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六十七章.事件完成鼠城领赏 剧情重现疑云密布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李未济想破头也想不出来的密码被顾含章和坚冰至轻松解开,这让他大惊奇。

好奇心驱使,他在队伍频道缠着两人说出解谜过程,但顾含章却借口说有人来救她,所以暂时不方便聊天直接挂断了通讯。

他只好睁斯克鼠凸出的小眼睛,笑容满面看着坚冰至。

坚冰至被这个貌似可爱的表情恶心得不行,摇头道:“有话好好说,别卖贱。”

李未济收起卖萌的恶心神态,直接问道:“你是怎么破解密码的?”

坚冰至立在铁笼旁,托腮说道:“你知道English吗?”

李未济点头道:“知道。我出生前两年被废弃的人类语种,我还用翻译器看过这种语言的著作呢,可惜从来没有学习过。密码跟这种语言有关吗?”

坚冰至嗯了一声,说道:“虽然【深蓝】废弃了这种语言,但这种语言的文化并没有立即断绝,现如今依然有少量人群懂得这种语言。”

李未济反应过来,问道:“这么说,你懂?”

坚冰至微微点头,笑道:“小时候,我爷爷教过。巧的是,爷爷教我的第一个词正好是铁笼的密码。”

“什么词?”

“HOME。”

“烘?”李未济听到陌生的发音,“烘谁?”

“H–O–M–E,Home,家的意思。”

“喔。”李未济恍然大悟,游戏提示里正好回家的提示。

“然后呢,这个词和数字有什么关系?”他还是没明白词汇与数字的关联。

“A,B,C,D,E,F,G……”坚冰至用力地咬出每个音节,他念得很深情,也不知道是想起了爷爷还是太久太久没念过这些音节。

李未济认真听完坚冰至朗诵,同时也明白了字母与数字的关联。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种语言的发音,但这不妨碍他快速识别出H–O–M–E的音节。

H是第8位,O是第15位,M是第13位,E是第5位。

密码正好是815135。

李未济看着坚冰至,心想:“怪不得履霜会用这个任务当诱饵,原本他也能解开密码。”爷爷教弟弟的知识,自然也会教哥哥。

“有空教教我啊。”他对坚冰至说,“来,让开,把笼子里的老鼠放出来。”

坚冰至手肘离开铁笼,李未济小心翼翼掀开铁盖,两只肮脏的鼠爪迫不及待伸了出来,险些戮到他的眼睛。

本能的避开眼前之物,铁笼嘣的一下倒地,一道黑影快速向北面跑去。

不等李未济招呼,坚冰至[暗影疾步]瞬移到黑影前方,一把拽住了黑影的尾巴。

黑影吱吱吱地叫唤,根本不知道它在说什么。

李未济和黎易赶了上来,李未济说:“放开它,跟着它跑。”

坚冰至撒手,大老鼠却没有逃跑。它回过头轻轻嗅了三人几下,又用胡须轻扫三人的脸庞,确认三人是同类后又一次吱吱吱叫唤着,依然不知道它在说什么。

这只鼠人见同类没回应自己的声音,有点急气败坏,又有点无可奈何。它原地跺脚,然后以不快不慢的速度继续向北跑去。

李未济三人紧紧哏着半步也不敢放松,不稍多久,三人便跟着鼠人来到一处地洞入口,鼠人轻而易举钻入地洞消失不见。

“跟上。”

李未济率先跳进洞里,漫长的地下通道异常平滑,他在高低不平的隧道里起起落落,体验了把旱地激流涌进的乐趣。

黎易和坚冰至听到他快乐的叫声,完全无法理解。

“你朋友是不是没长大?”平静的坚冰至面无表情。

波澜不惊的黎易回答说:“他没老婆。”

坚冰至吐槽道:“这跟有没有老婆无关。我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好像从来没玩过滑梯一样。”

“我就是没玩过啊。”平安落地的李未济听到两人谈话,“没玩过滑梯不丢人吧。”

的确不丢人,世间奇妙的事物太多,不可能样样都体验过,比如说五百只斯克鼠夹道欢迎你,绝对平生罕见。

作为群集智慧动物,大量斯克鼠汇聚一处时,它们的种种能力展露无遗。最直观地表现莫过于语言,原本吱吱吱的乱叫现在清晰可辨出是三人熟悉的词汇。

五百只斯克鼠列立两旁,道路的尽头是身形更加庞大的鼠王。头戴碎玻璃和破贝壳串成的皇冠,脖子上缠着金黄的丝线,丝线上吊着十五颗浑圆的珍珠,地洞里的火把照耀着这些饰物,从远处看,它好似一团火光。

