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二十四章:搏熊怪黎易险丧命 失前路未济现真身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尼尔死了。

莉亚从悲痛中挣扎出来,她把自己打探到的情报逐一分析给黎易听。

十分钟后,半人马小兵准时出现在囚笼外,黎易敲响囚笼上铁条,声如丧钟。

跪拜祈祷的莉亚仰头对黎易嘱咐道:“黎黎畅畅,如果有机会的话,帮我收殓他的遗体。”

黎易重重点头答应。

出乎黎易意料,半人马小兵直接把他带到主营帐,迎接他的是一团夺目金光。

黎易用右手遮住眼睛,从手指缝向金光看去,金光中幻影闪烁不定。

“人类,我们又见面了。”金光中传来好听的广播音,“告诉我,你的同党现在何处?”

黎易不答反问道:“你是谁?”

金光疑道:“身为炽天使指挥官竟然不认识我?”

“我凭什么要认识你?”

金光道:“就凭我和你们断断续续打了十年仗,就凭莫迪尔沃尔格斯的名号。”

“无名小卒,没听过。”

金光语气一滞,转而笑道:“没听过也罢,这不是重点。我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说出同党的下落,我可以放你们离开。”

“老套。”

金光怒中带笑:“敬酒不吃吃罚酒。”

听到金光说话的语气,黎易只觉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

正当黎易疑惑的时候,金光唤来一位半人马小兵,这小兵极为虔诚地跪在金光面前。

金光用半人马的语言对小兵下达指令:“带隔克丢熊,等隔快死个西头放水,之厚摆隔怠都死宁堆里。”

半人马小兵连连点头,抗起黎易来到斗兽场。

云里雾里的黎易被斗兽场中浓烈的血腥味冲得想吐,强压下恶心反胃之后他开始细细打量这个斗兽场。

之前被关在囚笼里的时候,莉迪莉亚两姐妹多多少少讲过一些斗兽场的情况,他脑子里已经有个大概印象,如今亲临其中他很快就把脑中的概念与现实结合,第一眼就看向北面闸门。闸门里关着三只灰熊,和莉亚说的情报一样,灰熊爪子上红光显眼。

西面是武器架,粗略一看武器架上有三把单手剑、一面小盾牌、一面大盾牌、还有一张角弓。不过这几样武器都不符合黎易的心意,他看中的是武器架旁边的火炬。

动物怕火是天性。

黎易象征性拿了把单手剑,然后把火炬抄在左手。

一切准备就绪,闸门打开,胸前有V字形白毛的灰熊摇头晃脑朝黎易走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会动的灰熊,与剖解学全息投影的死板形象不同,运动着的庞然大物会产生巨大的无形压力。

黎易心头微颤,握剑的手有些发抖,一股熟悉的感觉翻涌上来。

没错,第一次杀猪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感觉。

三分紧张,六分害怕,一分渴望。

“来吧。”黎易低喝一声给自己打气,握剑的手稍稍放松,不再抖了。

身穿游戏终极防具——蓝色过膝裤——的黎易侧身站立,双腿微微迈开,全身重心下沉,左手在前火光燎人,右手剑与下巴齐平,目光如电紧盯着熊怪步伐。

这熊怪看起来凶残无比,但黎易自信有办法击败它。

动物剖解不是白学的,熊类生物虽然凶残无比,但它的鼻子,头,眼睛,阴囊全都是弱点。

只要技能运用合理,专门对熊怪的弱点进行攻击,杀死它并非不可能。

而且玩家具备NPC没有的优势,治疗技能。

[治疗纹章]在NPC手中只是一次性消耗品,在黎易掌心却是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熊怪对黎易的凝视不加理采,它蹲坐在黎易面前三米远的地上的玩泥巴。

“不要被它们散漫的假象欺骗,这些怪物其实一开始就盯上你了,只是它们不知道你的实力,所以会故作无所事事来试探你。千万不要冲动,尽量与它僵持,拖到回合结束倘有一线生机。”

莉亚的告诫言犹在耳,黎易不敢轻举妄动。

时间一点点流逝,熊怪时不时扭头看黎易,它想不通眼前的人类为什么可以一直保持警戒姿势,他不累吗?

