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六十五章.思前想后坚定信心 计划周详以死破阵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得知门外有埋伏时坚冰至便决定将此事告诉队友,可是休息室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如果贸然说出哈克蛙的事就证明自己曾经离开过,可是无缘无故为什么要出去呢?

所以,他准备编造谎言来圆说此事,但谎言还没有编好李未济他们就回来了,而自己说的话还那么巧被李未济听见。他也想过如实相告,但是,趁队友不在与敌人私下沟通这种行为不异于阵前倒戈,尤其这个敌人是他亲哥哥。

此时听到李未济冷静的提问,他语塞嘴迟,支吾着更显可疑。

见队友发愣,李未济意识到问题没自己想得那么严重,当即宽慰道:“那毕竟是你哥哥,你和他聊天天经地义。但是,为了保证队伍的生存率,我有责任要求你实话实说。”

坚冰至松了口气,他将实情和盘托出并强调道:“我没有背叛组织。”

听完坚冰至讲述,李未济确定他说的全是真话,稍有细节出入也纯粹是隐私原因。

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清晰,李未济放心不少,他拱手对坚冰至说道:“言重了。游戏而已,你有权力做任何你想做的事,除了你的良心外我们其他人都没资格审判你的行为。”话一出口,他自己也觉得太过生硬,立刻转移话题道:“门外有哈克蛙有多少只?。”

“一百只,坚石部落倾巢而出。”说着可靠的情报,坚冰至总算定下心神。

李未济敲打着手边铁笼,沉思片刻后说道:“看样子,你哥早就计划好这一切了啊。故意在控制室里留下这只斯克鼠,故意让我们知道斯克鼠是群体智慧,故意让我们知道附近有斯克鼠城,诱导我们接受斯克鼠体验计划,通过游戏法则剥夺了我们的防御以及隐身和传送能力,真是好手段。”

坚冰至没明白李未济所说内容,疑问道:“什么斯克鼠?什么体验计划?

黎易没好气插话道:“你哥在控制室搞了鬼,里面啥也没有,有价值的文献资料都被他掠夺一空,唯独留下这只铁笼。我们一靠近铁笼,游戏就提示我们铁笼里的斯克鼠目睹了控制室发生地所有事情,但脱离群体的斯克鼠丧失了表达能力,我们必须送它回家才能从它嘴里知道最终真相。而且这只斯克鼠常年被阿苏拉研究,内心对阿苏拉无比恐惧,所以我们需要改头换面假装是斯克鼠才能取得它的信任。就是因为接了这个鬼任务,我们三个现在和斯克鼠一样,弱爆了。”

坚冰至打量三人,问道:“可是,我看你们还是阿苏拉的样子……”

顾含章笑道:“因为我们没把任务共享给你,未进入任务事件中的玩家自然看不到我们变身之后的形态。”

“这么说的话,我现在应该还有战斗力,我可以帮你们挡哈克蛙的毒箭啊。”坚冰至觉得自己发现了游戏设计漏洞,“我有一招可以反射投射物,只要哈克蛙吹毒箭,我就立刻施展技能把毒箭原物返还,你们就能平安离……”

说到这里,坚冰至也觉得自己的想法过于简单,讪笑道:“是我想简单了,一百只哈克蛙的箭,就算我能挡下第一轮也绝对挡不住第二轮。”

李未济拍拍坚冰至的肩膀,摆手道:“从我们离开坚石部落到现在,游戏里也不过四小时左右那些哈克蛙就重新落入你哥的掌控,这说明你哥早就把这一切都规划好了,我们只是按他设计好的时间线在行动而已。真不知道你哥从何处获得如此惊人的信息量,竟可以把游戏规则摸得如此清楚,把我们安排得明明白白。”

叹了口气,李未济注视坚冰至道:“你之前说你哥各方面都不如我,可是现在他的表现也是处处都压我一头啊。你是不是对你哥哥的能力有什么误会?”