肥壮的鼠王张开双臂欢迎进入地下世界的来客,李未济满怀好奇走在鼠道中,眼睛乱转打量着这个一眼看不到边的巨大鼠城。

和大多数地底生物不同,斯克鼠有明显的城市规划,随处可见的排水沟最能说明问题。

作为城市的良心,排水沟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居民生活质量的好坏。从林立的排水沟来看,这群老鼠的生活质量出人意料地好,但道路旁边随意堆放的垃圾堆好像并不认同李未济的看法。

走过欢迎长道,鼠王紧紧将三人搂进怀里,亲切地说道:“勇士,感谢你们英勇无畏的付出。”

李未济呼吸着鼠王柔顺皮毛里的浓重的体味,怒而不言,强迫自己忍受。

反而坚冰至倒好像很能接受这种设定,只是微微皱眉,没有任何不适。

最不当一回事的就属黎易了,他常年杀猪,对这种味道习以为常,丝毫不觉得有半点难闻,甚至还夸奖鼠王的毛发光泽亮丽。

鼠王被黎易夸奖得胡须乱抖,肥硕的肚子更是抖起了浪花。

可是这三人哪里知道,游戏设定斯克鼠们非常爱戴他们的君主,能被君主拥抱是天大的荣幸。如果不是黎易的习以为常和夸奖,鼠王就会识破他们的伪装并咬死他们。

幸运值高的黎易不知不觉中救了他们一命。

“诸位勇士,你们勇闯敌营救出王子殿下,我也要兑现诺言封赏你们。”

亮如光火的鼠王指挥着小鼠们端上一盘又一盘被红布盖住的赏赐,这些赏赐依次陈列将李未济三人包围,他三人好像长在红花中的嫩芯,荣光无限。

“这场面……”李未济赞叹道,“竟然做出《红牡丹》的奔放与富贵,设计师没少用心啊。”

黎易和坚冰至并不懂,他们只觉得这么多奖励放摆成花状,有点眼晕。

“挑一份吧。”

鼠王的话像一盆冰水浇在黎易头上,还以为这些东西全是奖品呢,没想到只能挑一份。他愤愤不平随意挑开脚下一盘奖品的红布,盘中放着两颗吃剩下的果核,灰不拉几,看起来一文不值。

李未济也指了一个盘子,小鼠掀开绒布露出一条断成三节的腰带,从来没捡过好东西的他倒是心平气和接受了。

最后一个开奖的坚冰至,他得到的是一堆沙子。

就这样,做了一个看起来超级难的任务,得到一堆垃圾,三人齐齐无语。

斯克鼠王爽朗的笑声响起:“跟各位勇士开个玩笑,真正的庆功宴马上开始。”

热闹的音乐响起,三人齐刷刷向音乐来源看去,一团血红色的球状物质散发出扭曲空间的气息。

李未济脱口而出:“血石。”

被火把照亮的地下巢穴里,各色亮晶晶的废弃物品堆积成国王的宝座,宝座的左扶手正是一部唱片机,古典而美丽的造型让它与宝座其他部位格格不入,更引人注目的当然是唱片机底座镶嵌的那颗拇指大的球状血石。

李未济一眼就能认出那是血石,自从灵宝用那台机器在他掌心打上双鱼烙印之后,他掌中的迷雾空间总会源源不断产生血红色的粉末。

这些粉末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而且极其细微,一开始他并必留意,直到掌心内有明显的红色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成了血石制造机。

说是血石制造机也不尽然,因为掌心中的粉末虽然无时无刻不在增长,但其体积之小肉眼难以观测,这二十几天凝结的血石也不过一拈而已。幸亏有这一拈粉末,否则之前打X魔像原型机时又怎能请动传奇NPC卓加出手相助。

李未济也试图研究过掌心的血石粉尘,但他对这个游戏背景故事晓之甚少,除去知道这种粉末富含魔法之外,其他的几乎一窍不通。不过,这些日子的研究倒是培养了他对血石的敏感,所以他才能一眼认出唱片机底座镶嵌的饰物。

