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二十一章:天生幸运笼中学技 命运多舛节外生枝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什么叫命不该绝?

这个问题如果让李未济来回答的话,他多半会说想跳楼却被人发现了。

可这个问题在黎易眼中没有任何意义,他经历过太多命不该绝的事情。

五岁,黎易的爸爸操作杀猪台,一时粗心,亲儿子就放在传送带上。前面的猪被锯成两半,眼看黎易也要步猪的后尘,杀猪场停电了。后面看新闻才知道,25生活区7号楼新生儿增长超过10%,【深蓝】临时停电一分钟对电力系统进行线路改组以保证新生儿的生活质量。

六岁,7号楼和8号楼举行联欢庆典,热闹非凡,人山人海。黎易趁大人不注意,通过窄小的风口爬进大楼的光能控制室。一栋能容纳两三万人共同生活的超级大楼对光有着极为恐怖的需求,【深蓝】利用镜面反射原理加上独特建筑设计成功为每栋大楼带来可调控的光源,光能控制室正是大楼建筑设计的核心部分,所有的光都在此处变换着角度、强度,这就意味着哪怕有【深蓝】精心设计的散热系统,光能控制室的中心依然是个堪比火炉的存在。黎易游走在火炉边缘,稍有不慎就会跌进中心变成飞灰。正当这傻孩子准备向中心迈步的时候,烟花表演开始,两栋大楼同时隔绝一切光源。天昏地暗时刻,黎易想爸妈了,他退出风口,若无其事回到爸妈身边。

七岁,妈妈生病在家等待医生上门治疗,黎易陪在妈妈身边嘘寒问暖,一会给妈妈倒水一会给妈妈换冰袋,好不勤快。妈妈夸他是个懂事的宝宝,这个懂事的宝宝十分开心,决定做更多事赢得更多夸奖,于是他搬了张凳子站在厨房案板前准备做可乐姜汤。人小手小,切姜不易,一大块姜几经改刀虽然只剩下薄薄几片但也算是功德圆满。高兴之余,他持刀手舞足蹈、得意忘形从凳子上摔下。摔下不要紧,他左挪右转,竟然稳稳落地。人是落地了,刀却被抛在远处。正想要去捡刀,踩中之前乱飞的姜片,脚下一空,整个人扑倒在地向刀尖滑去。眼看刀尖要扎中眼睛,他急中生智双掌张开按在地上,稳稳停在刀尖前。拍了拍身上的灰,他把刀放回案架,顺手开火,倒可乐,放姜片。可乐姜汤咕噜咕噜地煮着,他百无聊赖地打开投影仪,调到最喜欢的《咯吱咯吱大吃货》,在亲切的咯吱咯吱声中沉沉睡去。用黎易告诉李未济的话来说,如果不是医生上门,他可能就死在可乐姜汤手上了。

诸如此类的事情每年都要在黎易身上发生几次,但每次他都能化险为夷。如果这世界上真有管生死的阎王,阎王爷恐怕会气急败坏指着黎易的鼻子说:“你怎么死来死去死不了啊。”而黎易肯定会模仿石斑鱼的声音回敬:“因为我的角色性格是比较调皮的,所以我内心的潜在台词是我还不想死。”

正是这种天命所归的幸运让他敢做敢为,生猛异常。

此时此刻听到莉迪说命不访绝,黎易很自然接过话头:“放心吧,有我在,咱们且死不了。”

莉亚心知治疗纹章的效果有限,却没想黎易顷刻间生龙活虎,不禁叹道:“世上竟然真有这种传奇体质。”

黎易暗笑:“要是网络模式开放,全世界的玩家涌进来,个个都是这种体质。”可话不能这么说,只得沉吟道:“估计是老天爷看我父母血海深仇未报,特意给了我一副好身体。”他倒是挺尊重自己给自己布下的设定。

莉迪说道:“不管老天爷是否可怜你,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想不想逃出牢笼,杀尽半人马替父母报仇?”

“想。”

“好。我们来教你怎么打架,然后你下场搏斗,赢了,我们都能活命。”

黎易反问道:“什么搏斗?”

