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二十三章:怒神附体荡尽邪魔 神像崩塌风骨永存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半人马主营再添一根小火把,黎易隐隐约约听到铜锣声,尼尔的战斗应该开始了。

“百战沙场碎铁衣,古来征战几人回。”

身在牢笼中的黎易想到那几近残破的高大身躯,不由悲从中来。

莉迪轻拍着妹妹后背,默然不语。

莉亚已经不哭了。

“我应该早点和他结婚。”莉亚平静地说,“四月正好,那时候超级冒险盒子对外开放,他心心念念要去玩的。可我总觉得太幼稚……”

“他说超级冒险盒子是阿苏拉的娱乐产品,人人都可以通过一个蓝色立方体进入虚拟世界。那个世界由各种颜色的方块组成,树木草丛的叶子四四方方,树森下有缓慢蠕动的蛇,草丛间有嗡嗡作响的蜜蜂,还有喜欢朝人丢香蕉的猴子……大家拿着木棍、火炬、铲子在这个世界冒险,每打倒一只怪物就会奖励一堆小气泡,小气泡可以换成亮晶晶的装饰。我不懂这有什么好玩的,他就跟我解释说很小的时候他爸妈带他玩过,但那时候他还太小不会玩,可是他凭借着自己的勇气打倒了蛇,多次尝试之后打倒了蜜蜂,却总是死在猴子的香蕉下,他好想再去打一回猴子。他说得可起劲了,眉飞色舞,眼睛发光。”

沉默半晌,莉亚重复说:“我应该早点和他结婚。五月也不错,那时候迷城峭壁对外开放,他心心念念要去看的。可我总是推脱说太忙啦,军队有任务啦,不敢用风裔的飞艇啦……”

“他说迷城峭壁满是竹子编织的建筑,长长的竹梢在半空中组成一条条奇险无比的道路,内心平静安宁的四风后裔们操纵着天相法术行走在颤颤悠悠的竹子上,如履平地。他们精心地布置着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迷城,清风竹叶好似安眠曲,太阳鲜花有如欢乐颂,闪电流水堪比战魂鼓,红白相间的鲤鱼旗帜翻飞不定,一切都欣欣向荣。”

莉迪摸摸妹妹的额头确认她没有发烧,眼中满是温柔。

莉亚微微睁开眼看向夜空,意味深长地说:“其实六月结婚也很好啊。算上年中假有一周时间,我们可以去神佑之城拜访以前的战友,然后在少女的耳语酒馆住下,一边享受大城市的热闹一边过激情的两人世界。他一直想要孩子,我其实也挺想要孩子的,可我总想退役后再生。”

“现在想想,其实早生晚生又有何区别。生命中多出一段生命,岁月里绵长一段岁月。从蹒跚学步到健步如飞,从牙牙学语到语出惊人。看他伸出小手要糖吃,听他奶声奶气叫妈妈。也会因他懒惰而着急,也会因为他受伤而揪心。盼望他长大,又害怕长大后必然的离开。才离开便思念,团聚几天又会觉得他烦。思思念念,麻麻烦烦,都是今生缘。”

莉亚的嗓子依然尖锐,黎易却听到千万柔情。

寂夜传来铜锣声,回合结束了。

尼尔一步步走向西侧的武器架,左臂伤口崩裂,鲜血慢慢挤出,他急需再次止血。

止血的办法还是老一套,火烧。

之前一局为了吸引灰熊的注意力他自断左臂,杀死灰熊之后他遵从炽天使作战手册硬生生用火把烧了伤口三分钟达到止血消毒的效果。这在炽天使部队是极限环境下的常规操作,几乎人人都懂,但未必人人都会这样做。

