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五章:历艰险轻松逗猪怪 捡宝箱再迎新挑战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黎易虽然不清楚李未济要测试什么,但他一进圆盘就开始疯狂奔跑。

猪怪在身后紧追不舍,10秒不到,他就能清晰地感知到猪怪的呼吸声,不得已,他使用了一次侧滚翻,拉开了些许距离。正当他庆幸自己机智时,呼吸声接踵而至。

黎易不敢回头,他只能凭呼吸声判断猪怪与自己的距离,每当他觉得猪怪快要接近时就向前侧滚翻。

就这样反复了五六次之后,黎易突然变得自信起来。这种感觉非常特别,黎易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似乎找到了某种动态平衡。

只要不松懈,凭借着侧滚翻拉开的距离正好可以弥补自己与猪怪之间的速度差。

显然,李未济也注意到了这点。

在李未济的眼里,黎易每过8秒就翻滚一次,每次都能把猪怪控制在相对安全的距离。只要黎易愿意滚下去,这一人一猪可以生生世世追逐不休。

掌握了这个信息之后,李未济心里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能不能利用侧滚翻将猪怪杀死?

这个想法看起来有些诡异,因为侧滚翻并不是伤害技能,但李未济却另有打算,他把目光集中到圆盘中心的缺口。

如果能诱使猪怪从中心的缺口掉下去,宝箱自然就到手了。

侧滚翻是可以自己控制方向的,如果能把猪怪引诱到缺口边缘,突然反方向侧滚翻,猪怪肯定会来不及刹车冲进缺口。

想到这里,李未济低头凝望,百米之下的湖水一览无余。

心中有了主意,李未济打断正滚得起劲的黎易,说道:“回来吧。我有主意了。”

黎易顺着与入口相连的台阶,滋溜一下滚到李未济身边,很自然地立住身形,心满意足问道:“帅不帅?”

才说完话,黎易警觉地转身,果然,一道毒液正向自己飞来,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见毒液离自己只有不到一指宽,他这才闲庭信步懒洋洋在地上打了个滚,毒液落空。

“帅不帅?”

黎易重复问道。

从技术角度来说,黎易的两次侧滚翻的确很帅,翻滚的时机把握得非常恰当,像极了习武之人窥透招式精要,出手时尺寸劲头恰到好处。毫厘之间,尽显风采。

不过,从审美角度来说,在地上打滚实在帅不到哪里去。

为了不伤好友的心,李未济只得模棱两可地说道:“帅得起灰。”

“那叫帅得飞起好不好。”黎易怡然自得,“有什么主意,你说吧。”

李未济把心中所想一一告之好友,黎易沉吟道:“可行性有几成?”

“十成。”李未济斩钉截铁地说。

“那你说说详细的计划吧。”

李未济重新画了一张同心圆结构图,依然在入口处画X,在宝箱处画O,一条直线连接XO,直线与圆盘中心缺口相交与C点。

“瞎画啥呢。”黎易不明所以。

李未济指着C点说:“这里就是将猪怪诱骗下去的最好位置,你跑到C点附近减速慢行,等它快撞到你时,你瞬间后翻,滚向宝箱位置即可。”

黎易盯着李未济画的图左看右看,点头说道:“我上了。”

黎易上得很果断,铠甲尖刺、剧毒钩尾,他已全然不惧。没什么是一个翻滚躲闪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个。

看着猪怪向自己跑来,黎易甚至觉得它跑得太慢。眼看猪鼻子就要挨到身上,他不慌不忙正对着猪怪翻滚过去,游戏强制性的闪避效果让猪怪的攻击瞬间失效,倾刻间人与猪互换了位置,黎易已然到了猪怪身后。

猪怪不得不停顿转身调头重新锁定黎易的位置,它四蹄乱蹬,气急败坏,大有把黎易刺穿的架势,而黎易早就跑远了,根本不给它任何机会。

“小猪猪,来追我啊。”已经掌握技巧的黎易变得极为大胆与轻松,“追上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一旁观战的李未济内心崩溃,出言提醒道:“小心它的毒液。”

“放心,我有数。”黎易说完话,突然转身直面狂奔而来的猪怪,他加速跑起,冲向猪怪,双臂展开,好像要把猪怪搂进怀中。

猪怪可不会因为黎易的举动就停止攻击,它严格地执行着设定好的程序,微微低头,铠甲上的尖刺竖得更直更挺了。

人猪相撞的刹那,黎易右小腿发力,整个人好像装了弹簧一样,向左射出,撞在石柱内壁上,却毫发无伤。

又一次成功地戏耍了猪怪之后,黎易得意地问道:“我这下表现如何?”

