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六十九章.述旧事鼠城疑云散 做抉择勇闯混沌墟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李未济应该是死了。

鲜血喷到黎易脸上,眼眶周围的烙印被烫得发红。

怒神浩荡,诸邪避退。

直接而猛烈的拳头敲碎偷袭者爪子,碎瓶落地脆响,偷袭者却不叫不惊,它快速拾起断掉的爪子隐没在阴影中,坚冰至[暗影疾步]追踪而去。

“你。该死。”

双目染血的巨像拎起斯克鼠王子尾巴,王子无力地挣扎着,吱吱乱叫。

鼠兵们没想到反转来得这么快,它们手中的破铜烂铁在神威面前毫无作用。

老鼠怎敢直撄神的怒火。

倒悬的王子惊恐无比,它拼命伸直身体想要抱住眼前的柱子。从头部到尾部,所有筋骨都在努力,像块风干发硬的老腊肉。

黎易便想帮它一把,只要轻轻一甩,老鼠脑袋定会和石柱亲密接触,结局无非是脑浆崩流或身首异处。

怒神这么想,便这么做了。

粗大的手臂挥舞起来,他决定转三圈再把这只可恶的老鼠甩出去,那样肯定能听到特别大的死亡的回响。

“别杀他。”倒地的李未济突然爬起来。

巨像的手臂垂下,王子逃过一劫。

“你没死?”

“我应该是死了。”

李未济回答着黎易的问题,抽出长弓瞄准王子,逼问道:“为什么?”

吓傻的王子躲到石柱后面,他露出半个脑袋疯狂摆手说:“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一定是混沌鼠……”

坚冰至折身返回,微微摇头道:“没追上。”

高大的金色巨神走近斯克鼠王子,喝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子再次发出国王的声音:“各位勇士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具体情况我们面谈。”

黎易看向李未济,李未济收起弓箭点头同意。

“带路。”变回原形的黎易一脚踢在王子屁股上。

小小意外重新激活三人的游戏兴趣,斯克鼠城显然另有隐情。

他们跟在王子身后七嘴八舌讨论起来,最核心的问题只有一个,李未济为什么能原地复活。

黎易说:“你明明倒下了,血喷得到处都是,怎么就突然复活了呢?”

别说黎易了,亲历者李未济同样想不明白,他说:“当时我只觉得脖子一凉,我以为我死了,可是倒地之后我的意识还是清楚的,我拼命按住伤口,然后莫名其妙就好了。”

“濒死状态。”坚冰至突然发声。

“什么?”两兄弟同时反问。

坚冰至确定道:“一定是濒死状态。我听人说起过,达到某种条件的时候,只要不是秒杀伤害,当玩家倒下时,游戏会给玩家一小段自救时间。”

“哪有这种设定,我们杀审讯团的时候,怎么没见人濒死过。”黎易显然不相信,“你不懂别瞎说。”

坚冰至反驳道:“她说的话肯定不会错。”

“他是神?”

“不是。”

“是人都会出错。”

“她不一样。游戏的事,她绝对不会错。”

“切。老济都有出错的时候。”

“老济的游戏水平比她差远了。”

“怎么可能,我就没见过有人玩游戏比老济厉害。”

两人激烈地吵起来,李未济反倒冷静下来,坚冰至的话提醒了他,有人或许真的可以解答这个疑问,可是现在根本联系不上她,想问也无从问起。

“行了。别闹。”李未济制止扭打在一处的两人,“如果真是游戏设定,以后还有的是机会验证。”

“哼,不跟你一般见识。”黎易甩甩胳膊,像个小孩子一样对坚冰至吐舌头。

坚冰至哭笑不得,刚才还说李未济没长大,现在看来有老婆的黎易也没长大啊。

看似性格完全不同的两人能当朋友,果然有其本质原因。

跟着王子走过烂泥塘,踏上青石路,终于回到光华万丈的大殿。

四下无人,原本的热闹消失殆尽,唯有宝座上的国王和缓缓转动的唱片机在灯火的映衬下倍显孤寂。

“父亲大人,他们来了。”

王子小声禀告着,肥硕的鼠王微微睁开眼按下唱片机的暂停键。

“要从哪说起呢?”鼠王的声音从他肚皮往外扩散,“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斯提克塔,是这座蚁丘的王。”

“蚁丘?”