火烧比流血更痛。

尼尔拿起武器架旁的火把,休息的时间只有五分钟,他顾不上许多,一扭头,火把已置于伤口下方。

烈焰上的勇士一声不吭,他细细回味着刚才的战斗,以便吸取经验应付下一回合。

首先映入脑海的是那只古怪灰熊。

说它古怪不是指红光隐现的爪子,而是它的出场姿势。

正常的灰熊都是爬行出场,然后嗷叫两声,但这只灰熊却是抱着腿舔着掌,硕大的身躯像车轮一样滚出闸门。

这样古怪的出场方式让人摸不着头脑,却也叫人不敢掉以轻心,厚背刀横在胸前严阵以待。失去左臂总觉得难以保持平衡,心中不由紧张。好在那只熊依然专注地舔着手掌对自己不理不采,这才稍稍稳定精神。精神稳定,目光也跟着机敏起来,这才注意到那怪熊并不是在舔手掌,更准确的词语应该是啃。

它似乎在自虐。

为了验证变异灰熊的真实意图,只好向它慢慢靠近,靠得越近看得越清,厚实熊掌上已有几处白骨清晰可见。

变异灰熊对靠近的敌人置若罔闻,它咀嚼着自己的血肉抠着早已能看到韧带的脚踝。

灰熊近在咫尺,厚背刀果断出手,积蓄的体力全部爆发,锋利的刀刃直接划开它背上的毛皮,一道又长又阔的伤口翻了开来,随后就是血喷。

血雾之中灰熊动了,凌厉的回旋转身,带着风声的爪击,妖诡无比的红光正好击中钢刀,钢刀应声而断。

谁能想到带皮连筋的白骨熊爪竟然有这样的威力,匆忙之下连续两次侧滚翻拉开距离。手中的刀还剩大半截,还能用。再次横刀胸前,以防止灰熊有进一步的动作。

灰熊好不容易把手掌上的痒处给啃食干净,没想到背后又受了一刀,心中大怒,圆睁熊眼,双足发力,作势欲扑。可惜它欲扑而不得,因为脚踝处突然痒了。

眼见气势汹汹地灰熊突然席地而坐,虽然觉得这是个极好的进攻机会,可是一想到那可怕的红光就不敢上前。

僵持十多分钟,回合快要结束的时候,灰熊抠脚踝的爪子松开来,它似乎解脱了。

看着灰熊如释重负的神情,心中不由紧张,手中的断刀握得更紧。

它来了。

它跑来了。

它一瘸一拐地跑来了。

这灰熊刚才抠断了自己的脚筋。

可灰熊毕竟是灰熊,哪怕一瘸一拐却也气势惊人。

被莉亚割伤到现在,它终于有机会完全释放自己,它积攒已久的雷霆之怒终于能宣泄而出。

一掌催心。灰熊极度信任自己的爪子,不敢说能击穿这个人类的背部,但拍烂他的心脏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没想到灰熊竟然知道人类的要害在哪,奔袭而来的致命一击唯有翻滚才可避开。可叹自己身型太壮,剩余的体力完全不足带动这堆筋骨血肉翻滚。

头一次觉得长得太壮也是件坏事。不,如果不是这么壮的话,自己就没机会认识莉亚了。我的可爱,我的亲爱,你的伤好些了吗?

这一分神的功夫,灰熊的骨爪带着红光扑至眼前。

凭借本能地抬手横刀,只听一声脆响,断刀再断,整个人倒退两米站立不稳仰倒在地,定睛一看炽天使盔甲凹出轻微掌印。正欲起身,喉咙一甜,鲜血喷出,心道无力为继,只好闭目等死。

幸好回合结束的锣声响起,已经露出笑齿的灰熊在口哨声中悻悻离开。

三分钟火烧让尼尔止住血,也烧得他出现幻觉。

他看到心爱的女人奔跑而来,于是急忙丢开火把单手将幻影搂住,又急忙推开幻影叫她快跑。

手中一空,幻影消失。

他转忧为喜,心中大定,豪迈狂笑。

看着壮汉状若疯癫的举动,斗兽场东面山墙上欣赏好戏的半人马头领们举杯欢庆。

与这边的热闹不同,囚笼里的三个人听到回合结束锣声后都在竖耳企盼。

他们在企盼新的锣声。

他们在企盼尼尔活着。

五分钟后,锣开鼓响。

心知尼尔在第一回合活了下来,莉亚微睁的眼睛再次泛光。

“姐姐,你记得我和他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吗?”