莉迪正准备回答,只听马蹄声响起,“一条腿”准确无误地落在黎易眼前。

仔细一看,不是大腿,是手臂。

比黎易大腿还粗的手臂就这样血淋淋地、如同垃圾一样被人弃之如敝履。

莉亚轻声哭泣,莉迪倒是没有任何动静。

“又杀了两只。”

是尼尔。

他真的没有死,他活着回来了。

虽然失去了一条手臂,但他的确还活着。

尼尔的呼吸粗重,有种即将气绝但顽强挣扎的无力感,听得黎易很不是滋味。

“那两只畜牲还想吃我,嘿嘿,我自砍一臂作为诱饵,一刀刺穿了俩,真值。”

“你别再说话了。”莉亚心疼无比,她现在有点后悔把治疗文章给一个外人了,如果治疗文章还在,至少可以缓解一下丈夫的疼痛。

莉迪颇为冷静地分析道:“林德诺打死了三只,我打死了四只,尼尔打死了六只,应该还剩下七只。我现在的体力,还能打两轮,最多只能再杀四只了。”

尼尔气息微弱地说:“我休息一会,积攒点力气,我还有一招怒神附体能跟那群畜牲同归于尽。”

莉亚泣道:“你不能死,你答应我的蜜月还没有……”

莉亚的话没有说完,押送尼尔的半人马猛拍铁笼,呜呜叫唤着。

“该我上了。”莉迪拍铁笼回应,语气淡然道:“我为你们争取时间,你好好教黎黎畅畅战斗技巧。”

“姐姐!”莉亚彻底哭出来,泪雨滂沱。

“都成亲的人了。还哭鼻子,让人看笑话。”莉迪说道,“好好活着,如果我们最终胜利了,在我墓前放捧紫荆花。”

莉迪的话戛然而止,半人马将她拖出铁笼,左拐右转,消失在黎易视线里。

“这是怎么回事?”

从尼尔被拖走的时候黎易就想问这个问题。

莉亚抿着嘴,狠狠抹抹眼泪,说道:“这是半人马的传统娱乐。每次抓捕到炽天使,他们就想方设法虐待俘虏为供取乐。这一次他们在这荒山野地搭建帐篷,能玩的东西很少,仅仅二十头灰熊而已。在你被抓进来之前,林德诺,姐姐还有尼尔都下场与熊搏斗过了。林德诺不幸死于熊口,你笼子里那条腿就是他的。”

黎易想了想,反问道:“这么说,就算我们把熊杀光了也难逃一死啊,半人马怎么会放过我们?”

莉亚说道:“你有所不知。我们和半人马打了许多年的仗,双方的战力损失都非常严重。随着战争的时间越拖越长,我们之间渐渐形成秘而不宣的默契。”

“什么默契?”

“给对方俘虏活命机会的默契。”莉亚说道,“俘虏们只要能在半人马的虐待娱乐中活下来,就可以见到他们的统率,如果能通过统率设定的考验就会被当场释放。反之亦然。”

黎易注意到莉亚的用词,心中暗想:看来人类对半人马俘虏也好不到哪去。不过,这种完全由对手主导控制的活命机会真的存在吗?

莉亚似乎看出黎易的担心,进一步解释道:“林德诺以前就被半人马抓过,他却拼死杀了出来,只可惜这一次……”

黎易说道:“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要尝试。”

莉亚说道:“我本已做好必死的打算,可我的丈夫我的姐姐希望我活着,他们说活着就会有美好的事发生。但是,你来了。你比我更年轻,更有作为,我不必再苟且偷生,我可以与他们并肩赴死了。”

尼尔喘着粗气,似乎颇为焦急,却无法言说。

黎易不可思议的看着莉亚,心想:这种剧情不都是玩家听了NPC的话心生正义,决定代替NPC出战,然后百战百胜一路晋级的套路吗?为什么这里反过来了?

莉亚又说:“接下来我会把战斗中总结的经验都告诉你,你能学到多少,就听天由命了。”

莉亚不急不慢地讲述着,黎易听得很入神,在脑中不停模拟莉亚所说的动作诀窍。

莉亚最先讲的是盾牌,除了引以为傲的持盾格档之外她还讲了如何用盾牌击晕目标。

黎易脑子里不停闪过相关画面,片刻之后,他收到游戏提示。

黎易没管技能说明,而是向莉亚请教道:“这个[盾击]靠的是人体冲击力加上盾牌重量,对吗?”

莉亚点头道:“没错,通常我们都是直接跳冲对方,用盾牌上的尖点打击他的脖子心脏或是太阳穴。”

“个子小的人没有这种力气吧。”

莉亚补充道:“个子小的人可以旋转跳冲,人体自旋也会带来额外的力量。”

黎易若有所思,点头道:“关于盾牌的运用我明白了。”

莉亚说道:“这只是我个人的浅薄见解。盾牌千变万化,你要好好活着见识更广阔的天空,切不可坐井观天。”

黎易心中微颤,他突然发现游戏里的NPC正在用他习惯的语言跟他对话。难道NPC会根据玩家身份来改变对话风格?

