟雾的隐身组合技,但事件效果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进不了隐身状态。

李未济停留在两人不远处扫一眼神奇地图,南面水域果然叫渔夫海湾。暗道一声世界好小,他在队伍频道重复安慰顾含章道:“坚持一下,肯定有人来救你的,我们先去完成这个阶段的事件,等我们的好信息。”

说完话,他松开纽扣走到黎易二人身边,问道:“你们在这附近看到其他玩家了吗?”

黎易收起单手剑摇头道:“没有。天太黑,啥也看不清。我现在觉得单手剑其实也能用,轻便灵活,还能搭配盾牌使用,保命效果强。”

李未济看黎易的背后,果然背了个小圆盾,笑道:“你挺机灵啊。知道身上有一击必死的状态,所以换个保命技能多的盾牌出来。”

黎易微笑着并不反驳,显然是默认了这种说法。

李未济心说:“老易真是有战斗直觉,知道选对自己有利的作战手段。”想到这里,他收起双手钢剑换出长弓,远程武器射程足够,也能间接增加生存率。再者说,就算敌人近身,他也可以快速换出钢剑来御敌。

坚冰至不需要更改武器组合,他对潜行者的技能了然于胸,深知潜行者位移之多,敌人想抓住自己几乎是不可能的。

见队友准备妥当,坚冰至问道:“咱们真的不管顾含章了吗?”

李未济向南看了一眼,果断答道:“不管。铁笼呢?”

黎易顺着最未济的动作也向南看了一下,喜道:“老济,你猜得真准,水面上有火光,应该是玩家。”

坚冰至从草丛中拖出藏好的铁笼,奇道:“你怎么知道会有玩家来做这边的事件?”

李未济拍拍铁笼,笼子里传来嗞嗞的声音。确认要保护的目标安然无恙,他才说道:“料想不错的话,应该是子归小两口。之前我去水能开发团找他们,但有人告诉我说他们接到任务营救被蛇妖抓走的NPC,而你们正好遇到蛇妖,所以我就猜他们会来这里。正好,我找他们有点事。你们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示意队友注意安全,他快步朝火光走去,边走边把纽扣调成子归的信号频率,打招呼道:“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们。”

小船上的子归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随后反应过来四下张望道:“你在哪?”

李未济说:“正在向你们靠近,等我。”

子归便和卢卡对话,小船停了下来。

李未济奔跑加游泳,花了十多分钟才到子归船下。

“巧啊。”子归伸手拉李未济上船,“你们打通游乐园了?”他们没吃小饼干,李未济在他们眼中还是阿苏拉的样子。

点点头,李未济说道:“谢谢你们的帮助。我知道你们要做什么,所以我把我知道的情报告诉你们。”他当即把前因后果略加删减告诉子归并拜托道:“请务必帮我把她救出来。”

子归正想拍胸脯答应,桃子却伸手拦道:“你们为什么不自己救?”

李未济犹豫着是否要把目前不能受伤害的事说出来,子归却笑着说:“他们肯定有急事,反正我们也顺手能帮。两边同时展开,有利于事件进展。”

桃之便不再说话。

感受子归灿烂的笑容,李未济心说:这人情商好高。立刻感谢道:“之前的传奇前置已经受之有愧,如今又要两位援手,我实在无以为报,日后两位有需要我的地方只管开口。”

他最怕的就是欠人情,却没想到还是与子归夫妻有了人情往来。

子归摆手道:“同一个副本,同一个任务,相互帮助是应该的。既然你们有急事,先去忙吧,这边交给我们就行。”

又一次,子归非常友善地结束对话,避免无意义的客套。

李未济拱手作别,随后走到船头与卢卡对话又拿了四颗传送石,快速跳进水里离开子归的视线。

“老公,我看清了,他手上真的有双鱼。”

子归划动船桨,笑嘻嘻说道:“我没骗你吧,当时送传奇前置你还不乐意呢。”

“没想到,这么多候选人都没能获得的东西,反倒被我们遇见了。”

“乾坤日月,无有定数。”子归的眼眸霎时深如海水,“走吧,下水救人。”

子归等人落水时李未济正好爬上岸,他回望小船位置,心里祈祷着顾含章平安无事,同时伸出双手疑惑自语:“为什么桃之总盯着我的手看?”这注定是个无解的问题,他很快放之脑后。

回到黎易和坚冰至所在的山脊,两人依然在练习隐身组合技,依然无法隐身。

不亦乐乎的两人见到李未济回来,问道:“做什么去了?”