拇指般粗大的石头,就这样明晃晃摆在众人面前,李未济不禁联想到卓加看见血石时迫切的眼神,暗道:“这要是让卓加知道,还不得屠光斯克鼠城。”

这个念头飞速而过,他隐约抓住了什么,目不转睛盯着唱片机看了起来。

斯克鼠国王发现了他的异态,自己的子民竟敢觊觎自己的王座,这让国王极为不满。可是念在这位勇士拯救王子的份上,国王没有当场翻脸,只是走到他身前用庞大的身躯挡住他的视线。

眼前景物由红变灰,李未济回过神来,自知失态的他赶紧谦卑地低头以示恭敬。

热闹的音乐停止,斯克鼠国王感受到子民的敬意,当即不再计较他的失礼。

“城中的子民们。”斯克鼠国王抖了抖身后的红色披风,“让我们把最热烈的尖叫送给这三位勇士。”

国王的话音落下,五百只斯克鼠高频振荡波一样的叫声响起,鼠城中缓缓水流都为之一滞。

黎易和坚冰至都降低了游戏反馈,一脸轻松,并无异样。

可李未济显然受不了频率这么高的声音,一股恶心感冲上脑门。游戏舱里的他胃里翻腾,终究还是吐了出来,清洁机制立刻启动,呕吐物一丝不漏通过黄色管道排出,温和的洁净液体冲刷口鼻,营养液重新注入给他提供能量支撑,游戏中的他快速好转。

斯克鼠王继续说着鼓舞人心的场面话,灯火辉煌的鼠城被尖叫与躁动包裹。

酒水,舞蹈,音乐,亮晶晶。

黎易和坚冰坚投入其中,与斯克鼠们打成一片,玩得不知道有多开心。

李未济却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饼干的变身时间就要到了,他必须在这之前问出自己想要情报。

“被审讯团抓去做研究的老鼠竟然是国王的儿子。”李未济鼠眼乱窜试图在鼠群中找到王子殿下的身影,“也不知道能问出什么来。”

锁定王子殿下的身影,他顺手拿了杯不知道馊没馊的葡萄酒单刀直入。

“殿下,很高兴您平安无事。”李未济端起酒杯致敬。

王子停止扭动,他认出这是拯救自己的英雄,回敬道:“是你们英勇无畏的付出才有了此时此刻的欢愉,我要聘请你当我的贴身侍卫。”

李未济谢过好意,他可不是来当侍卫的,但要怎么说才能问出王子殿下的遭遇呢,眼下这么热闹的气氛似乎不适合问这么丧气的话题。

游戏设计者似乎考虑到这种情况,就在李未济犹豫着如何提问的时候,王子殿下自故自说起话来:“如果不是你们,我肯定会被那群阿苏拉抽干血。”

非常好的突破口,李未济顺嘴搭音道:“可恶的审讯团,总是拿我们做试验,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征服他们的土地,奴役他们的子嗣。”

王子嘿嘿笑道:“想要征服就必须有足够的力量,我们的力量太柔弱,我们的智慧太浅薄,我听说北方雪境的克丹们拥有远古的智慧,真想去见识一下啊,可惜父王安于此地不肯搬迁。”

没等李未济搭话,王子又说:“本来我这次偷跑出去,就是想看看外面广阔的天空,没想到才离开家没多远就遭遇到审讯团的袭击,他们杀了我的护卫,又把囚禁在铁笼中当成实验品……”

斯克鼠王子慢慢说着他的经历,李未济脑海中徐徐展开一段段画面。不是他想象的画面,是游戏强制播放的剧情动画,黎易、坚冰至和顾含章也都接收到这些画面。

两年前,一群审讯团偶然发现了灵宝设计的游乐园,他们煞费苦心才打通“与水同乐”的小游戏进入休息室。当时的休息室远比现在复杂,各种操作台齐全,以至于这群审讯团把休息室当成了主控室使用。

审讯团成员在此休养并且着手反编译灵宝的设计,他们从灵宝天才般的想法中汲取营养改进自己的理论,最终掌握了除“与我同乐”大门外其他四门的技术与通关方法。

这群审讯团利用改进后的技术快速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但谁都没发现他们的秘密。

再往后,他们试着破解“与我同乐”这扇大门,研究取得了一点点进展,想突破却无比艰难,因为灵宝留下的程序中透露这道大门使用的技术与斯克鼠群集智慧有关。

为了获得更伟大的技术,这群审讯团便想捕捉斯克鼠加以研究,但度量领域的几大斯克鼠城防守都很严密,小心谨慎的斯克鼠向来是成群结队出入,想要捕捉它们是极为困难的。研究进度一拖再拖。

