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五十五章.巨龙能量强化加成 天才儿童非凡行径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三人上楼,只见李未济盘腿坐在坚硬的地板上,各色运算符号萦绕四周,密码盘已经变回全息朵拉。

“怎么解开的?”顾含章对解谜似乎也很有兴趣。

这应该是个可以炫耀的时候,但是李未济选择不讲解不说明,一个谜题的答案本来就是件小事,他更关心灵宝的资料。

不理会顾含章的问话,他对全息朵拉说道:“检索信息:灵宝。”

全息朵拉回应:“已获取最高权限,正在检索相关信息,请稍候。”

片刻后全息朵拉变成灵宝的模样。

“我叫灵宝。如果人生有四季,十二岁前,我的人生都是春天。”

“我的父母是拉塔索姆最出名的巨龙能量研究专家,就连斯奈夫的学生——有着天才魔像师之称的——卓加也对他们敬佩三分。在良好的家庭环境熏陶下,我四岁就开始阅读与永恒炼金术有关的入门书籍。父母总是给我很大的帮助,尤其是母亲,在我搞不懂那些词汇含义时,她总会放下手中的工作耐心教导我。”

“我接触巨龙魔法是在五岁生日,那天爸妈带我吃了最爱的彩虹蛋糕,然后我就昏睡过去,等我醒来时我的脑子里多了很多东西。爸妈看到我醒来,欣喜万分,他们的实验成功了。我的大脑被巨龙能量改造,脑容量扩大了十五倍。从那以后,我可以1分钟看完100页书,我可以心算矩阵方程……大脑扩容带来的涟漪效应远不止于此,爸妈为了开发我的潜能不停地给我填充各种知识。”

“用了一整年时间,拉塔所姆能接触到的所有书籍全在我脑子里,可惜我并没能消化它们。”

“固有的知识需要通过思考才能转化成科学力量,爸妈用专属于阿苏拉的训练方法磨炼我的思维能力。那是非常黑暗的一段时间,因为我不得不与一群斯克鼠同住。这些该死的老鼠弱智无比,与它们相处的每一分钟都是对我最大折腾。那时,我不明白疼爱我的父母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直到我偷看了他们的实验笔记。”

空气中的全息投影闪动,立体的灵宝变成扁平的书页,实验笔记四个大字赫然显于封面。

李未济打开实验室笔记,开头是大篇幅关于斯克鼠的讲解,还穿插着斯克鼠的图片。

斯克鼠是小型的杂食性类人生物,他们的外貌让人联想起老鼠和蝙蝠。

雄性和雌性斯克鼠的外貌类似,只有那些非常熟悉斯克鼠种族的人才能分辨两性外貌上的区别。雄性和雌性斯克鼠没有社会地位差别。

斯克鼠使用一种类似超声波的方式进行交流,这些叽叽喳喳的啾鸣声在人类耳里就像是嗡嗡的杂音;斯克鼠有着超常的听力,因此他们可以在很短时间里传达大量的信息。

第一眼看去,这些小绒球不太可能会有理智的思维能力,但是他们和其他更先进的种族一样佩带武器和穿衣。

他们是头脑简单的生物,每个斯克鼠只有最基本的生存能力。

(重点加粗)然而,当一大群斯克鼠聚集起来时,他们的数量越多就越能形成更具逻辑性,也更智慧,更狡猾的行为,这就是集体智慧。(重点加粗)

没人知道这种集体智慧是如何产生的,但很可能和他们迅速交流的能力有关。

雌性斯克鼠一生可生育三至五次。这些幼崽们很快就能独立生存。然而,年轻的斯克鼠会因为离开集体智慧而使自己处于危险之中,所以斯克鼠的整体人口规模相对较小。斯克鼠父母溺爱自己的孩子,他们会以物易物购买最好的东西给子女,甚至用偷的方式。