黎易走神的这一小会,莉亚已经开始讲解单手剑运用了。

“单手剑和盾牌是绝配。”莉亚说,“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在战场上,盾牌为你遮风挡雨,利剑为你披荆斩棘。我在战场上习惯用单手剑给敌人放血然后打残他们,让他们在绝望中等死。当然,必要的时候也会用力一捅,给敌人致命一击。除此之外,我还看过林德诺经常勇猛地跳冲到敌人面前用剑直劈,每次都能把敌人打得走不动道。这招的技巧我不懂,以前一直想向他请教……”

莉亚捂住嘴,断断续续说道:“我跟你说说用单手剑给敌人放血的手法。”

莉亚的描述非常细致,光出剑角度和剑击位置就讲了有十多分钟,黎易频频点头,他从来没想过游戏技能有这么多讲究,以前的游戏都只要按下技能图标或是意想施放某某技能就可以的。

游戏提示声再度响起,他又学会两个单手剑技能。

“可惜没有武器,如果能亲手施展技能动作那该多好。”

正当黎易有这种幻想的时候,莉迪被半人马拖回来。

她的状态有点不好,全身上下满是抓伤,大腿上好几片肉往外翻,背后也有好几道口子在渗血。

“干掉两只。”莉迪紫色的眼眸格外引人注目,“我发现这些灰熊的弱点了,爬着掌抬不到头以上,直立时掌打不到腰以下。抓住这个弱点打,我们几乎有百分百的胜算。你们教得怎样?”

莉亚答道:“没有实战,一切都只是理论,说不出是好还是坏。”

黎易看着半人马离开,这才说道:“大体上我都明白了。”

莉迪笑道:“下一场,你上?”

“我上就我上。”黎易倒是豪气万丈。

“行。”莉迪没有推让,“半人马敲铁笼的时候,你也跟着敲。愿丽莎保佑你。”

刚说完这话,伤口疼痛翻涌上来,莉迪面容扭曲,她咬着牙硬挺着,一声不吭。

莉亚急切地扑到笼子边,伸手想要抚摸自己的姐姐,可惜手短笼宽,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

莉迪脸部肌肉渐渐松弛,整个人平静下来,好半晌她才说道:“休整时间快要结束了,一会他们就来叫人。趁最后这点时间,我再教你一招体术。”

“什么叫体术?”

莉迪反问:“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你要如何搏斗?”

没有武器就拳打腿踢呗,还能怎么打?

黎易毕恭毕敬请教道:“孤陋寡闻,还望指点。”

莉迪说:“身为一名战士,在战斗只不必拘泥于武器,手脚同样可以发挥巨大的力量。我曾经跟随一名体术大师修炼,但那时候年轻幼稚并没有用心学习,诸多精妙的招式我只学会飞踢。飞踢说来简单,无非就是一脚踹出将敌人踢飞。不过,这一脚的角度力度都有不少的技巧。”

莉迪便开始从起手动作说起,如何以自身为支点使每一脚更加有力,如何让对手露出破绽以求踢得更稳更准更狠,如何踢击那些身穿铠甲的敌人……这一讲就是七八分钟,莉迪把她知道的各类细节逐一分析给黎易听,未了又特意嘱咐说:“以你的体格,短时间内最多能连续用三次飞踢。超过这个次数,你的大腿肌肉肯定会很疲惫反而有损你的战斗节奏,你自己要多加注意。当然了,我说的仅仅是个人见识,关于飞踢其实还有诸多运用,你大可不必拘泥于我说的内容。”

黎易连连点头,游戏提示音响起。

「您已经学会体术技能。」

趁着这个机会,黎易想把之前学到的技能都仔细看一遍,可是他找来找去也不知道详情在哪。思考三秒钟,他猛然想起来,这个游戏但凡武器技能都直接刻在对应的武器上,比如说鱼叉枪的技能就刻在扳机上,鱼叉枪丢失之后他就没办法查看鱼叉枪类的技能了。目前虽然学到鱼叉枪、双手剑、盾牌以及单手剑的武器技能,可是身处铁笼之中根本没有任何武器可用,想查详情也无从看起。

咦,不对。

这个副本的标题明明是武器战斗,可体术显然不属于武器,难道游戏出异常了?

这要换成李未济非得自找麻烦弄个水落石出不可,可是黎易却不会深究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况且鉴于这个游戏有太多与众不同的地方,谁也不敢断言这是异常。再者说,通过几个导师的指点,他学到不少技能,同时也知晓如何施放技能,开心还来不及根本没理由为其他小事伤神。

心中疑虑一闪而过,黎易欣然接受自己获得的所有。

马蹄声哒哒而来,半人马疯狂地拍打着铁笼,黎易刚要拍笼回应,没想到莉亚却先一步抢拍。

不等莉迪和尼尔阻拦,半人马将莉亚拖走。

莉迪疯了一样捶打铁笼,咆哮并痛哭着。

人生就是不断放下,而遗憾的是,我们都没来得及好好道别。

哭声渐小,莉迪紫色的眼睛微微睁开,她凝视黎易缓缓说道:“我原本打算胡乱教你些东西,然后让你出阵拖延时间,没想我这傻妹妹会错意……”

“你想让我送死?”