实话实说,黎易的这次闪避无懈可击,李未济情不自禁给他鼓掌,心想:幸好提前开启了记录功能,等我把游戏报告写出来往讨论区一发,老易这翻滚躲怪的操作绝对会成为经典一幕载入《激战》史。

听到李未济的掌声,黎易的虚荣心得到满足,他略微收敛气息,重新将精神集中到猪怪身上。

这两次交锋让黎易对猪怪的进攻模式更加清晰,把猪怪引到C点然后诱使它冲进缺口的把握也越来越高。

不断的正面迎敌,不断的试探,十几次之后,黎易终于彻底把握住了战斗节奏,手无寸铁的他反客为主,将猪怪耍得团团转。

李未济见时机成熟,大声喊道:“皮卡易,十万伏特。”

黎易慢跑两步来到C点,猪怪追上前来,一人一猪相距不过20厘米。

猪猛冲,人伫立。

猪再进,人屈膝。

猪已至,人滚出。

猪怪不甘的吼叫声回荡在石柱中,李未济向黎易竖起拇指。

金色的宝箱开启,黎易从中摸出一根小巧的试管,里面跳动着绿色的溶液。

李未济跑向黎易,盯着他手中的试管看了半天,却没明白这东西有什么用。

黎易有点不爽地说道:“这游戏也真是的,连个界面也没有。”

李未济笑道:“有界面多奇怪啊,盯着界面发呆的样子太傻了。”

黎易摇了摇试管,说道:“可是没界面,我也不知道得到的奖励是什么啊。”

李未济不相信游戏会有如此粗糙的设计,他拿着试管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终于让他发现了端倪。他把试管放到阳光下,慢慢旋转,阳光透过试管,在地上留下绿色的影子,仔细一看,竟然有几行小字。

「无尽双头巨人变身药剂」:光有一个脑袋如何与双头巨人恋爱呢。坦尼克·斯脱尔亲笔。

看完文字描述,李未济坏笑道:“敢不敢喝一口?”

黎易连忙摇头:“不敢,不敢。”

李未济把试管还给黎易,说道:“金色宝箱掉落的东西,肯定不只变身那么简单。你先收好吧。”

黎易把试管握在手里,反问道:“这游戏是不是连背包栏也没有?”

关于这点,李未济也蒙了,熟读游戏操作手册的他并未看到过有关背包栏的说明,只好无奈地对黎易说:“这个我暂时不清楚,你就这样拿着吧。反正我们已经通关了。”

黎易攥着试管说道:“行,那我们退出这关,开始新的训练吧。”

李未济摇摇头:“你先退,我还有点事没想明白。”

黎易知道好友的性格,如果对一件事产生疑惑,那么在疑惑消解之前,他总会茶饭不思。

黎易当即坐在地上说道:“我陪你想。你可得想快点。我六点钟得准时到家吃饭,能玩的时间不长。”

李未济也不回应,他调取出记录功能反复观看,嘴里念念有词:为什么猪在追逐的过程中不喷毒液呢?

这的确是个怪现象,整个通关过程中猪怪一共喷过两次毒液,两次都是在黎易钻回台阶时。这样的攻击方式有点马后炮,好像起不到实质的伤害。

相反,如果猪怪在追黎易的时候就喷几发毒液,说不定黎易会因为躲闪不及直接死亡。

李未济把猪怪喷射毒液两个片段反复看了十几次,依然不明白其中的关键。他想到了很多的可能性,比如说喷射时间、喷射距离之类的,但都被一一否决。

“也许,我应该去看看它。”李未济觉得光看视频不如直接去看一下猪怪本身。

不等黎易反应,他猛地跳进圆盘中心的缺口,再次百米跳水,他的心情十分平和。

扑通一声入水,只见猪怪的死尸沉在水底。李未济小心地避开尖刺和蝎尾,把猪怪打捞上岸。就在这时,黎易也落入水中。

“下次有大动作提前和我说一下。万一哪天你跳楼,我也好有个反应时间来救你。”黎易拍着李未济的头顶说道。

李未济嘘声道:“别说话。”

看着专心致致的李未济,黎易走到墙边靠着,不再出声。

李未济将猪怪身上的铠甲脱下,铠甲分成一大一小两截,仔细打量,发现铠甲内部各有一段铭文。

「厄特的头盔」:为你加冕,我的女王。

「伯特的护手」: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没想到猪怪身上的铠甲竟然是两件装备,但这并不是李未济关心的重点,他把两件装备放在一旁,轻轻地拈起猪怪的尾巴。

