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二十二章:施手段莉亚战灰熊 算时间黎易念未济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众人休息不到十五分钟,半人马又来挑人,莉亚不等姐姐反应率先敲响铁笼回应。

还是熟悉的道路,还是熟悉的山脊,不多时莉亚就被拖到早已布置好的斗兽场。

这斗兽场临山而建,南西北三面大木桩坚实可靠,木桩上插满火把,斗兽场亮如白昼。东面是天然山墙,五米多高的山墙上建了几座观赏台,二十几只装备优良的黑白色半人马头领立于台中。

莉亚拿眼打量北面,半人马饲养的熊正在笼子里呆坐着,好像没有半点攻击力,但熊爪上的红光闪烁怪异非常。

半人马将莉亚推进斗兽场,临时搭建的圆形斗兽场不大,一百平米的场地里满是残肢败肉,折断的武器散乱一地,破损的盔甲肆意堆叠,一地鲜血让人脚下打滑。

莉亚已经来过一次,她轻车熟路从西面的武器架上挑选了趁手的长剑和盾牌。

随着铜锣声响,北面闸门打开,一只灰熊缓缓走出。

长期战斗在第一线的莉亚对灰熊有非常直观的认识,这种大型食肉动物体长180厘米往上,体重至少250千克,时速不低于45公里,咬合力高达800千克,爪击力保守估计4500千克。面对这样随便一击都能致命的凶兽,莉亚却并不紧张,她与灰熊搏斗过,姐姐传授的经验确实有效可行。哪怕是这种红爪变异灰熊依然爬着掌抬不到头以上,直立时掌打不到腰以下。只要利用好这个弱点,就能在这些怪物的攻击下生存下来。

莉亚不想与变异灰熊正面对抗,她仅仅想弄清这些变异灰熊与普通灰熊的差异在哪。

收集情报,了解对手,这是所有战斗人员必备的习惯。

莉亚微微曲膝侧身,左手举盾前倾,右手持剑整个人躲在盾牌后,只露出一双眼睛观察着灰熊的动向。

这只灰熊对莉亚并不在意,它翻找着场内的碎肉咀嚼得咯吱作响,时不时舔舔熊掌上的血糊,怡然自得。

一人一熊并没有搏斗的气氛,东面山墙上的半人马头领当然不满意这种情况,他们吹响号角下达指令。

随着一支火箭升空,正在血泊里打滚的灰熊直立起来,眼瞧着火箭就要落在灰熊身上,灰熊随意一拍,红光乍现,火箭落入血水中,一股臭气嗞嗞冒起。

受到骚扰的灰熊左右张望寻找着火箭的来源,莉亚站在原地屏气凝神。片刻之后,灰熊恢复原状,欢快地踩踏着血水。

半人马头领们齐齐跺脚叫嚷。

更多的箭向灰熊射去,灰熊左扑右拍,红光频繁闪烁,十几支箭纷纷落地,竟然无一能伤到它。

莉亚很想笑但更多的是害怕。

变异灰熊似乎有智力。

举盾的手臂有点酸,莉亚盯着灰熊不敢放松但手臂还是不自觉向下沉。

就在盾牌下沉的瞬间,变异灰熊猛然侧头看向莉亚,她立刻使劲把盾牌抬起来,灰熊像没事发生一般低头觅食。

半人马小兵又射了几轮箭,都一一被灰熊挡下。这只行为古怪的灰熊在斗兽场里走走停停,就是不靠近莉亚。

莉亚的心情越来越紧张。

突然,灰熊跑了起来,莉亚急忙向后退,但灰熊却跑到离她七八米远的角落里。

角落里有个头盔,头盔上有对翅膀,一看就是炽天使的制式装备。

灰熊坐在地上把头盔抱在怀里左右颠簸,头盔一丝不苟地在熊掌间跳跃,叮叮作响。

看着若隐若现的红光,莉亚的心沉到谷底。从头盔的跳动轨迹来看,熊掌灵活程度丝毫不落于人类的手掌,而且这只变异灰熊对力量的控制可能比大多数人类更为细致入微。

举盾的手再次下沉,灰熊又一次猛回头。

莉亚赶紧把盾抬起。

心凉。

没办法不心凉。

灰熊第一次回头的时候,莉亚心中就在打鼓,所以她刚才故意把盾牌放下来做试探,结果完全符合她的预期。这只变异灰熊早已锁定她了,之前的表现出来的毫不在意全是假象,只要她稍微放松警戒灰熊就会发起意想不到的进攻。