“不可以吗?”莉迪若无其事说道。

黎易无言以对。

“我和尼尔费尽口舌才让她相信她是我们最后的希望,这才阻止了她下场搏斗的冲动。”莉迪长叹一声,“没想到啊没想到。”

“没想到你的一句命不该绝加上你愿意主动教我战斗技巧让她以为我才是最后的希望,所以她才会主动请缨为我拖延时间。”黎易把莉迪没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

莉迪叹道:“事已至此,只能说伟大的神灵自有安排。这或许就是你的运气吧。我索性成全你,接下来几场都由我们出战,为你扫清障碍。你要用最好的状态去面对半人马统率,通过他的考验,活着出去。”

“好。”黎易答应得很痛快。

“你不恨我?”

“我为什么要恨你?”

“我把你当炮灰用。”

“姐姐爱妹妹不是很自然的道理吗?”

“可你是外人、是无辜者,我无权牺牲你的性命来保护妹妹。”

“同在铁笼中,何必分内外。都是俘虏身,怎能说无辜。你的确无权牺牲我,可我并没有成为你口中所说的炮灰。相反,你妹妹却拼死搏杀去了。”黎易啧道,“又何必恨你呢。”

黎易一点也不怪莉迪,相反他很能理解莉迪的心情,因为他曾经就受到过类似的保护。

皇族公会。

这个名字总是时不时浮现在黎易的心头。

想当年李未济无端被人守尸,黎易连奔带跑横跨五张地图替他复仇,没想到这个狗屁公会非但不承认守尸的事实还四处追杀两人,最后两人被杀得一无所有。不甘心的两人重练小号,制定周密的复仇计划,以眼还眼。虽然大仇得报,却也正式和这个公会结下了深仇大恨。后来这个游戏黄了,两人转战其他游戏,没想到又遇上昔日的冤家对头。

那时候两人才五级,正在野外打怪,身边突然多出二十个陌生人把他们围着水泄不通。

那个游戏不能野外PK,所以李救济和黎易对这二十人视若无睹。

可这二十人却处处抢怪,根本不给两人丝毫升级的机会。

就这样僵持了一天一夜,两人最终抵不住身体疲倦下线睡觉。

再次上线却意外发现自己身处怪堆之中,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就被野怪群殴致死。

这个游戏唯一的复活方法只有灵魂与尸体重合。

无奈跑尸,可是他们看着尸体却不敢复活,屏幕上密密麻麻全是红色名字,皇族公会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将一群怪物聚集在这里。

“老济,怎么办?”黎易向来相信好朋友的智力。

李未济没有回答黎易的话,而是选择了立刻复活。他一复活就向前跑了一步,然后瞬间死掉。

黎易还没反应过来,李未济又跑到尸体边,再次复活,再次向前跑了一步,再次死亡。

黎易当即明白李未济的想法正准备按复活键,李未济密语传音制止道:“不要复活,等我把怪引开。”

黎易松开按键的手,看着李未济一步一步将红名拉远。

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黎易不记得了。

黎易只记得那个该死的游戏为了增加真实度引入电击痛感,死亡一次就要被电击一次。

黎易只记得他复活后立刻下线冲到好友房间,看到向来喜欢把真实度调到最高的李未济像虾米一样蜷缩在沙发上。

李未济躬着身子,捂着肚子,露出一个惨绝人寰的笑容:“我要吃橘子。”

黎易哆嗦着拿起橘子剥好塞到李未济嘴里。

泪如雨下。

念及往事,游戏舱中的黎易不知不觉流出眼泪,清洁系统轻抚着他的眼睛。

哒哒马蹄又响,莉亚被重新锁好,半人马飞驰远去。

黎易回过神来,下意识抹了抹眼睛,问道:“你还好吗?”

莉亚答道:“杀了一只。另一只太壮了,半人马给的武器被它一爪拍断,我只好不停地跑。跑了十多分钟,半人马觉得很无趣,就将我绑了回来。”

莉迪细细地看着莉亚,确定莉亚身上没有任何伤口,这才舒心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好好休息,还有四只,姐姐能对付。”

莉亚摇头道:“不!回来的路上我看到了,剩下的四只非常奇怪,它们的体型明显更大,而且爪子上有若隐若现的红光。我觉得它们不是一般的野兽,可能是某种魔物。姐姐现在的体能,恐怕无力对付他们。”

所有人都为之一愣,谁都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横生枝节。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