坚冰至听出这句话的弦外之音,解释道:“我没有骗你,我和我哥哥二十几年风雨,他的根底我很清楚。”

李未济相信坚冰至说的话,但他也相信自己感受到的压力。

从进入副本开始,他和履霜仅有过一次正面接触,除此之外履霜简直像这个副本的设计师。他似乎洞悉一切玩法,对各种事件的后续阶段也了如指掌,现在就连游戏发布的任务都可以被他利用,无论自己怎么追赶都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这种无须露面就能给人致命打击的能力,这种将对手玩弄于股掌的节奏操控,李未济甘拜下风。

可是,坚冰至却说他哥哥绝对不可能拥有这种能力,那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履霜有帮手。

然而,有这种奇谋诡划能力的人物又怎会屈居于履霜之下呢?

除非,它才是幕后指使。

或者,它不是人。

一瞬间,李未济大脑溢满种种古怪荒谬的念头,这些念头无处排解冲击着他的心脏。

心脏猛然加速,扑通扑通的声音甚至隔着游戏舱都可以听见。

剧烈的心跳给予血液巨大的能量,游戏舱中的本体全身血管爆胀,急速血流冲刷着管道纵横无挡。

游戏舱应急机制触发,营养液温度瞬时降低,血管收缩逼迫血液流速减缓,但心脏却不依不饶像电泵一样持续给血液提供压力。

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血管破裂在所难免,李未济必定一命呜呼。

奇怪的事发生了。

原本平放在身体两侧的双手不由自由握到一起,阴阳双鱼一现即没,横冲直撞的血液瞬间平息下来,心跳也骤然平复。

游戏中的李未济并未把心跳加快当一回事,他有过太多次心跳突然加快的经历。

心跳平复下来,眉头舒展,早已经走到他身后的黎易轻声问道:“又乱了?”

其他两人看到李未济定格不动还以为他在思考,但黎易紧张的语气却表明此事另有隐情,当下齐声关切道:“你要是不舒服的话,先下线休息吧。”

点点头又摇摇头,他安慰队友道:“我没事,你们放心。继续吧,我先把任务共享给老冰。来,老冰,摸一下这个笼子。”

坚冰至很听话地摸了一下笼子,游戏提示:「接触到神秘生物,它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又惧怕你的外形,如果你能伪装成它的同类并陪伴它回家的话,或许可以取得它的信任。」

“然后呢?”坚冰至知道任务内容,却不知道要如何伪装成斯克鼠。

黎易一步三抖走到坚冰至面前,舔着嘴唇坏笑道:“张嘴。”

坚冰至咬紧嘴唇,誓死不从。

“张嘴,乖,叔叔给你好吃的。”

黎易凑到坚冰至眼前,掏出一块斯克鼠形饼干。

坚冰至接过饼干,翻白眼道:“平时挺正经的,为什么时不时会突然变猥琐?”

吃下饼干,坚冰至头晕花眼,只觉得三个队友都变成直立的老鼠人,毛皮脏乱,爪趾缝里全是黑泥。

骨瘦如柴,獐头鼠目,这两个成语变得生动起来。

“走,我带你们勇闯百蛙阵。”李未济的声音清晰入耳。

耳朵里是李未济的声音,眼睛里是三只直立的老鼠,坚冰至明白是饼干起了作用,他的神志恢复正常,张嘴问道:“这饼干哪来的?”

李未济饶有兴趣看着他,他被看得发毛,怯生生问道:“看我做什么?”

“没什么。”李未济眨眼侧目,“饼干是解谜得到的,你哥没解开的谜。审讯团研究的黑科技,吃一块能变身两小时。”

稍稍解释饼干的来源,李未济把铁笼交到坚冰至手中,说道:“你带着它。”

铁笼仅比坚冰至矮半个头,但坚冰至拖动起来却丝毫不费力,除了不能放进背包之外,这个铁笼和普通的游戏道具无异。

“给我做什么?”坚冰至不解。

李未济招呼黎易和顾含章,四人围着铁笼正好一圈。

“老冰,你看过外面的情形,还记得哈克蛙的阵型吗?”