他们唯一的农业资源就是那些只用最少劳作就可以维持的农田,所以他们更喜欢肉食和采摘地下的蘑菇。他们喜欢居住在大型的洞窟中,这些洞穴被称为斯克鼠城,他们使用石头和地下通道建造安全的生活环境。斯克鼠也有建造能力,他们会用捡来的东西在洞窟的主要地方搭起帐篷或建造建筑。

他们没有计划,他们没有任何大于基本战略和生存技巧的能力,他们一看到有小便宜就立即拥上去。他们既不是发明家,也不是科学家,但是他们就是好奇的化身。给予斯克鼠足够的时间,他们总是能发现别人的发明是如何运作的——或许还能复制这个发明。光光是这个能力就足以让我们恼火了,因为这些耗子总是偷我们伟大的发明。

斯克鼠对信仰之流没什么认知——他们的‘信仰’更像是对世界的一种感同身受的情感而非对于神权的信仰。斯克鼠觉得生命存在的意义在于能让他们享受美好的时光,留下愉快的记忆。他们是享乐主义者,并且总是愿意从他人的劳动中寻找快乐。

他们是拾荒者,但很挑剔。他们不是那种会翻你垃圾的角色,而更多的是向你蹭东西,比如说试图说服你给他你多带的一把剑,因为你带起来太麻烦了。(重点加粗)他们有着对材料价值的理解,并且更愿意接受一些看起来很闪耀,更先进的东西。(重点加粗)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斯克鼠总常常会搞坏他们要到的这些东西,并且再次试图弄到更新更好的玩意。

长篇大论之后,实验笔记上画着几张操作步骤图,还有粗重的黑笔写下一个问句:斯克鼠能被巨龙魔法强化吗?

“斯克鼠能被巨龙魔法强化吗?为了验证这个愚蠢的想法,亲爱的父母竟然用巨龙魔法辐射了这群可怜的小东西。”扁平实验笔记又变回灵宝的形象,“我的父母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事实证明,就算1000只被辐射的斯克鼠聚在一起也比不上我的一根小脚趾。”

“与耗子同居的日子里,我的学识日新月异,世界能难倒我的问题越来越少。可是那些耗子却没有任何变化,他们依然每天叽叽喳喳,除了越来越多的数量之外,它们没能产生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在这场与斯克鼠的比赛中,我遥遥领先,并且在七岁生日时重新获得父母双亲的疼爱。伟大的父母释放了那些可怜的耗子,又带我吃了最甜的彩虹蛋糕。事实上,彩虹蛋糕已经无法吸引我了,因为它的成分过于简单,除了鸡蛋奶油和大量的糖之外没有任何新意。我越来越无意关心这些一目了然的凡物,永恒炼金术才是我魂牵梦绕的追求。”

“万物皆在永恒炼金术中占有一席之地。”

“如果不是那群可恶的斯克鼠,我肯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全息灵宝的表情狰狞,双目好似喷火。

空气中的全息投影再次变幻,演绎着灵宝七岁生日之后的故事。

灵宝的故事按枯燥的时间顺序推进,从七岁开始。

那一年他消化了拉塔索姆所有书籍,但懂得越多越知道自己渺小,囊括一切的永恒炼金术像座无法攀登的高峰横亘在他面前。

迈向真理的路程总是缓慢而悠长,年仅七岁的灵宝并不着急,想要登山必须装备齐全,他为自己立下短期目标:用一年时间学习三大学院所有知识。

事实证明,灵宝有点高估了自己的大脑。

动力、静力和协同三大学院年岁悠久,里面的知识储备包罗万象,细分甚杂,饶是灵宝看过无数书籍依然时不时会被那些天才想法震惊。

三大学院里有太多知识超脱书本,有太多知识是一代又一代伟大的研究员共同构建,想要彻底学会这些知识必须有更加基础的知识作为铺垫。

在父母的推荐下,灵宝第一次离开拉塔索姆来到索兰德拉。

“就从[斯普罗格秘院实验室]开始吧。”灵宝站在索拉德拉广场,透过三角拱门,将目光投向不远处建立在小山丘上的实验室。

对年轻的阿苏拉后代们来说斯普罗格秘院仍然是最顶尖的预备学院。那里的学生总是会以超高的资质进入任何一家专科学院:静力学、动力或是协同学。”