变异灰熊像是老成的猎人,慢悠悠地等着猎物犯错。

头盔在熊掌间又跳了几个来回,灰熊双掌一合,头盔变成铁片。

半人马好像也发现了灰熊的意图,他们停止射箭转而打起鼓。

牦牛皮鼓的节奏异常奔放,咚咚铛铛,声声点点撞击在莉亚心头,她突然躁热起来,想要战斗的冲动不可遏止。

莉亚死盯着灰熊,这只猛兽玩腻了头盔又扒拉着地上人骨头。挂筋带肉的骨头在泥浆和血水中浸泡许久,黑红黑红的令人作呕。鼓声一起,灰熊半眯着的眼睛暴突,突出的眼球红光激射,灰熊极其不自然地咆哮了一声,震天撼地。莉亚只觉得耳朵里有一百只蜜蜂在飞舞,可是她不能捂耳朵,只能微微张嘴缓解噪音冲击。灰熊的吼声引得关在笼子里的其余三只熊跟着咆哮,看守熊笼的半人马小兵竟然在连绵不断的巨大响声中跪了下来,东面山墙上的半人马头领嘶嘶大笑。

躁动的鼓点没有停歇,灰熊的咆哮声却渐渐小了下来。

斗兽场中的灰熊竟然强行压制住嗜血的冲动。

莉亚有点想放弃战斗了。

心中放弃的念头才起,早已酸涩的手臂不争气地垂了下来,盾牌移位莉亚整个头都暴露出来。

灰熊哪里肯放过这样的机会,七八米的距离四五步便至,一爪拍出。

莉亚眼中满是黑影,黑影之中五丝血红色的诡异光芒直击面门而来。

没有半点犹豫,莉亚将盾牌向前一迎,整个人向后大跳。

血红光芒消失,熊爪堪堪滑过盾牌并未造成实质伤害。

莉亚后跳落地急忙将盾牌竖直,单腿跪地整个人缩在盾牌后面。

一击不中,灰熊背对着莉亚大摇大摆、慢慢悠悠向前走着,好像刚才根本没有发动攻击似的。

东面山墙上的半人马头领们将一切看在眼里,他们为两者惊艳的反应喝彩叫喧,酒肉齐欢。

战斗鼓乐敲完一个篇章,半人马渐渐安静下来,四周只有火把噼哩叭啦的燃烧着。

咣当。

锣声响起,长达二十分钟的回合在人与熊的对峙中结束。

看守熊笼的半人马小兵打开北面闸门,一阵古怪的哨声响起,变异灰熊循着哨声缓慢地向笼子走去。

按之前的经验,回合结束之后有五分钟的休息时间,看着渐渐远去的灰熊,莉亚偷偷擦汗,缓慢而有节奏地调整着呼吸,紧绷的心弦终于松驰下来。

就在莉亚重重呼出浊气的瞬间,原本快要走进笼子的灰熊掉转头来,脸颊上的肌肉耸动露出类似嘲讽的笑容。

嘲讽,不屑,轻蔑。

莉亚内心无比恐惧:她在试探熊,熊也在试探她。

思量着灰熊内容丰富的表情,莉亚心知熊对她的实力已经有大概了解,接下来一回合肯定要生死相搏。

想到这里莉亚忙碌起来,她从斗兽场中捡来几件破烂的防具,稍加整理后也不管血污泥秽就往身上套。

多一丝防御就多一丝安全。

“嗷咔咔,嗷咔咔。”东面山墙上的半人马头领们叫唤起来,“雷恰久,雷恰久。”