坚冰至答道:“我不像你有这么好的图像记忆,说不出那么多细节,但这次哈克蛙的阵型很简单,10*10方阵,正好一百人,全都拿着吹箭筒,眼冒红光。”

10*10方阵?

李未济脑海中浮现游乐园门外的废墟场景,他把10*10的哈克蛙方阵按比例放置在废墟上,反复调整队伍中蛙与蛙的距离,很快就得出一张看上去非常舒服的兵力分布图。

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李未济开口问道:“蛙与蛙相距1米,对吗?”

“我不知道。应该是吧。记不太清了。”坚冰至如实回答。

李未济心生后悔,早知如此应该让坚冰至探明情况再变身的,可是事到如今后悔已经没有用了,吃下饼干变成斯克鼠外貌,游戏自动剥落了他们隐身、传送以及防御力。

“希望游戏设计师是个有美感的人吧。”

暗自祈祷,李未济用钢剑在地上画了个方框,又画了几个箭头,对众人说道:“任务目标非常明确,带着铁笼离开这10*10的方阵。我们四个现在只有技能没有防御力,任意一次攻击都会要我们的命。所以,大家做好牺牲的准备。”又一指坚冰至:“你除外。你必须活着,你的移动速度最快,最有可能完成任务。”

顾含章跟上李未济的思路,顺嘴说道:“那我们三个为他开路?”

李未济点头道:“履霜铁了心要杀我们一回,他计划这么周密,我们不死人是不可能的,但我也不会让完全如愿,四个至少要保一个。所以,我决定先死,然后是老易。如果操作得当,你或许可以活下来。”

不等顾含章发问,黎易干脆道:“能完成任务就行,你说计划吧。”

李未济在地上比比计划,把每个人要做的事细细讲清,然后特别嘱咐顾含章说:“你要是能活下来,我就保下了两个,那可是我们的大胜利。”

顾含章笑眯眯道:“你这么说给我很大压力啊。”

“我相信你的抗压能力。”李未济把一包东西塞进顾含章手里,“你一向胆大。”

想起往李未济手里塞皮包的事,顾含章苦笑道:“我尽力。”

收到满意回答,李未济走在队伍前头,很快就来到大门屏风前。

“我数三下,大家按计划走,谁错谁小狗。”

李未济数罢三下,一马当先冲出屏风,黎易紧跟其后。

冲出屏风的瞬间,李未济心道万幸,游戏设计师的确是个有美感的人,哈克蛙阵列的方式与他想象的完全一样。

等候已久的哈克蛙立刻反应过来,一秒不到,第一排十只哈克蛙鼓气吹出十根毒箭,李未济并不理会,迎箭而上,眼看箭至眼前这才挥剑[猛扑]。

身似大鹏伸展双翅,破空声堪比苍鹰厉啸,小小阿苏拉穿过十根毒箭深入哈克蛙群,第二排十根毒箭如期而至,李未济高高跃起,[猛扑]第二段发动,矮小身形在空中微微晃动,十根淬毒的铁箭擦着他的衣角掉落在地。

“老易!”李未济大喊一声,旋身落地,双手紧握钢剑[挥砍]逼迫身边的哈克蛙后跳,为黎易打出一片安全空地。

黎易应声而动,[怒神附体],金光灿烂。狂暴的怒吼声由远及近,天神一跃而至李未济身边。

第三排哈克蛙正待放箭,嘣嘣两声巨响,怒神两记勾拳好比铁锤,正面两只蛙人交叉飞出,宛如流星向旁边撞去。这些蛙人原本就排成直线,此时受到巨力冲击,整个第三排顿时失去战斗力。