莉迪看看妹妹腰上的伤口,血已止住,心中大慰,嘴上说道:“记得。五年前的冬幕节,那天好大的雪,但泥潭镇张灯结彩、喜乐欢腾,洛根队长亲自带队到泥潭镇为你颁发英勇勋章,尼尔正是洛根队长的随行。你站在炽天使的战旗下,站在女王的雕像下,站在科瑞塔的国旗下,庄严肃穆地行礼。看着你英姿焕发的样子,我好为你骄傲。恰好那天也是你的生日,受勋仪式结束之后我就想送你生日礼物,结果看到你被人拥簇包围缠着要签名,你在人群中不堪其苦,是尼尔仗着自己魁梧的身形分开人群为你化解难题。”

莉亚的眼睛笑出月牙:“我当时可没觉得他魁梧,我只看到他脸上全是伤痕,疙疙瘩瘩的,好吓人。而且我当时并不认识他,他硬拉着我的手,我心里很怕。他生硬地和我说话,介绍着自己,可惜我头脑一片空白,完全没有记住。第二天他们返回神佑之城,我睡懒觉没有去送。之后半年我几乎快要忘记他的存在,他却突然成走马上任成为女王驻泥潭镇特派员,成了我的上司。”

“后来就很俗套。他说对我一见衷情,离开后更是念念不响。”莉亚弯弯的眼睛缓缓闭上,脸部肌肉松软下来,整个人突然变得无精打采。喘了几口粗气后,她接着说:“他说思念会折磨人,以前我不信的,现在我信了。”

思念会折磨人。

淼淼也说过同样的话。

是什么时候说的呢?

应该是在自己进修动物解剖学的某个夜晚。

被马踢伤之后休养三个月,两人迫不得待在病床上举行婚礼。

雪白的床单,雪白的婚纱,激情奔放的夜晚,香气漫漫的房间,软糯可人的身体,触手可及的温柔。

温柔在手掌中变幻成轻声的呢喃,呢喃在唇齿间升华成愉悦的娇羞,娇羞在起伏下凝结成火热的鲜红,鲜红在涌动中舒展成狂暴的欢叫。

沙发,窗台,厨房,浴室……凡是能站着能趴着能躺着的地方都随欢叫沦陷。

最后沦陷的还是那句我爱你。

新欢过后,自己决定进修。进修就意味着分离,分离就意味长长的想念。365个深夜,364个清晨,准时准点准点准时的视频通话是两人固定见面时间,自己负责讲述着在学校的见闻,淼淼负责描绘着对未来的想像。

那个夜晚也像此时一样明亮,窗外是炫目烟花架起的鹊桥,窗内是赤身露体的孤男寡女看着对方的全息投影谈笑风生。说着说着,鹊桥上走来牛郎织女,窗外人声鼎沸。我喜欢你、我爱你、结婚吧……无数美妙的词汇声震屋瓦。

“好磨人哟。”

淼淼的轻语夹杂的热闹中,悄然而逝。

想到淼淼,黎易瞬间来了精神,一句“不能死在这,她还等我吃饭呢”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便觉得不对,自己出门不到四个小时,竟然有种漫长的别离感,都怪这个游戏将时间感知放大到12:1。

“哪家的姑娘在等你吃饭?”莉亚听到黎易的话笑着调侃道,“泥潭镇的姑娘我可都认识,没听她们提过啊。”

黎易憨笑道:“是远方的姑娘,你不认识的。”

“哟,是甲虫郡的还是神佑之城的?”莉亚耷拉着眼皮依然不忘探听八卦。

“都不是啦。”