莉亚侧头探看,山墙上顺下一根麻绳,系着一罐酒。

“雷恰久,雷恰久。”半人马呼唤着。

莉亚将信将疑靠近酒罐,提绳的半人马向她点点头。

酒罐入手,莉亚小尝一口,放在旁边不再理会。

她也想喝得大醉,在麻木中死去。

她也想在无声无息中结束一切,就此放松。

可是她不能,她的姐姐、她的丈夫,都需要灰熊的情报。

闸门再度打开,灰熊走出来,莉亚全神戒备。

灰熊一改之前散漫的状态,昂首挺胸毛皮鼓胀,全身肌肉似松还紧,千钧之力皆在举手之间。

还不等开场锣声响起,灰熊已经迈开四肢,只见它鬃毛直立,牙齿龇突,两道红光眨眼间就到莉亚面前。

莉亚不敢硬抗,反身向山墙跑去,灰熊紧追不舍。跑了十来步,山墙已在眼前,莉亚咬银牙一脚踏在光滑的山墙之上,借着军靴上的倒齿硬是在山墙上走了一步。这一步将莉亚抬得比爬着的灰熊高出一个头,她借力旋身后空翻,正好躲过灰熊的爪击。灰熊高举的爪子拍在光滑山墙上,红光迸现,山墙上一个深达5厘米的掌印清晰可见。

莉亚眼见灰熊击中山墙还未转身,利剑出手,飞薄的剑刃划破厚厚的皮毛在灰熊脚踝处留下不长不短极细的伤口。

灰熊吃疼,咆哮反身,右爪拍出。

莉亚举盾,爪盾相击,盾碎爪落。

“啊!”莉亚脖子上青筋突起,灰熊的力量实在太大了,哪怕盾牌卸去大部分攻势,可她的左手前臂依然严重骨裂,剧痛一阵阵往脑子里钻。

灰熊歪头露笑,右爪才落地,左爪又起。

莉亚还在剧痛中根本来不及抵挡只能凭着本能向后退半步同时将剑横在腰间,灰熊利爪来不及收回被剑割伤但也轻轻扫到莉亚侧腰,娇小但强壮的女战士右腰上三道深可见骨的爪痕触目惊心,她像断线风筝一样飞跌在地。

“嘿。”女战士紧握长剑大喝一声挣扎着爬起站稳身形,不顾腰间的伤痛三步并做两步冲到武器架前拿起一面更大的盾牌。

灰熊的喉咙里发出阵阵颤音,脚踝和掌间的剑伤丝丝渗血,这种介乎疼与痒之间的感觉让它非常不舒服。

莉亚新拿到的大盾牌由纯钢打造,一只手根本拿不动,无奈之下只好将骨裂的左手硬生生搭在盾牌把手上,疼痛让她不停地哆嗦,可她依然紧盯灰熊跟着它的移动轨迹快速转动盾牌的朝向。

看着盾牌正面十字花纹反射出的金属光泽,灰熊似乎知道这件东西非常坚硬,它围着莉亚转了几圈向熊笼方向爬去。

莉亚心知这是灰熊的懈敌之计不敢大意,可是她腰的血越流越多,视线已经逐渐模糊,思绪开始混乱,各种往事不断涌进脑海。

用力深吸一口气,莉亚强睁大眼,整个人靠在盾牌上站得笔直。

灰熊三步一回头总想找机会进攻,可是屹立不倒的莉亚让它很为难,它不想再受伤了。思考片刻,灰熊索性趴在相距莉亚五米的一滩烂泥里舔着厚实熊掌上的小伤口。常年在山林里奔走的熊经常受伤,它们懂得一些浅显的治伤手段,舔伤口是最为有用的办法。可今天这道剑伤有点不同,血液不停地渗出,越舔就越痒,越痒就越想舔。这种感觉十分古怪。灰熊恨不得把伤口弄大点,把舌头直接探到肉里舔个痛快。

灰熊舔了约有三分钟,如它所愿,这个伤口被它舔大了,越来越多的血往外涌。

莉亚看到此情此景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姐姐姐姐,你会保护我一辈子吗?”

“傻丫头,当然啦。爸爸妈妈不在了,姐姐就是你的守护天使。”

“姐姐明天要去参加炽天使考核吗?”