“这里原本是远古阿苏拉的研究场所,不知道何故遭到废弃,整体构造像是蚂蚁的巢穴,所以我们管这里叫蚁丘。我带着族人逃到这里,做了点微小的改建工作。”斯提克塔国王平静地讲述着,“这八年来,我们繁衍生息,族群越来越庞大,我们的智慧与力量也与日俱增。”

李未济又抓到一个关键信息,八年前正好是灵宝的七岁生日,回想起全息投影里灵宝说过的话,他断定眼前的斯克鼠就是与灵宝共同接受过巨龙魔法辐射的种群。

“然而,万事皆有意外。灵宝离开的那年,北面的奇术新星反应堆爆炸,无数碎片纷落而至。”

灵宝离开的那年?又一个信息点,李未济当然不会放过,他打断国王的讲述问道:“你的意思是,灵宝曾经来过这里?”

“是的,他来过。他来报仇的,报我偷走血石的仇。”斯提克塔缓慢地摇着头仿佛不愿意回想起这段往事,但最终他还是说了出来:“那时候我被灵宝的父母囚禁,他们用血石辐射我,我觉得自己产生了一些变化,但当时的我还没有足够的智慧去理解这种变化。直到灵宝也被他父母拿来做实验,我们同吃同睡,他教我识字教我永恒炼金术的奥秘,我教他关于群集智慧的关键。就这样,我们建立了浑厚的友谊。可是那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带着族人逃跑了,还偷走了那块血石。”

李未济眨眨眼,他大概猜到了剧情,装模作样问道:“失去血石能量,灵宝的大脑并没有开发完全,所以他恨你们偷走了血石、偷走了他进化的机会,对吗?”

斯提克塔国王沉默片刻,点头道:“他是这样对我说的。五年前,他气冲冲闯了进来,他质问我为什么要盗走他与永恒炼金术的连接,可我并不懂他在说什么。后来,他注意到蚁丘的发展规模,他不敢相信我们这些老鼠能创造如此辉煌的成就。

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他很快就放下仇恨与我们结盟,然后参与到蚁丘的建设当中。困住你们的机关就是他的杰出设计之一。

在他的帮助下,我们重新规划了城市防御与治理方案,他还用血石的力量打造了这台可以收听整个蚁丘声音的唱片机,利用这台机器,我能倾听到每只老鼠的声音,甚至还能和他们进行精神交流。这台机器显著提升了我们群体智慧的力量,蚁丘的发展越来越好。”

“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奇术新星反应堆是怎么回事?”

斯提克塔国王拈动鼠须,叹息道:“一切本该向更美好的情况发展。三年前,我有了自己的孩子,灵宝前来道贺,带了很多很多礼物和书籍。我们喝得酩酊大醉,欣赏月亮的时候他说他要离开度量领域,他要去寻找分散在世界各地的血石。我就祝他好运,然后问他:你这么渴望血石,为什么不夺走我手中的这颗呢?”

李未济同样也想知道答案,他迫切问道:“他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他真的很想很想,可是看到我们的发展欣欣向荣,他又突然很不舍,因为有人教他要懂得慈悲。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肯定是个女孩吧。”

听到国王的这番话,三人不由自主想到了鲁比。

国王接着说道:“灵宝当时笑得很甜,我很少见到他笑。他说原本想用大水把我们全淹死,但他想起与我共同生活的那段岁月,他决定进来跟我道别,没想到却看到一片热闹的生活景象——他无比憧憬的生活景象——他心软了。就是因为这一心软,他才决定放下仇恨,与我们共同建设全新的生活。说真的,那两年真是我这一生最值得回味的日子。”

与昔日旧友重归于好,家园种群大规模发展,还娶妻生子,这的确是值得回味。

李未济和黎易对视一眼,两人都情不自禁想起扶持互助的那段日子。

坚冰至也跟着出神,脑子里全是哥哥的身影。

“可惜,他要走了。他要完成最伟大的追求,他要探究永恒炼金术的本质。”斯克鼠国王眯起眼,“我当然无比支持他的决定,我要把血石送给他,但他无论如何都不肯收下。他说:这块石头是你们安身立命的本钱,一定要保护好。石在,发展就在。我明白这个道理,便不再强求。我问他打算去哪里,他说要先回拉塔索姆取得斯奈夫奖。我问他有把握吗,他嚣张地说X魔像原型机战无不胜。”

李未济插话道:“他有说要得到斯奈夫奖的原因吗?”