黎易当然不累,因为《激战》的疲劳系统并不严格。

游戏中,玩家仅有三种情况会感觉到累。

一,耐力消耗一空的时候。

二,使用某些技能的时候。

三,受到剧情影响的时候。

第一种情况之前介绍过,第三种情况以后详细说明,这里主要说说第二种情况。

任何游戏都有技能冷却时间,《激战》也不例外,只是这个游戏的处理方法有些独特,为了增强玩家的投入感,游戏专门为每个技能都设制了独立的冷却系统。

比如说李未济学到的[致残之爪],这个技能需要玩家把手中的匕首丢出去,为了保证玩家可以收回匕首游戏巧妙地植入机簧系统,机簧需要15秒钟上弦,这15秒钟就可以看作是[致残之爪]的技能冷却时间。

再比如说黎易学到的[持盾姿态],这个技能持续格挡攻击3秒钟,冷却时间是25秒。在游戏中就变成举盾3秒后手臂酸涩无法再保持格挡姿势,25秒之后手臂酸涩感消失,技能也就冷却好了。这种设定看似麻烦,却可以融入到玩家的肌肉记忆中。无需依靠额外的冷却警报,每个玩家对自己的技能熟络在心、如臂使指,那种爽快的感觉不言自明。

再次说明,这不是技术缺陷而是为了更好的游戏体验不得不在真实感上做出让步。

大多数人并不喜欢在游戏中跑跑跳跳、摆摆动作就会累的真实。

在黎易一动不动的架势前,熊怪硬是玩了十多分钟的泥巴。

黎易心里其实已经不耐烦了,这样干站着虽然不累,但是真的很无聊啊。

“这么无聊的场面半人马不应该作妖捣乱吗,为什么他们没有动静?”

趁熊怪低头的瞬间黎易快速扭头看向东面的墙,让他震惊的是,观赏台上一支半人马也没有。

这场搏斗没有观众。

这是怎么回事?

熊怪终于找到了机会,拱腰沉身,后足蹬出,前爪伸长,三米的距离一扑便致。

眼前黑影一闪,黎易心知不好匆忙间已经来不及躲闪,熊怪的双爪齐齐插进了他的锁骨。

巨大的冲击力将黎易撞倒在地,死亡的感觉瞬间冲进脑海,眼前一切都逐渐变成黑色。

他这才知道熊怪有多可怕,自己根本不是它的一合之敌。

熊怪也没想到这个站十几分钟一动不动的男人会这样脆弱,它呲牙一笑,右爪拨出,妖异的红光流转。

黎易闭目等死,心中念叨着:“老济,通关后记得分战利品给我啊。”

古怪的哨声和铜锣声同时响起。

“比赛结束了?二十分钟这么快就到了?不应该啊,明明感觉才过了十几分钟。这是怎么回事?”

恐怖的熊爪终究没有落在黎易身上,熊怪像丢垃圾一样将他甩了出去。

半人马小兵抗起黎易走上陌生的道路。

“这绝对不是回牢笼的路,也不是回主营帐的路,他要带我去哪?”

黎易的疑问很快得到解答,半人马小兵将他抛进离斗兽场很远的天然石坑中。

没有火把,没有月光,一片漆黑。

漆黑中是比斗兽场还浓的血腥味。

“料定我无法存活所以把我弃尸在这里吗?”

黎易嘟囔着准备使用[治疗纹章],却听到有人急切地叫喊:“是谁?是谁?”

声音有一点点熟悉,但黎易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他试探性地答道:“我是炽天使指挥官黎易。”

那人喜不自胜说道:“我是炽天使驻女王谷第九中队队长林德诺。女王万岁。”

林德诺?

他不是死了吗?

牢笼里还有他的一条腿呢。

“你,你还活着?”黎易将信将疑,这很可能是游戏安排的一个剧情。

林德诺循声向黎易方向爬来,边爬边说:“您认识我?那些畜牲以为我死了,就把我丢在这个坑里。”

“我当然认识你,我还和你打过架呢。”[治疗纹章]一点一滴为黎易注入生命力,被熊怪重创的伤口正在悄无声息的好转,他能感觉到死亡正在远离。

“你是……你是黎黎畅畅,天啊,我就觉得你不简单,原来你就是女王特派的指挥官。”林德诺已经爬到黎易身边,他用冰凉的手抓住黎易激动地叫嚷着:“死之前能见到您,真是不枉此生。为了科瑞塔,为了女王。”

黎易的伤口被林德诺扯得有些疼,他忍痛说道:“你不要激动,让我休息一下,说不定能爬出这个坑。”

林德诺叹气:“这个坑太深了,您受的伤太重,我又只剩下一条腿,我们爬不出去的。”

黎易深吸一口气,说:“不能放弃,活着就有希望。”

林德诺应道:“您说得对。炽天使永不言败。”

黎易躺在地上不再说话,[治疗纹章]的被动效果有点慢,他在犹豫要不要使用主动效果。

“您是独自被抓进起的吗?我是和莉亚他们一起被抓的。为了救几个平民,我们遇到半人马的包围,在尼尔在指挥下我们本来有机会突围的,没想到那些半人马好像很熟悉尼尔的战术,他们用带有麻痹效果的荆棘箭铺天盖地的射击,我们就……”

黎易感受着生命力带来的滋养,漫不经心说道:“我知道。我也是被箭射中了。”

“您见到莉亚他们了吗?”