如此炮制,第四排的哈克蛙顷刻间倒地不起。

黎易第三次出拳,雷庭万钧的力气横扫出去,然而哈克蛙们已经看破他的攻击方式,齐齐后跳同时吹出箭筒中的毒物。

李未济和黎易同时向前翻滚,躲开所有箭矢,暂无大碍。两人对视一眼,倚背而立,李未济反向冲至第一排,避开第一排和第二排射出的第二轮箭雨,同声高呼顾含章的名字,示意她依计行事。

顾含章冲出屏风,步枪射击地面利用反作用力落入战场,她躲在黎易的金身后面向第六排哈克蛙丢出[空投补给],却听背后箭声咻咻,下意识向前翻滚而出,等她滚到一半时才意识到自己过于紧张侧滚早了,等箭矢飞到时翻滚无敌的效果正好结束,自己必死无疑。

顾含章悔恨自己怎会如此轻举妄动,脑中快速想着补救的办法。然而,她终究太过紧张,翻滚结束后,想要补救过错的无敌技能[S型药剂]未没按预想使出,二十根毒箭齐头并进。

“我先走了。”

有声音溜进耳朵,顾含章只觉得被人推了一把,跌倒在地。

回头寻望,眼前趴着一只刺猬。

白光闪过,箭矢散落一地。

李未济,死。

“别愣着,我的怒神还有两秒。”

黎易用言语唤醒走神的顾含章,她从地上爬起贴着黎易的后腰连续向前方开出五枪。

五颗子弹飞向第六排被[空投补给]炮台缠住的哈克蛙,顾含章换出手雷包,向身后一股脑丢出四种属性十二颗手雷,手雷炸得废墟土地烟尘四起。

听到爆炸声的坚冰至探出屏风,他锁定第二排正中间的那只哈克蛙使用[顺手牵羊],伟大的偷窥技能瞬间将坚冰至和他手中的铁笼送至战场。

不等身边的哈克蛙有任何反应,坚冰至拎起铁笼快速向前旋转起来,无数刀刃从他袖口飞出。

[匕首风暴],技巧类技能。不停旋转,反射投射物并投掷飞刀,便附近的敌人残废、流血。旋转时获得双倍移动速度并闪避攻击。持续时间4秒。组合终结技:旋风。

四秒内,哈克蛙射出的毒箭如数奉还,坚冰至借机移动到黎易身前,为他和顾含章挡下第七第八第九排吹出的毒矢。

旋转停止,坚冰至将铁笼护在身后,[暗影疾步]跨过第十排哈克蛙逃出生天。

“顾,快。”

离开方阵的坚冰至立刻提醒顾含章保命,顾含章收起手雷换出步枪,再次轰击地面依靠[跳跃射击]的反作用力弹向坚冰至所在位置。

[跳跃射击]的弹射并没有带闪避效果,十四根毒箭呈扇形如附骨之蛇不依不舍,早已结束怒神状态的黎易连续三次飞踢赶到她落地位置。

待顾含章落地,黎易效仿李未济将她推至一边,笑道:“我也走了。”

坚冰至见状毫不迟疑,连续两次向前侧滚滑下废墟坡道,顺利完成任务。

顾含章神情恍惚,这就是战友情吗?

迷糊间,五道流矢从天落下,直奔她双目而去,她本能闭目却又想起李未济让他尽量活下去的安排,强行睁开双眼。

[过载射击],实施强力轰击,震退自身并击飞敌人,同时移除限制移动的症状。

总是嫌弃这个技能会震退自己,所以顾含章从未想过要使用它,现在是时候用了。

空谷绝响的步枪声在废墟倒塌的石柱上来回荡漾,炸膛的力量将跌在地上顾含章震出两米远。

粗糙的石块与娇嫩的后背愉快摩擦,百分百的反馈让绑在十字架上的她垂首滴泪。

“我没死。”顾含章在队伍频道骄傲地说。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