国王回忆了一下,答道:“可能是为了斯奈夫的遗产吧。具体原因他没有说。平时闲聊的时候,他总会时不时提起斯奈夫,每当说起斯奈夫时他崇拜的表情总是丝毫不加隐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魔像师,命运之刃的领袖,卓加的导师,最有可能杀死巨龙的伟人,种种称号一经提起就让人热血沸腾。他说斯奈夫没有死的话,肯定会改变世界的格局,他也想成为改变世界格局的人。”

联系到灵宝的所作所为,李未济点头道:“他的确有这样的能力。”

国王笑道:“当然,当然,他一定有。那晚我们说了很多话,喝了很多酒,等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手边只有他留下的一张地图和几块按我样子做的饼干。地图上标记着他的实验室,应该是留给我的纪念。至于饼干……”

深吸一口气,国王笑着哽咽道:“那年我们说好的,把对方的样子捏成饼干,想对方的时候就吃一块,没想到我逃走了,他却还记得。”

摇摇头,这位肥硕的国王扶着宝座站直说道:“我把地图和饼干收藏起来,祝福他一切顺利。然后不幸的事就发生了,天降横灾,阿苏拉研究的反应堆爆炸,混沌碎片四溅。

和平制造者认为是审讯团搞的破坏,审讯团却矢口否认,两方在我的领地上大打出手。我们不得不封闭所有入口,重新回归地下生活。

可是灾难是逃避不了的。

由秘法议会出面调集,审讯团与和平制造者中止争端,他们悄然离去,却将残骸弃之不顾。残留的混沌碎片洒得到处都是,污染了这里的环境。我当时并不知晓这种材料的魔力,贸然带着族人回到地表。这些碎片蕴含的能量开始腐蚀族人的心智,他们痴迷于这种能量,贪婪地收集混沌碎片,整个族群变得毫无生气。

我用尽心力拨乱反正,总算带着大批族人回归正常生活。可是依然有一小批执迷不悟的族人,他们把混沌碎片聚集在一起仿造奇术新星反应堆建立了一个更黑暗的国度,我们称之为混沌鼠国,我无辜的妻子便死在它们手上。

这三年来,我既是国王,又是孩子的父亲和母亲,种种事情弄得我心力交瘁。但我又是幸福的,因为我的孩子非常健康,他从小就表现出非凡的智慧,我确定他一定可以超越我成为更伟大的领导者。我便教导他知识,告诉他各种天下奇闻,尤其是灵宝的种种事迹,我希望他能像灵宝那样心怀世界。但我万万没想到,他会偷走地图……”

乖乖站在一旁的小王子不满道:“灵宝叔叔就是我的偶像,我只是想看看他的实验室。”

说到这里,三人总算明白过来,小王子之所以离开蚁丘很大程度就是受灵宝的事迹影响,他想追寻灵宝的足迹。

“小王子的生日是几号?”李未济突然问道。

“犬子生于1323年1月28号。”

李未济捶打手心哎道:“果然如此。”说完话,他双手一合拿出更多的鼠状饼干道:“这是我在灵宝实验室找到的东西,锁住这东西的密码正好是小王子的生日,应该是特意为小王子准备的。”

国王接过饼干,久久无言。

小王子不敢相信问道:“灵宝叔叔给我准备的礼物?”

李未济点头说道:“礼物盒就摆在控制室最显眼的地方,盒盖上刻着‘生日快乐’。我之前以为这是审讯团研究你们身体结构之后的黑暗发明,没想到竟然是生日礼物。我们就是吃了这种饼干才变成你们的样子。”

“兄弟!”斯克鼠国王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我想你了。”

因为想你,所以想要变成你的样子。

这或许就是灵宝发明变身饼干的本意吧。

三人安静地看着,趁着这点时间,李未济快速整理着思路。

忙到现在,斯克鼠城的事件,总算有个大概的眉目了。

现在看来,之前对这个副本的总结并没有错,副本的主题果然是竞争。

每个群体都有自己的竞争对象,而蚁丘的竞争对象自然是混沌鼠国。

推测没错的话,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帮助国王打败混沌鼠国。

可是事件发展至今,灵宝与朵拉之间的秘密依然没有解开。

这一路帮助哈克蛙,通关游乐园,为的不就是挖掘两人的深度关联吗?

难道要在帮助国王打败混沌鼠国之后才有线索?