深入地底的斯普罗格实验室具备预备学院所需要的一切条件,阿苏拉后代能在这里得到最好的教育,同时也能结识到各种朋友。

灵宝这样的天才往往不需要朋友,他认为感情只是生物体激素分泌造成的不必要附带功能,友情或亲情都只是某种情感方程式输出的特定结果。

为了验证这一理论,灵宝选中斯普罗格的女阿苏拉鲁比为目标。

建立友谊的第一步是相识,而小朋友的之间的结识不需要任何客套,灵宝直接伸出小手对鲁比说很高兴认识你,于是他们就相识了。

相识是件有趣的事。

当你与某人相识之后,你就会惊讶地发现,走在路上能遇到他,逛商城能遇到他,外出吃饭也能遇到他。

原来他一直生活在你身边,只是未相识前,你们都视对方为无物。

灵宝与鲁比就是这样,除了上厕所之外,他们总是能在各种场合遇见。

于是鲁比就认为灵宝是生命中比较特殊的一个因子,毕竟不特殊的话,怎会频繁相遇。

灵宝也有同样的想法,因为他刻意制造了很多次相遇,但更多次相遇是偶然是巧合,是概率学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

于是,在课余时间,两个想要了解对方的灵魂终于碰撞在一起,从相识过渡到相知。

小朋友的感情是很纯粹的,因为他们体内的性激素还未觉醒,所以他们可以大方牵手大方拥抱大方露齿欢笑。

灵宝在斯普罗格的课程由韩姆教授指导,这个酷似爱因斯坦的阿苏拉很博学,同时他教导学生的方法也非常生动。

比如,为了演示元素魔法,他就会把火焰余烬布满整个实验室,后代们在热烈的火焰中乱成一团,韩姆教授就会启动灭火装置。

这些灭火装置非常特殊,需要后代学员亲自上阵。学员们站在实验室四个角落的灭火装置下,灭火装置会生成一个水泡将他们包裹。携带着这个坚硬的水泡,后代们勇敢地扑到火焰上。水泡破裂,大火熄灭。

再比如,为了讲解炼金术,韩姆教授会给学员们发放变形药水配方和原料。这个配方没有比例,学员们完全按自己的心情添加原料,最后炼制的药水效果往往千奇百怪。

韩姆教授通常会违反实验安全原则要求学员们喝下自己亲手炼制的药水,一时间学院里出现众多变形的后代。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喔没有马,泰瑞亚大陆只有半人马,没有马。

后代们很喜欢这种寓教于乐的课程,总能学习到很多有用的经验,尤其是不要乱喝变形药水否则会被教授打回原形这条。

灵宝总是众学员中最机敏的那个,他从来不乱喝药水,而且总是在鲁比实验失误时伸出援手。

两人的友谊在一次又一次错误实验中升华。

让两人友谊达到巅峰的一次偶然中的必然。

斯普罗格实验室作为最尖顶的后代预备学院,总有审讯团想从中挑选优秀的种子加以培养,所以斯普罗格周围时不时有审讯团的招募员蛊惑人心。

新生鲁比因为表现突出很自然成了审讯团的目标人物,不要问为什么审讯团不招募灵宝,因为此时的灵宝早已懂得隐藏实力,而鲁比之所以大放光彩也全靠灵宝的帮助。通俗小说都是这样安排桥段的,这个游戏也不例外。

审讯团这次派出一男一女两名招募员,在鲁比放学的时候跟在她身后描绘着加入审讯团之后的美好生活,可怜的小鲁比对两人描绘的未来充满兴趣,但她机警地没有上当。回到家里,鲁比开始做梦了,梦中她来到审讯团的世界,她看到更加宏伟的未来,她看到永恒炼金术的光芒交织成她的样子。

“一切辉煌之路,均始于加入审讯团。你同意吗?”