直到一个月前,三名审讯团成员在渔夫海湾附近观察蛇妖,他们意外发现渔夫海湾北面竟然还隐藏着一批斯克鼠,而且这群斯克鼠的行为模式比其他族群要更先进很多。

喜出望外的三名成员回到游乐园汇报情况,众多审讯团聚集在一起商量着诱捕斯克鼠的计划。他们的诱捕方案画了几百页纸,还没等具体实施就碰见了想要出门见天地的王子殿下。

年轻的王子殿下只带了四个随从以确保群集智慧不会消失,它们刚才走出地洞还没来得及看看头顶的月亮就被审讯团成员围得水泄不通。

大获全胜的审讯团将王子和随从带回休息室,可怕的科学疯子用能想到的所有手段探测他们的身体反应,斯克鼠们遭遇了许多非人的待遇。

长达二十多天的身心折磨让五只斯克鼠逐渐失去反抗意识,他们用仅剩的理智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四名随从自杀了。

没有同伴,王子的智力水平急剧下降,他丧失了一切智慧生物的特征,变得和普通的老鼠无异,审讯团再也无法从他身上得到有用的信息。

就在玩家们进入这个副本的时候,常年游走在道德边缘的审讯团开始投票决定王子的生死,最终25:24,王子的死刑确定下来。

水,电,铁笼。

有这三样就可以设计出不用亲自动手就能杀死人的机关,审讯团们布置好一切,然后带着所有研究数据离开游乐园。

水一点点蔓延,电火花微微溅射,谁都能猜到水与电碰撞后的结局。

画面一转,李未济看到履霜和审讯团玩家绑着一大堆阿苏拉闯入游乐园,他们把这堆矮子强硬塞进火水电土四个门中,然后带着自己人走进“与我同乐”大门,在他的指导下,一百多人避开所有机关竟然不费一兵一卒快速通关得胜,好像这机关就是他设计的一样。

履霜进去休息室第一眼就发现铁笼所在,他立刻阻止了惨案的发生。

斯克鼠王子对李未济说:“我亲耳听到为首的那人说‘奇怪,怎么那些审讯团的人都不见了?’,我以为他是来救我的,可是他打开笼子看了一眼就把我重新关了起来,还特意加了把铁锁。”

听到这里李未济才明白过来,原来铁笼上的密码锁不是初始设计而是履霜安排的,为了确保玩家能解开密码才不得不给出额外提示。

“就这样,我成了他的战利品。他带着我走进那面奇怪的光,我只觉得自己被拍扁了,像张纸。一眨眼工夫,我又饱满得像个气球,只是铁笼太重,就边气球也无法飘起来。”斯克鼠王子陈述着自己的感受,“他把我丢在一旁,掏出一本书翻看,看了没几页就在噼里啪啦敲打着房间里的那些按钮,然后我就听到有声音说他取得了游乐园最高权限。”

王子的讲述没有停顿,动画继续上演。

履霜组织队友共同搭建X魔像原型机。

履霜策划与和平制造者的战斗方案。

履霜绘制绑架布洛普的道具绳索。

主控室突然空无一人。

履霜复活回来了,他的队友抓住了布洛普。

履霜用酷刑逼迫布洛普交出研究资料。

履霜的队友给他带来了坚石哈克蛙的体液。

履霜利用布洛普的研究加上灵宝改进的催眠配方以及坚石哈克蛙的体液配制出能控制坚石哈克蛙的药剂。

主控室再次空无一人。

“他们走了很久,不知道去了哪里。”王子喝掉李未济递来的酒,“等他们回来之后,这群阿苏拉搬空了游乐园能带走的一切,唯独把我留了下来。

主控室漆黑一片,我独自在铁笼里,刚庆幸自己没被电死,又害怕会活活饿死。幸好你们来了,聪明勇敢的英雄,你们不但解开了铁锁还带我逃出那些蛙人的毒手,真的万分感谢。”