“那我就猜不到了。我一辈子都没有走出女王谷,对我来说,全世界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生我养我的泥潭镇,一个是国都神佑之城。”

莉亚说完话开始猛烈咳嗽,莉迪连忙按住她的腰以防伤口崩裂。

“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吧。”莉迪劝阻。

“我没事。”莉亚咬牙忍痛道:“索托孩子满月的时候,索托你记得吧,就是教你步枪射击的,胡子像拱门的光头,你别看他是光头,他孩子的头发和他的胡子一样浓密乌黑。我和尼尔是孩子的干亲,为了孩子能健康茁壮成长,我和尼尔走了好远的路到甲虫郡祈福。说起来好可笑,甲虫郡就是我去过最远的地方。你去过甲虫郡吗?。”

黎易静静地听着没有答话。

“黎黎畅畅,你应该去一躺甲虫郡。那里有美丽的豆蔻,用来送女孩子最好不过。我好喜欢豆蔻花啊。”莉亚痴语声越来越低,渐渐睡着了。

莉迪用手测了测妹妹的体温,再次确定她没有发烧之后轻声对黎易说道:“我一直以为她只懂战斗,从来没想过她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黎易压低声音说道:“战争让一切都变得残酷,我们学会隐藏柔弱,我们学会在深夜里不哭。可我们终究有感情,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莉迪淡淡道:“你一定很喜欢那个姑娘,要不然说不出这样意味深长的话。”

黎易眨眼说:“你一定也曾在深夜抹过眼泪,要不然理解不了这句话。”

两人相视一笑。

这杀人的夜啊,多少人为你流泪,多少人为你痛下决心。

尼尔倒在血泊中看着天月亮,今天的月亮和下定决心调往泥潭镇那晚一样圆。

多少个昼夜辗转才促使自己有勇气做出那样的决定,毅然决然离开舒适的城市离开父母,马不停蹄向着心中的冲动奔驰,恬不知耻对她死缠烂打却无功而返。

东面那些半人马又在庆祝了,是为我的死开怀畅饮吗?说起来还真要感谢这些半人马,要不是他们闹事的话我和莉亚也不会一起行动,没有那次行动我肯定没机会与她共患难,不共患难怎么配得上婚礼的彩纸纷飞。

灰熊越来越近,已经无力再站起来,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有点不甘心啊。明明说好要同生共死的,看来我要失约了,我的可爱,我的亲爱,不要怪我啊。

“你没有失约啊,通往迷雾的路,我和你一起走。”心爱的她站在月光下笑靥如花。

“不不不。我的可爱,我的亲爱,这条路我一个人走就好。”尼尔猛地从血泊中坐起来,一拳打碎幻觉。

斗兽场四周的火把被风吹得摇曳不定,尼尔瞪大双眼,两股血从他眼睛里流出,他的世界彻底黑暗了,但他的心却清沏无比。

随眼血一同流出的还有两道金光,金光转眼间布满尼尔全身,这个独臂勇士犹如天神下凡。

[怒神附体]

[燃烧太阳之力变身成巨大的神像,减少你受到的伤害,缩短影响移动的症状持续时间。]

变异灰熊没想到这个将死之人竟然可以爆发出这种恐怖的气势,它本能地向后一缩,但尼尔哪容得它逃避,全力[飞踢]一脚,灰熊当即被踹飞两三米。灰熊堪堪起身,庞大的神像[猛冲]过来,欺山赶海的力量正中熊腹。这怪物虽然凶猛但哪里是天神之力的对手,五脏六腑顿时拧成一团,背后的伤口裂得更开了。不等变异灰熊有所反应,尼尔一记[重击]紧接[猛击],手中的怪物就如同被撕碎的棉花玩偶。

“去死吧。”