带着这个疑问,李未济将视线重新聚集在国王身上。

游戏里并没有过度渲染国王和灵宝的友谊,跪着的国王很快恢复常态,他擦干眼泪对三人说道:“发现小王子失踪后,我立刻发布悬赏命人寻找,但应召的勇士都有去无回。幸好你们把他救回来了,而且你们还是灵宝的朋友,可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吧。”

话说到这里,李未济终于有机会问问身份被识破的事情。

无缘无故落入陷阱还被酸水烧得遍体鳞伤,总得有个说法吧。

“王子殿下,我们救了你,而且我们的外形没有改变,你是怎么发现破绽的呢?”

小王子思路清晰地回答道:“有两点。你们变了身,味道也和我们一致,所以最开始我并没有怀疑你们。等回到城中之后,群集智慧让我想到了更多细节,我的嗅觉记忆中并没有你们的味道。而且,没人敢盯着父王的宝座看那么久。凭这两点,我就断定你们是假冒的,但你们毕竟救过我的性命,所以我只好把你们骗进陷阱里。直到你们两个显露阿苏拉真身,我才决定释放酸液腐蚀你们。”

坚冰至察觉到王子最后一句话里微妙的情绪,问道:“你很恨阿苏拉吗?”

小王子怒道:“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人,抢叔叔的图纸,抄袭叔叔的创意,还杀了叔叔的爹妈。”

李未济心生后怕,幸好自己认出血石联想到此事可能和灵宝和巨龙魔法有关,要不然小王子绝对不可能留手。

他正想说阿苏拉中也有好人,谁知道小王子话锋一转:“三位与灵宝叔叔的关系非同一般,又机缘巧合出现在这里,我料想这必定是永恒炼金术早已计算好的结果。现在蚁丘岌岌可危,我们与混沌鼠的矛盾越来越激烈,今天他们竟敢正面刺杀,日后只怕会变本加厉,小侄在此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三位叔叔施以援手,助我鼠城一臂之力。”

此番老成恳切的请求与先前在怒神拳下瑟瑟发抖判若两人,李未济没想到任务会由小王子发出,一愣神被黎易抢话道:“包在我们身上了。”

斯提克塔国王欣喜道:“有三位相助,我们捣毁混沌碎片反应堆的计划一定可以实现。”

游戏提示:「听取斯提克塔国王的作战计划,选择进攻方案,捣毁混沌碎片反应堆,瓦解混沌鼠国。」

三人同时收到提示,李未济接话道:“陛下要我们做什么?”

斯提克塔国王拿出简易军事地图,指着一团漆黑的位置说道:“这就是混沌鼠国的入口,哨岗只接受被混沌能量辐射过斯克鼠进入,所以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混入其中。经过大家商议,我们认为有三种方法可以混进去。

其一,接受少量混沌材料辐射,材料气味幽长可以保证你们在捣毁反应堆之前不被任何人发现,但你们的意识会间歇性模糊很容易不受自己控制。

其二,用绿色染料和微量混沌材料进行伪装,可以完全保持清醒,但气味并不足以掩盖本味,除了骗骗哨岗之外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可能。

其三,打进去,如果自认战无不胜,那就一路打进去。”

在不知道对方实力的情况下,好像哪个方案都有很大地风险。

“对方有多少兵力呢?”李未济问出关键。

小王子答道:“半个月前是110只。”

“那现在呢?”

“不知道。经过混沌辐射,他们的生命周期与我们大大不同,现在真的不清楚有多少兵力。”

李未济凌乱了,他又问:“那斯克鼠的正常生命周期是什么样的呢?”

小王子解释道:“正常情况,斯克鼠的一天大约等于你们的34.5天。”

黎易惊讶道:“我靠,那你岂不是一百多岁了。”

“呃。受血石影响,我们的智力水平比其他种群要高很多,生长周期也更长,按人类的时间计算,我大概10岁。”

“受混沌材料辐射的那群呢?”

“不知道。”小王子明确回答,“他们建国时应该有140只,后来我们每隔半年做一次数据统计,第一次统计有320只,第二次统计有130只,第三次是310只,第四次是120只,第五次是300只,第六次就是半个月前统计的有110只。从数字分布来看好像很有规律,但这个规律以半年为周期,所以最近半个月内它们的数量是增是减,我们无法得知。”

小王子说得没错,这么粗糙的统计数据毫无作用。

看来游戏故意不让玩家知道对方的兵力,强迫玩家在情况不明时做选择。

三种方案摆在面前,李未济不敢擅自决断,黎易大手一挥接过军事地图道:“打进去吧。”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