王子说着感激的话,酒精入喉,难掩其后怕。

李未济能理解这种害怕,变身成斯克鼠之后,没有半点防御力,随便一击都能要了他的命,他太明白这种胆战心惊活着的感觉。

不仅是他,身在任务中其他三人同样如此。尤其是顾含章,她现在一边看着动画一边联想到自己被挂在铁钩上,虽然知道这是在游戏中,却依然时不时探头向外看。看蛇妖有没有杀自己的打算,看李未济说的救兵何时才能来。

等剧情动画播放完毕,王子的讲述也告一段落,他放下酒杯对李未济说道:“勇者,你和队友千辛万苦才救我出困境,虽然父王给了你们赏赐,但我怎敢忘记你们的恩德,到我房间来,我有些礼物要送给你们。”

王子走在前面,李未济走在后面,黎易和坚冰至快走几步来到队友身边,三人有说有笑地等着真正的任务奖励。

斯克鼠国王将一切看在眼里,颔首微笑。

“我记得你们一共有四位,还有一位呢?”王子回头问道。

李未济解释说:“我们的朋友出了点小小的意外,她现没能回到城中。”

王子喔了一声,没再说话,转身走进拐角阴影里。

李未济三人想也没想跟了上去,一脚踩空,落入不深不浅斯克鼠无法爬出的陷阱里。

突然的意外事故让三人无比惊慌,素来冷静的李未济也不由自主握紧拳头。

“艹尼玛,陷害老子,日尼玛卖批。”黎易举着单手剑骂了起来,他的骂声并没有被静音,显然是游戏允许的内容。

“狗日的卖玛批,这些老鼠阴得很。”黎易用剑劈砍陷阱四周的墙壁,滑不溜手,剑过不留痕。

坚冰至试着用暗影疾步瞬移出去,但游戏提示他没有相关路径,无法到达目的地,他亦气急败坏骂了几句脏话,但发音方式很诡异,李未济和黎易都没有听懂。

虽然没听懂队友在骂什么,但李未济自然想到坚冰至用的是哪种语言,在此时此刻不明情况很有可能会丧命的时候,他还是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English骂街,游戏不禁止吗?”

坚冰至正在气头上,他下意识回答道:“我说任何话都不会被屏蔽。”

这是一个奇怪地回答,联想到坚冰至之前在游戏中使用网络搜索功能,李未济心中的某个猜想越发成熟。

“果然如此吗?”他神叨叨说出这句话,“如果是这样,那样就解释得通了。”

没人知道他在说什么,黎易见好友还在关心其他事情,气道:“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李未济席地而坐,淡淡道:“我能有什么办法。这突发情况,我一点准备也没有。”

坚冰至放弃寻找出路,他坐到李未济身旁,不解道:“刚才还有说有笑给我们讲故事,还说要给我们奖励,怎么转眼就翻脸了?”

“我也想知道原因。”李未济一拉提剑四处走动的黎易,“坐着吧,等王子殿下现身。”

黎易不敢坐下,他用剑尖在墙壁上摩擦,哗啦啦的声音比坚冰至的嗓子还尖。

“咦。”

李未济突然叫出声来,黎易还以为他想出了办法,蹿到他面前问道:“有发现。”

李未济拿眼看了下坚冰至,摇头道:“没有。地板有点凉。”

“要不,我们自杀吧,你捅我一剑,我捅你一剑,早点离开这鬼地方。”

面对黎易提出的想法,李未济叹气道:“同阵营的玩家不能相互伤害。不信的话,你拿剑砍我。”

黎易当真就砍了,一剑从李未济头顶劈至蛋根,李未济像没事人一样继续说道:“游戏沿用了古老的设定,默认友军不能自相残杀。换句话说,如果你看到我身后有敌人,可以一剑把我们都刺穿,但我不会有事,敌人却会受到伤害。”

了解到这点之后,黎易拿剑在好友身上重重砍了三下,李未济苦中作乐道:“你是想我今晚三更与你相见吗?”

黎易被他气乐了,附会道:“惊闻三更相会,深感高兴。虽然有违我们的深厚友谊,但这种求知欲与孙悟空是一样的。今年下半年,全球合拍的西游记即将正式开机,我继续扮演美猴王孙悟空,我会用美猴王艺术形象努力创造一个正能量的形象,文体两开花,弘扬华夏文化,希望大家能多多关注。”

李未济还能说什么呢,只得回应五个字:“小心律师函。”

两人没心没肺笑起来,一旁的坚冰至依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有些笑话经久不衰,毕竟猴戏不姓章,吴承恩姓六。

当三人被困陷阱时,渔夫海湾那边传来好信息,顾含章得救了。子归夫妻联手众多NPC,蛇妖们被打得七零八落,顾含章毫发无伤活了下来。

她一得救就在队伍频道发信息说:“我去哪找你们?”