“当然同意。想获得无人匹敌的力量,审讯团才是唯一的选择。”

男女招募员的话总是在鲁比耳朵中回荡,她的内心开始困惑与憧憬,她很想离开斯普罗格,她想与那两位陌生人攀谈,进入他们所说的璀璨世界。

只是那天以后,鲁比再也听不到男女招募员的对白了,因为灵宝将他们骗进了和平制造者的包围圈里。

这件事是悄悄发生的,鲁比并不知情,但灵宝有必要让她知道以防止她再次上当。

为此,灵宝利用斯普罗格的教学设备给鲁比放了一场无声的电影,电影以她的经历为原型,借用多起真实案例痛斥了审讯团的罪恶。

当鲁比知道是灵宝在暗中帮助她免受审讯团欺骗的时候,她对灵宝的崇拜达到顶峰。

“看。交朋友就是这么简单。”一个月后,灵宝学完斯普罗格学院所有知识,同时验证了所谓的友情不过是几种反应激素叠加产生的生理反应。

短短一个月的相处,鲁比对灵宝已经依依不舍,但灵宝必须走了,这个预备学院已经没有任何深入的知识值得逗留。

“我会想你的。”鲁比站在学院门口向灵宝道别。

灵宝挥挥手潇洒转身。

“希望下一个实验室不会出现和韩姆教授相似的人,毕竟实验室总出意外有损人身安全。”

全息灵宝做了一个俏皮的表情化成一缕清烟钻进了距离斯普罗格最近的[焚化实验室]。

黎易看到熟悉的实验室,言道:“这里我去过,门口有两颗根茎外露的树木相互依偎,背靠激流瀑布水声清脆,我记得顺实验室外墙可以爬上三楼的一个草坪,在草坪上就能看到魔像秘法学院的星门。”

果不其然,随着灵宝接近焚化实验室,水声越来越大,花草树木映入眼帘,一座被绿色植物覆盖的实验室扑面而来。

经过简单的手续,灵宝加入焚化实验室开始学习相关的知识。

“查特这个时候就这么愚蠢了吗?”看到灵宝反驳焚化实验室负责人关于地热能辐射功率的场面,黎易忍不住吐槽,虽然他完全不懂什么叫辐射功率。

灵宝在焚化实验室学习的内容被浓缩成一分钟视频,最终的结局是三个月后,查特承认灵宝的天才,焚化实验室所掌握的关于离子辐射的数据被灵宝全数吸引,灵宝做了一台依靠地热能量的魔像回馈查特。

“原来焚化KA-1080型魔像是灵宝做的。”黎易指着全息投影里又耳冒火的魔像说道,“这台魔像的战斗力不错,在荒火洞窟吸收地热能源的时候,就是它在千钧一发之际用核心过载的方法平息地热涌动,阻止了火山喷发。”

随着黎易说话,全息投影再次改变场景,灵宝化成一道流光向东落在[光学研究所]门口。

光学研究所原本是黄元吉负责的地盘,此时黄元吉下线,众人对这边的情况一无所知。

随着全息投影的展示,光学研究所展示在众人面前,坚冰至惊道:“咦,这不是空气动力实验室吗,难道以前这是光能研究所的地盘?”