李未济如实回答,但隐去了拿传送石的事。他搬出铁笼对两人说道:“我现在要着手破解这个铁笼的密码,你们把风,有任何情况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两人都不知道李未济为何如此紧张,黎易玩笑道:“开个笼子而已,难道还会引怪来吗?”

李未济严肃说:“通常游戏设计都有这手,开机关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刷怪给玩家制造麻烦。不得不防。”

事实上,他多心了。其他游戏的确有这种设计,但《激战》的设计比较贴合逻辑。他们现处山脊之上,四周除了几丛杂草外再无任何可藏匿之处,根本不存在刷怪的可能性。

所以,这个阶段真正麻烦的不是怪物,而是铁笼的谜题。

游戏提示:「解救笼中奇物,跟随它,回家。」

坐在铁笼前,李未济端详着铁笼的密码锁,意外收到游戏提示。

眼前的密码锁极为经典,一共六个密码位,每个密码位上都装有密码轮,密码滚轮上是0到9十个数字。

当前密码位显示的449926,显然是有人胡乱动过,并不是正确密码。

“六位滚轮密码锁,在其他的游戏中玩过,解锁的方法是什么来着。”李未济独自嘀咕,“强光照射,观察锁芯,转动滚轮,看锁芯内滚轮是否出现缺口。如果出现缺口,则把当前数字减三或是加五,就能得到正确密码。”

“她是这么说的。”李未济想起其他游戏中遇见的那位超级玩家,脸上不自自由露出羡慕的表情。

参考从别处学来的方法,他把铁笼微微侧倒将锁孔对准月光,可是月光实在微弱,看不清锁芯内部结构。

黎易注意到他的行为,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根火把,贱兮兮主说道:“你想要光啊?老济,你想要的话你就说话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的。你真的想要吗?那你就拿去吧!你不是真的想要吧?难道你真的想要吗?”

李未济白了他一眼,回敬道:“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乱编,你等着收律师涵吧。”

说完话,两人大笑起来,坚冰至完全不明白两人在笑什么。

黎易点亮火把,李未济一边借光转动滚轮一边问他火把哪来的,黎易就说是从哈克蛙部落顺手捡的。

李未济当然不信,质疑道:“你顺手捡把刀,我信。捡火把,我不信。”

黎易歪头避开他的眼神,说道:“我是看这火把质量好,所以就……”

李未济放下铁笼,叹气道:“这方法在这游戏不管用。锁芯里的缺口只能看到前三位,看不到后三位。”转头又对黎易说:“你和顾含章才应该学[顺手牵羊]这个……”

“什么?”

李未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连忙掩饰道:“没什么,乱说的。”

“你也会乱说话?”黎易一把就击中要害。

“废话,我胡乱说的话还少吗?”李未济一本正经说道。

黎易撇嘴说:“不说就不说呗,撒谎没有小JJ。”

“切”了一声,李未济伸展手脚,漫无目的在山脊上打转。

“815,815什么呢。”他口中念念有词,丝毫没把两位队友放在眼里。

看到李未济走来走去,坚冰至问道:“解不开吗?”

李未济点头说:“一共6位密码,只解开了前面3个,后面3位没有思路。”

“有提示或是思路吗,说出来大家一起研究研究啊。”

李未济一想也对,与其自己瞎想不如集思广益,说不定就会有灵感,当即在队伍频道说道:“游戏提示说,解救笼中奇物,跟随它,回家。然后我用古老的办法解开前三位密码是815,后三位不知道要怎么破……”

他的话还没说完,坚冰至和顾含章竟然同声说道:“135。”

李未济半信半疑转动后面三位数,笼子应声而开,他惊讶问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