李未济苦笑说:“你先跟子归他们回索兰德拉吧,我们这边出了点意外,正在想办法解决。”

顾含章也没问要不要帮助,挂断通话上了子归夫妻的小船。

小船一路南下,最后停在水能开发团上游,水与沼泽交汇之处。

下了船,子归就邀请顾含章加入水能开发团的克鲁,但顾含章执意要加入地能实验室,子归也没好意思继续劝说,只是道了声珍重便分道而行。

“这人好像在哪见过。”桃之贴着子归的耳朵,“莫笙的案件是不是牵扯到她?”

子归摆手说:“她都变成阿苏拉形态了,你还认得出来,哪有这么巧。”

桃之依然相信自己的直觉,但也知道直觉说服不了子归,于是蛮横说道:“我说是就是。快说是。”

“是。”子归故作夸张说道,“就是这人,要判她死刑。”

桃之面露笑意,说道:“能进这个副本的玩家你也清楚是怎么回事。如果真是她,【深蓝】肯定不会判死刑的,为了延续这份优秀的母体基因,至少也会让她生个孩子。”

子归道:“女人又不是生育机器。”

桃之摊手道:“你跟我说这话没用啊,跟【深蓝】说去。”

提起深蓝,两人缄默。

顾含章倒是有说有笑来到地能实验室,这一路虽然是独自前行,但三名队友落入陷阱的遭遇实在很不寻常,她总忍不住吐槽三人大意失蹄。

到地能实验室门口,她才想起自己是斯克鼠形态,转身正要离开却被地能实验室的领队依达叫住。

“是你,天啊,你回来了。”依达女士拥抱顾含章,她对这位地质知识丰富的阿苏拉后代印象非常深刻。

顾含章这才反应过来,在不参与斯克鼠任务的人眼中她依然是阿苏拉的样子。与依达女士寒暄几句后,依达邀请她加入地能实验室克鲁。稍加思考,她换上依达送的研究服,像个听话的阿苏拉学生,同时在队伍频道发言说:“我应依达女士邀请加入了一个新克鲁,你们那边的任务我就不做了。”

掉在陷阱里的三人只好祝顾含章事事顺利,特别提醒她走路不要太快,多注意脚下。

“我们呢?”坚冰至问,“我们要怎么办?”

黎易把单手剑丢在一旁,干瞪眼盯着陷阱出口:“老济,你说,我们三个人叠在一起,够得着吗?”

李未济摇头:“这是个哲学问题。”不等好友翻白眼,他马上解释说:“游戏里的陷阱往往都这样,看起来不高,但玩家不用正确办法解谜的话,哪怕五百个人掉在两米高的坑里,也无法用叠罗汉的方式逃出去。”

“那你说的是其他游戏。”黎易不死心,“激战说不定更真实呢。”

李未济便蹲下来说道:“你踩我肩上试试。”

黎易果断踩在好友肩上,两人同时挺身,还别说,好像真的离出口近了一些。他赶紧招呼坚冰至道:“快踩上来试……”另一个试字没说完,他才明白过来,以游戏限定的跳高能力,坚冰至并不能跳到两人叠加起来的高度。

仰望星空的三人同时叹息。

黎易:“你说这是咋回事,王子就这样把我们困住,是杀是剐也不给句实在话。”

李未济:“我也想不明白,这陷阱四壁光滑,陷阱内除了我们三个之外别无他物,实在不像个谜题,我无能为力。”

坚冰至:“我们是不是遇上漏洞了。如果没人发现我们掉进陷阱,而游戏中的我们也不需要吃喝,那我们就永远困在这里出不去了啊。这游戏舱白买了,我要下线投诉游戏公司。”

坚冰至的话刚说完,他看到两名队友的手臂肌肉外鼓。

李未济从地上跳了起来,兴奋道:“你的变身状态终于结束了,我们终于……”

只听陷阱上方传来王子的声音:“你们终于可以去死了。”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