尼尔怒吼着,最后一击[上勾拳]全力施展,右拳化成一团火焰。

高涨的火焰顷刻间吞噬灰熊,火焰中激射出灰熊四分五裂的血肉筋骨,带火的碎肉块散布在斗兽场中,荣光夺目。

东面的半人马头领们齐齐敲鼓,酒水四溅。

欢声笑语中,火灭了,拳低垂,神像崩塌。

回合提前结束。

刚刚睡下不久的莉亚从梦中惊醒,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她回到二十岁那年的春天,那时候尼尔刚来泥潭镇不久,他总是抓住一切机会示好,但他热情过头实在叫人害怕,只好躲躲闪闪顾左右而言他。

那天艳阳高照,桃树枝头含苞待绽。

尼尔突然收到线报说有一队半人马正在绑架平民,这本是常有的事,所以他立刻组织队伍前去营救。

作为英勇勋章的获得者自己主动要求入队,尼尔犹豫片刻便答应了。

十人小队走到线报所说的地点,四周空荡无依,三十只蹄坚刃利的半人马冲将出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线报是假的。

尼尔将自己护在身后,他指挥若定,训练有素的炽天使们立刻进入战斗状态。

“大锤准备。”尼尔在人群中叫喊,“盾牌注意防守左侧冲击。”

尼尔的话刚说完,五只半人马朝小队左侧发起冲锋,三名手持盾牌的炽天使卫兵紧靠在一起力图挡住这次冲击。

冲锋而来的半人马转瞬就到眼前,尼尔喊道:“砸马腿。”

一柄大锤从盾牌的缝隙中横扫出来,一只半人马躲闪不及被大锤砸中。

一马蹄乱,众马惊慌。五只半人马相互挤撞翻倒在地,眨眼间就被一心求生的炽天使士兵杀死。

一招得胜,炽天使们信心更甚,行动力凝聚力达到巅峰。

几轮刀砍斧剁,几番剑刺弩射。

尼尔指挥着小队进退有序,十几个回合之后,半人马损失过半,十人小队最终以牺牲三名成员的代价奇迹般逃出包围圈。

可是半人马紧追不舍,尼尔以身作则、身体力行、孤身断后。

他矗立的样子,像道光。

光直射进心房,一丝涟漪泛起。

不由自主站到光的身边,不由自主地说:“我和你一起。”

尼尔再次犹豫,终于还是点头答应了。

“一会儿我们可能会死。”尼尔脸上的伤痕挤成一团,“哪怕你讨厌我,我也还要再问你一句,我们能进一步发展吗?”

面对这样直接坦荡的表白,心中那一丝涟漪扩大,咬着嘴唇,思忖良久挤出一句话来:“你会不爱我吗?”

“我会不爱你吗?不会。爱你就像爱生命。”尼尔抽出刀凝视着面前的半人马追兵。

“那我们进一步发展吧。”鬼使神差还是把这句话说出口。

兴奋的尼尔冲到半人马追兵前,他把刀丢在一旁,撕开上身防具,精壮的身躯纹满古怪花纹。

太阳照射着,古怪花纹熠熠生辉。

金光流转,尼尔化作一尊神像。

真正的怒神降临,在无尽的太阳之力加持下,十几只半人马土鸡瓦狗般被大开大阖的神像撕成两截。

金光散去,残存的太阳之力化作血泪,血泪如同岩浆在尼尔脸上烙下伤痕。

看着跪在地上喘息的男人,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会冲上前抱他,他好结实啊。

男人的血泪止住,他抬头咧嘴道:“你好哇,莉亚!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微笑。”

高兴与心疼的泪水喷薄而出。

艳阳依然高照,桃之夭夭。

如果这个梦到此结束那该多好。

为什么梦里会看到神像崩塌。

为什么梦里会看到桃花凋零。

提前到来的锣声让莉亚清醒过来。

这一次,她没哭。

“我的太阳啊,我的生命。”

“我的生命啊,我的莉亚。”

“我会不爱你吗?不会。爱你就像爱生命。”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