“嗯。加入炽天使,我们就有钱了,不用再捡剩面包了。”

“可是我听说炽天使总死人……”

“不会的,姐姐是去做文职,专门帮着炽天使大人整理作战资料不用上战场的。”

“那我也可以去参加考核啊,姐姐为什么不让我去。”

“你才十三岁,还不够考核的最小年龄。”

“那我明年去啊。正好姐姐有工作经验,可以教我。”

“傻丫头,我们有钱之后当然要去神佑之城学元素魔法。”

“我不要,我要陪着姐姐。”

“你想想看,挥手就是火球,全身布满坚硬的土元素,高举法杖呼风唤雨,到时候你就可以杀更多的半人马为爸妈报仇,多好啊。”

小女孩仰着头,幻想无数半人马死在自己的火球下,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十二年前的笑容与此时此刻的笑容叠加到一起,莉亚在眩目的幻想中轰然倒地。

灰熊看到敌人倒地噌一下从烂泥滩里站起来,它正想上前将敌人撕碎可熊掌上的伤口越发痒得厉害,纠结片刻它停在原地舔食着伤口上的血液。舔着舔着灰熊觉得不对劲,不光手掌在痒,脚踝上也开始痒了。它坐回烂泥里用爪子抠脚踝上纤细的口子,这个口子越抠越大,越抠越痒。

一边舔手一边抠脚,灰熊似乎陷入不可自拔的爽快之中。

东西山墙的半人马头领们被眼前的场景弄迷糊了,它们叽叽嗷嗷地讨论着,最终敲响了结束战斗的锣。

铜锣响过,看守熊笼的半人马小兵开始吹哨,灰熊听到哨声不可抗拒地向闸门看去,它抵抗不了从幼年就听到的哨声,可它同样也抵挡不了手脚上的骚痒。左右为难之际,这只猛兽灵机一动,舔着手抠着脚竟然用单腿蹦回到笼子里。笼子就是安全的家,它越加肆无忌惮地舔食着自己。

半人马小兵掀开盾牌拖出莉亚,也不管她的死活一路拖回囚笼。

“妹妹,你饿吗?”

姐姐轻柔的声音唤醒沉浸在痛杀半人马幻想中的小女孩,她的肚子咕咕作响,却极力摇头道:“我不饿。”

紫色眼眸里点点星光,莉迪抱着莉亚坐在高高的树上,她从系在树枝上的破篮子里掏出一块沾满酱汁的牛肉,用随身带的小刀割下一大块肉放到妹妹手里,笑着说:“吃吧。今天我在街上捡到一袋子银币,沉甸甸的,拿在手里心可暖了。我原本打算把银币偷偷藏起来慢慢用的,可是看到街上走来走去的炽天使,我就忍住了。钱还给失主之后,他就买了一块牛肉给我。全是胡椒酱啊,香不香?”

莉亚顺着牛肉的纹理撕下一小条塞进嘴里,咀嚼着,含糊说道:“香。”

莉迪伸出小指头揩走妹妹嘴角的酱汁,含进嘴里,细细品尝。

莉亚问道:“姐姐,你不吃吗?”

“我吃过了。”莉迪说道,“篮子还剩一小块,留着明天吃。”

莉亚正准备往嘴里再塞一小块肉,听到姐姐的话立刻停手,说道:“我吃饱了。”

看着妹妹手上剩下的肉,莉迪笑着说道:“不要省。篮子里还有许多水果,够明天吃的。”

莉亚摇摇头把肉还到莉迪手中,说道:“姐姐明天要参考炽天使的考核,多吃肉才有力气。”

姐姐把妹妹搂进怀里,树上徐徐清风,夜却不再凉了。

莉亚只觉得身上很温暖,她缓缓睁开眼,没有肉,没有树,只有囚笼,自己正枕在姐姐的腿上。

“醒啦。”莉迪抚摸着妹妹的额头轻声细语地问道,“感觉好些了吗?”

莉亚稍作反应,手臂和腰的伤口均已被包扎好。

“好多了。这是怎么回事?”