全息投影中的光能研究所与其他典型的立体三角实验室不同,它更像是个长方体,实验室顶端两头各有一座引雷的天线塔。与其他丛林中的建筑物一样,光能研究所的屋顶也长满植被。

“就是这里,我记得这座实验室背后有很多风暴云制造仪,可以制造小型闪电。为什么看不见了呢。”坚冰至注视着全息投影,提出疑问。

全息投影很快解释了坚冰至的疑惑。

光能研究所一共有四位领袖,奇泽博和奇泽广两兄弟,普鲁吉,科尔。这四个人的研究虽然都与光能有关但终极方向并不一致,奇泽博主张以电力、精力和扩张力研究光电效应,而奇泽广却更喜欢用电力磁场来构建防御魔像,普鲁克和科尔倒是相对统一,他们研究空气与电能的魔法协调。

在灵宝到来之前,这四人经常吵得不可开交,实验室紧张的原料供应更是加剧了他们的矛盾。

奇泽博虽然大量的电力,但实验室利用水能发电的效率并不高,电力短缺问题一直无法得到缓解。

奇泽广所需的电力并不多,但他建造魔像花费的金币却比电力更加稀有。

普鲁克和科尔想要人造一台风暴仪,但束缚空气离子的魔法协调理论一直无法突破。

灵宝忍受着无尽的争吵,他尽可能快地吸引收光能研究所的知识,同时潜心观察实验室环境,试图为缓解实验室矛盾做点微小的贡献。

两个月时间不到,灵宝好似拥有主角光环,他将光能研究所近五年的数据完全消化,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完善了空气魔法协调理论,为用简易的材料为普鲁克和科尔两人制造出风暴仪原型。

在四位首领不敢相信的眼神中,灵宝用一张SCRAP 80-T型魔像设计稿劝说奇泽广离开光能研究所自立门户,同时呼吁普鲁克和科尔两人组成全新的克鲁进行空气动力方面的细化研究。

他的鼓动起了效果,光能研究所从此分崩离析,只留下奇泽博一位领袖。

“事情有点奇怪。”坚冰至说道,“SCRAP 80-T型魔像设计稿中的魔像,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而且现在这里改名叫空气动力实验室,领袖也从奇泽博变为普鲁克,投影中提到的科尔我却从来没见过。”

顾含章附和说:“这台魔像肩膀上的电圈设计特别刺眼,我肯定在哪里见过。”

“当然是在索兰德拉大战审讯团的时候喽。黄元吉带来的嘛。我当时还在想,谁家造的魔像双臂带电,就多看了一眼。”黎易补充道,“那台魔像动作比其他魔像迅捷,而且抗击打能力也仅次于地能实验室的魔像。”

李未济沉吟道:“黄元吉说过,光学研究所的魔像应该是DEF-1250型。如果SCRAP 80-T型是DEF-1250型的前身,那就说明现在的光能研究所很有可能是奇泽广的管理。灵宝离开的这些年,索拉德拉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物是人非,这几位领袖的故事估计一时半会很难知晓。”

关于游戏背景设定的问题,在没有直观资料的情况下总是很难掌握全貌。

这也是李未济喜欢这个游戏的原因之一,每个NPC都有他看似默默无闻的一生,但只要你愿意追溯就能看到他波澜壮阔的内心。

全息投影还在继续,成功分化光学研究所的灵宝折返回索兰德拉,这一次他到达水能开发团。

看到全息投影中熟悉的水蓝色双马尾辫,李未济开口说明:“水能开发团的卢卡小姐,是位年轻的克鲁领队。为人甚为高冷,不善言辞,很抱歉我从没她嘴里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李未济说着抱歉的话,全息投影中灵宝已经开始学习用微风水母的眼球来储备水动力。

这一段内容比较无聊,因为灵宝竟然一直没有闹事,哪怕卢卡的理论出现错误,他也只是在笔记本写下,从没有当面反驳。

“这小子对女性似乎特别尊重。”黎易以前误会灵宝是摸屁股的色狼,误会解除后倒是对他的为人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李未济却有种莫名的情绪,他抿着嘴皱着鼻子略有哽咽说道:“因为卢卡的侧脸长得像他妈妈。”

认为友情和亲情只是生理激素反应的灵宝,骨子里依然摆脱不了感情的腐蚀。

长达四个月的水能开发团学习生活只用了两分钟展示,在这两分钟里一切都很平静。

时间静静流走,灵宝转眼前来到地能实验室。

迎接他的正是鲁比。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