如果不是这条特殊的尾巴,猪怪与普通的小白猪没有区别。尾巴是被人用三颗铆钉安装在猪身上的,李未济脚踏猪身,手握蝎尾,试图将尾巴从猪身上拽下来,但他又怕用力过猛被蝎尾划伤,所以只能缓慢用力。可是,他反复拉扯了五六下,蝎尾没有分毫松动。

“老易,帮我一下。”李未济出声求援。

听到召唤的黎易助跑起跳,在空中转体360度,轻盈落地,像体操运动员般完美亮相,李未济为之献出潮水般的掌声。

“还有这种操作。”李未济也没想到游戏里竟然可以跳着使用侧滚翻。

黎易打个响指,笑道:“帅出花出来了吧。这镜头你一定要放到游戏体验报告里,肯定会成为招牌动作,然后我就成立个空翻魔教的公会,广招学徒。让空翻在泰瑞亚大陆起舞。我连广告词都想好了,翻出风彩,滚出姿态,我酷故我在。”

李未济按住黎易发散的大脑,请求道:“来,帮我抬一下,我要把它的尾巴弄下来。”

黎易把猪怪抬起来,李未济拿着猪怪的尾巴钩住石柱墙壁的孔隙,两人合力抱着猪怪向后仰倒。

正所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随着两人跌入水中,猪怪的尾巴终于被分离开来。李未济凑到猪怪尾巴处,瞪大眼睛,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终于找到了猪怪只喷射了两次毒液的原因。

原因十分简单,猪怪的尾巴里只有两枚毒液胶囊。因为这是个两人副本,正好一人一发毒液。

“坑爹啊这是。”李未济大失所望,他还以为有更精密的设定呢。

其实想想也知道,这仅仅是自由行动的新手训练副本,而且两名玩家都不具备战斗能力,游戏不可能安排难度过大的考验。

对于一般玩家来说,猪怪的尖刺就够他们喝一壶的,可是李未济却通过严丝合缝的数据计算将这种危险排除了。而那两发毒液仅仅是出其不意的偷袭式攻击,主要是防止有人利用距离差距偷开宝箱。

话虽如此,但李未济仍有一种费心费力结果却只是自己想多了的沮丧感。

“也许,可能,或许,因为我想太多,所以显得特别倒霉。”李未济呼出一口浊气,用自嘲的方式平复了一下心情。

好在还有两件装备可以弥补落差。

李未济将头盔和护手都塞到黎易手中:“说好了,都是你的,戴上看看。”

黎易可没想到这副本还会出装备,也不管是不是猪穿过的,直接把头盔戴好,护手套上。还别说,这头盔做工精良,倒刺锋利,戴在黎易头上有种虎虎生威的感觉,一看就是件品质上佳的装备。反观护手就不那么显眼了,生皮裁剪而成,除了皮革的光泽外,没什么特别的。

黎易穿着两件装备激动了半天,却又把装备脱了下来:“装备给你。我有药水了。唉,我的药水。”

“你的药水怎么了?”

“为了跳水追你,我把药水忘在圆盘那了。”

李未济心中泛起感动,七八年了,老易还是这样。记得以前在某个开放野外杀戮的游戏里,自己被人守尸,老易硬是跑了五个地图,把守尸的人杀了个精光。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个大公会,为了公会的面子,直接派了五十人把自己和老易杀到了零级,所有物品爆了个精光。杀到最后,两人放声大笑,下线删除游戏,心血东流。

老易对自己的好,总是不顾一切。而自己对老易,却做不到毫无保留。说来有愧。

想到这里,李未济把装备按回黎易手中:“我以后的游戏路线多半还是解谜为主,要写出好的游戏体验报告,必须深度挖掘各种谜题。你显然比我更需要这些装备。”

黎易不再推辞,把装备穿戴好:“走,我们把药水拿了就继续下一个训练。”

漫长的爬台阶过程不必细说,只说两人重新回到圆盘,黎易捡起小绿瓶,正要退出,李未济却拦了他一下。

“我想到了。”李未济有点兴奋,“难怪这个副本有很多和双头巨人相关的东西。”

黎易愣愣地看着李未济,心想:又来了。

李未济自顾自地说道:“从已知的信息来看,我们可以推断:坦尼克·斯脱尔喜欢上某位双头巨人,为了与自己喜欢的对象共结连理,Ta不知道从哪里获得了一瓶无尽的双头巨人变身药水。那位双头巨人很有可能就是厄特、伯特。至于这只猪怪,它可能就是坦尼克·斯脱尔的守卫,专门看护药剂的。啊……”

李未济发出又长又脆的尖叫声:“天啊。我甚至觉得,进入副本时,我们分别站在钢板的两端,其实就隐藏了双头的含义。”