缩在囚笼一侧的莉迪说:“你被送回来之后,我就朝那半人马大喊大叫,他好像明白我的意思,就把你丢进我的笼子里。你都不知道你伤得有多重,我只能帮你简单包扎一下,幸好你意志坚定这才活了过来。别说话,好好休息吧。”

莉亚缓缓闭上眼,享受着姐姐的体温。

“黎黎畅畅。”莉迪轻拍妹妹的后背呼唤道,“我要照顾妹妹,下一场,你上吧。刚才我跟你说的腕劲,你听明白了吗?”

黎易点头回答道:“听明白了。用手腕的巧劲割伤对手,表面看起来是一道细痕,但伤口内部却呈十字花状,可以加大放血的力度又能让敌人掉以轻心。不过我现在恐怕达不到这种程度,毕竟我连剑都没有碰过。”

莉迪说道:“这种手法的确很难,我至今也不过有四成机率做到,我妹妹苦练七年才能百分百成功,你的路还很长。”

黎易说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莉迪笑了笑却没有回应。

黎易闭目养神,耳边是尼尔的唉唉声,是莉亚稍显粗重的呼吸声,是莉迪为了给妹妹留出空间不得不缩在角落导致的喘气声。

“现在是晚上几点了?”

“这个副本如何结束?”

“老济此时此刻在哪?”

这三个问题在黎易脑中盘旋已久,他抬头望天,明月高悬。

“老济要是在这里就好了,他看看这月亮就能推算出现在是几点。”黎易拨弄着囚笼上的铁条,“咦,或许我可以学老济那样推理一下。”

“半人马屠城的时候,欢迎宴会应该刚结束不久。宴会通常持续两个小时,那么宴会结束的时候应该在十点左右。为了保护伊莎拉离开,我和老济跑到落石瀑布,这段路程大约有三十分钟。随后我英勇献身引开半人马,被半人马抓到俘虏营,这一路花费的时间未知,就算一个小时吧。再然后我和俘虏营的半人马打架,整个过程应该有二十分钟左右,随后卡利小妹妹出现。这么一算,我在心木林杀死那只黑白色半人马追兵,然后全身挂满毒箭的时间大概就是午夜十二点。”

被抓的时间是午夜十二点,这种整点巧合让黎易更加确信自己推断合理。

“如果我是午夜十二点被抓的,那么到达半人马大营的时间不会超过十二点十分,那么我关进这个囚笼的时间不会超过十二点二十分钟。被关之后,尼尔向我打招呼,五六分钟之后,他被半人马拖上了斗兽场。按莉迪所说,每个人会在斗兽场中打两场,每场二十分钟,中场休息五分钟,那么尼尔回来的时候就一点零五分左右,就算是一点整吧。”

黎易觉得整数更有魔力,擅自把推断的结果定在一点整。

“如果尼尔回来的时间是一点整,那么莉迪应该是一点十五分被拖走的。”

黎易猛然拍巴掌,自言自语道:“我真笨。不用这么算。两场比赛加上中场休息再加上半人马给的赛后调整时间,其实一场搏斗就是一小时。我艹,那这么说,现在已经午夜三点多了?”

莉迪听到黎易叨叨,问道:“你在说什么呢?”

“我说现在的时间三点多了。

“三点一刻啊,怎么了?”

黎易好奇地看着莉迪,问道:“你怎么知道?”

莉迪一指半人马大营中间的主营帐,说道:“看那边的火把,三根大火把代表现在是三点,一根小火把代表现在刚过一刻,这是半人马独特的计时方式,我们炽天使都懂。”

黎易心中暗挑拇指对这个游戏的细节表示惊叹,随后联想到李未济多次解开游戏中的谜题,不由得念道:“如果被关在这的是老济,他肯定早就注意到火把的变动了。老济啊老济,你在哪里?”

半人马小兵踏着黎易的念叨声飞奔而来,赛后调整时间结束,新一轮搏斗马上开始。

黎易收起心神准备回应半人马征选,却见尼尔用头猛撞铁笼,铛铛声不决于耳。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