黎易说:“见到了。”

“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还好吗?”

黎易说:“不太好,尼尔死了,莉迪和莉亚都受了重伤。”

“天啊天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林德诺语气焦急,“愿古兰斯引领我的兄弟走完最后一程,愿我的兄弟在迷雾里安息宁静。愿德薇娜女神保佑我的姐妹平安喜乐,愿我的姐妹不再受苦。”

听到林德诺说出平安喜乐四个字,黎易心中一暖:“老济就总说这四个字,平时听烦了,现在却想得紧。”

黎易说:“她们应该不会有事。斗兽场无人观赏,多半不会再有悲剧发生了。”

林德诺疑道:“竟然有这种事。半人马可是最喜欢折磨人类,它们怎么会罢手呢。除非……”

“除非什么?”

林德诺连忙否认:“不可能不可能。”

黎易追问:“不可能什么?”

林德诺不得不回答:“一般情况,半人马绝对不会终止他们的兽行,除非他们发现了更有趣的猎物。”

“哎呀。”林德诺突然叫了起来,“他们是不是发现了您的同伴?”

一语惊醒梦中人。

半人马肯定是发现了老济的行踪,所以倾巢而出。

这可怎么办?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爬出深坑赶在半人马之前找到老济,可是要怎么爬出去呢?

“看来这是游戏给玩家设定的任务。”黎易心中有了计较,“既然是任务就肯定有完成的方法。这个深坑里就只有我和林德诺两个人,那他肯定就是游戏设定的任务突破口。”

想到这里,黎易问:“你在坑里多久了?”

“记不清了,一开始我还记数的,后来腿伤疼得厉害,整个人都迷糊了。”

黎易又问:“这里是专门丢尸体的地方吧?”

“对。我下来之前,这里已经堆了不少同伴。我为他们唱了悼词。”

黎易的脑筋转得很快,自己答应过莉亚要找回尼尔的遗体,刚才在斗场兽中找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如果这个深坑是专门处理死尸的地方,那么尼尔应该也在这里,看来自己的运气依然不错。

想通这点,黎易说道:“你有心了。这些遇难的同仁不会白死,等我们逃出生天定要那些畜牲血债血偿。”

林德诺惨笑:“我不奢望活着离开,只是好恨死前没多杀几只半人马。”

黎易握了握拳,手上已有些许力气,他抿嘴挤出几个字:“有机会的。”

林德诺有点吃惊的说:“您的声音强健了许多,是某种秘法吗?”

黎易否定道:“不。我的身体天生就有惊人的恢复力,只要我不死就能很快复原。”

林德诺喜道:“这一定是德薇娜女神的眷顾。”

黎易听出这话里有话,问:“怎么讲?”

林德诺说:“我掉下来的时候注意到坑壁上有几株粗壮的藤蔓,可惜藤蔓的位置太高了,我根本够不着。如果您的身体能恢复的话,我们叠到一起肯定可以借藤蔓逃生。”

“好。等我。”黎易不再动弹,他放弃了使用「治疗纹章」的想法,因为他不知道[治疗纹章]的冷却时间是多久,如果出去以后遇上更紧急的情况,掌中的治疗纹章就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林德诺恭敬说道:“您好好休息。”

说完话,林德诺爬到一边自顾自怜叹息:“也不知道我妹妹怎么样了。”

黎易出声问道:“你妹妹是哪位?”

林德诺说道:“您应该认识她的,白天就是她负责接待您的,她叫林德尔。”

黎易想起来,刚进入这个副本遇见的第一个人就是她。

“林德诺、林德尔,倒像是兄妹的名字。这游戏还真是古怪。如果我不是东方人的话,这对兄妹应该叫德诺·林和德尔·林吧。”

异想天开的黎易没由来笑出声。

林德诺不明所以,问道:“您为何发笑?”

黎易连忙遮掩说:“想到好事自然就笑了。不必担心,你妹妹现在很平安。”

黎易说的是实话,之前在俘虏营险些被杀的时候,卡利带着一队炽天使救了他,这队炽天使中就有林德尔,只是当时情况有些复杂再加上他对林德尔记忆不深,所以并没有立刻认出她来,现在听林德诺这么一说,他反倒有了印象。

林德诺听到妹妹平安,喜不自胜:“您见过我妹妹?她现在在哪?”

“不出意外的话,她现在应该跟我的同伴在一起。”

林德诺情恳切问道:“真的吗?您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见到她的?”