李未济越说越兴奋,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

黎易适时地拍拍李未济的头顶:“醒醒,大白天的,不要做梦。”

李未济回过神来,说道:“好了好了,我们现在退出,继续……。”

话语戛然而止,因为李未济注意到墙壁里的宝箱制作得特别精美,宝箱的造型、雕刻以及镶嵌的宝石,都隐隐透着拜占庭后期的美术风格。

爱美之心极重的李未济把宝箱抱在怀里,仔细地抚摸着。

“别摸了。快退出。你要是喜欢,我给你买一个放家里。”

黎易的话没能打动李未济,相反他直接把宝箱放到地上,翻转过来,宝箱底部刻着三个大字:储物箱。

黎易笑出声来。

这也行?

所以,这个小小的副本,直接给了四样奖励:一瓶无尽变身药剂,两件护甲装备,外带一个储物箱子。

李未济一招手:“把东西拿过来。”

黎易乖乖把药水和装备交出,李未济一一放进宝箱。

物品进入宝箱,外观缩小,整齐有序地排列着。

李未济想了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猪怪的蝎子尾,丢进宝箱里。

排列有序的四件物品占据了宝箱五分之一的空间,从逻辑推理上来说,宝箱应该可以装下二十件物品。

“现在我们可以退出了。”李未济抱着宝箱,一脸满足。

默念五次退出,听到游戏提示:

「自由训练双人模式已完成。」

「您与黎易可随时重复体验此副本。」

「此副本不再提供奖励。」

「祝您平安喜乐。」

回到登陆平台,李未济依然抱着宝箱没有松手。

“喔吼吼吼~”玩了这么多年游戏,李未济从没想过自己也会因为物品掉落而兴奋,他踏上桌板又蹦又跳,俨然像个小孩。

黎易笑道:“看把你高兴的。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现在能不能快点进入下一个训练,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为了照顾黎易不多的游戏时间,李未济只好回到坐位上,他滑动着副本列表,问道:“还有四个新手训练,分别是武器战斗、特性强化、幸运精华以及净化罪恶,你想学习哪个?”

“一个一个来呗。”黎易说,“游戏安排的顺序,肯定有玄机。”

黎易的话颇有道理,虽然李未济不是很喜欢在游戏中打架,但无论哪款游戏战斗系统必定是重中之重。

简单的自由行动都能让自己高兴好半天,这个战斗系统还会差吗?

长按武器战斗5秒,一阵白光闪过,李未济先是听到游戏提示:

「武器战斗训练开始。」

「您的幸运值为:0。」

游戏提示过后,映入眼帘的是……是红润的嘴巴。

李未济连连后退,这才看清眼前人的全貌。

金棕色的侧分短发,淡蓝色的瞳孔,高挺的鼻梁,薄而红润的嘴唇。娇小的身躯却裹在层层铁甲之下,尤其突出的是她那硕大的与身材不相称的护肩,李未济感觉这护肩就要比她整个人更重。

“愿巴萨泽赐予你力量。”这位女军士的声音十分浑厚,“感谢女王派了两位指挥官来帮助我们,真是太荣幸了。”

看了看身边的黎易,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李未济这才发现,进入副本之后,两个人已经穿上了全套的制式铠甲。

“您好,尊敬的女士。”李未济向女军士致敬道,“我们匆匆而来,对这里的情况一无所知,您是否能为我们简单说明一下目前的问题?”

“尊敬的指挥官,您真是太客气了。这里是泥潭镇,我是守卫这里的炽天使下士林德尔,三天前,强盗和半人马分别对周围的村落发动了攻击。对于被强盗和半人马洗劫一空的人来说,像泥潭镇这样有城墙的镇子就如同一个避难所。随着大量的难民涌入,这座小镇子已经有点承受不起了。我们安排了一些人手来训练难民成为民兵,总体效果虽然缓慢但还算是在进步。他们之中有些可怜虫刚来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该握住剑的哪一端。我这里有个不情之请,如果可以的话,烦请你们演示一下高超的战斗技巧,给这些难民做个榜样,鼓舞鼓舞他们的士气。”

林德尔的话让李未济十分为难,虽然他和黎易现在是女王特派指挥官,这个名头听上去就知道战斗经验丰富,但他们的真实情况不必细说大家也都清楚,他们和那些可怜的难民没有区别,同样不知道应该握住剑的哪一端。

“好的。这位美丽的小姐,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让这些难民振作起来,勇敢起来。”

不等李未济探听更多的信息,黎易竟然率先答应下来,还答应地这么彻底,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

该怎么办?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