“几个小时之前吧。我当时被关在俘虏营里险些丧命,是你妹妹救了我,然后她就带着被解救的平民找我同伴会合去了。”

“是这样的吗?”林德诺有点不敢相信,“您刚才说半人马终止娱乐,难道他们追踪到我妹妹的行踪?”

黎易道:“应该不会。按行军速度来看,你妹妹两个小时前就应该和我同伴会合了。”

“两个小时前?”林德诺疑问道,“她是朝哪个方向去的?会不会是在路上被半人马的探子给发现了?”

黎易突然也担心起来,的确有这种可能。

“她朝落石瀑布方向去的,我同伴就在山里面。按理说……”

黎易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看到一道火光。

火光中,林德诺站了起来。

林德诺双腿站了起来。

“你……”黎易害怕得说不出话来。

“亲爱的指挥官,谢谢您。”林德诺拿着剑举着火把,一步步向黎易走来。

“是不是很奇怪我一点事也没有?”

林德诺凑到黎易身边,用剑在他锁骨伤口上扎了两下,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再次绽开。

黎易咬牙忍痛,怒喝道:“狗贼!叛徒!”

恐惧到极点就是愤怒。

看着黎易流露出惊慌,林德诺举剑又扎了他一下,不紧不慢地说道:“狗贼总比断腿的死人要好。叛徒,这话要从何说起?”

林德诺冷笑道:“我为炽天使拼死卖力一年到头连饭都吃不饱,半人马却能给我养家糊口的钱。不是我叛徒了炽天使,是炽天使对不起我。”

无可争论。

从忠诚道义上讲林德诺当然做错了,但黎易无法用自己的行为标准衡量一个随时有可能丧生于乱世的人。

“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加入半人马的吗?”

黎易说这话只是想拖延时间,林德诺识破了他的意思,摆手道:“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安心上路吧。古兰斯引领你。”

反派没有多话,利剑缓缓刺进黎易的胸口。

林德诺将剑插在黎易身上举着火把向石坑边缘走去,那里藤蔓密布。

他边走边说:“你不是有惊人的恢复能力吗?我倒想看看是你恢复得快还是血流得快。”

林德诺抓住藤蔓向上爬了几步,背后响起黎易的声音:“你错了。”

“身为一个反派,你虽然话不多,但终究不够利落。”

“身为一个军人,你虽然下手狠,但终究不够谨慎。”

“战士从不放弃自己的武器。”

林德诺回转身来,只见黎易手握利剑腰板笔直,一脸杀气。

火光照耀,黎易那黑洞洞的影子如同恶魔。

“这怎么可能!”林德诺惊骇万分,加紧速度向外攀爬。

黎易哪敢容他逃走,两步就追到藤蔓下方。只可惜林德诺身手的确敏捷,终究还是被他先一步逃出深坑,等黎易重见天日之时,林德诺早已不见。

“糟了。”黎易心道不好,“那狗贼知道老济的位置,肯定回去报信了。都怪我大意,没有防备。”

黎易丢下手中长剑,赶紧向落石瀑布的方向奔跑。

半个小时后,他发现自己迷路了。

这地方长满橡树,芳草萋萋,黎易迷失其中,找不到出路。

寻路无果的黎易倚着一棵五人环抱的橡树低声抱怨道:“破游戏连个地图都没有。”

“目前看来是没办法赶在半人马前面找到老济了,我以后一定要跑赢半人马。”黎易给自己讲冷笑话解忧,“这坑爹游戏要是有私聊频道就好了。有地图频道也好啊,我喊一声,八百里开外老济就能听到。垃圾游戏,在这方面做得这么真实干什么。”

可是抱怨归抱怨,一想到半人马取乐的手段,一想到自己受过的伤,一想到老济有可能被半人马活捉,黎易不禁焦急起来。

“不,游戏里不应该会有这样的死结。”

黎易给自己打气,保持乐观是面对困难最好的方法。

“我失踪了四个多小时,老济不可能不找我。以他的能力应该早就找到我才对,为什么他没有出现呢?是被耽误了吗?有什么事能耽误他四个小时?”

一连串的问题在黎易脑海浮现。

“就算他被耽误了,也绝对不可能被耽误这么久。”黎易十分信任李未济的能力,“有没有可能他其实已经知道我的位置,但以他的力量无法把我从半人马大营救出,所以才一直没有出现呢?”

相到这里黎易脸露喜色。

“换句话说,我现在已经从半人马大营逃出来了,那他应该很快出现才对。”

黎易情不自禁喊道:“老济啊老济,你在哪里。”

只听李未济说道:“我在你身后。”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