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三十三章:世上岂有无敌金甲 天下怎奈不散筵席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756,多么简单的数字,却意味着李未济感知世界里又流逝了10分钟。

平均心跳756次,耗时10分钟。

这是李未济与黎易多次试验后得出的最稳妥数据。

在现实时间与虚拟时间尚未有统一对比标准的年代,各大游戏厂商各有各的时间比例尺。

1:1,1:2,1:6,1:12等等。

混乱的比例尺让玩家无所适从,在不同游戏里来回穿梭的玩家往往因为时间比例产生巨大的时差不适感。

做为一个游戏爱好者,李未济深受其苦。

为了克服混乱的时间比例,李未济决定抛弃游戏定义的尺度,自己强行竖立一个时间感知标准。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李未济找到刚认识不久的黎易。

两人逐一尝试眨眼,呼吸,打响指,数头发,吧唧嘴,舌头数牙齿……各类方法用尽,得到的时间标杆并不明确,总会有各种原因导致严重的误差。

就在两人准备放弃的时候,黎易提议试试心跳数。

李未济却否决了:“心跳数最容易有波动,现实和游戏中能影响心跳的元素太多了。恐怖游戏里的心跳肯定比钓鱼游戏里快。心跳数是最没有参考意义的数据。”

饶是如此,黎易却觉得反正穷途末路,不差多做一次试验。

李未济僵持不过,任由黎易套上检测仪器。

果然如李未济所说,他的心跳总是在波动,每分钟的心跳数根本无法当成可靠的标准。

“我就说吧。”李未济拿着数据报告,“你看,在这个恐怖游戏里,我每分钟心跳慢的时候62,快的时候130。再看看这个射击游戏,只要一开枪,我心跳就上90。还有这个角色扮演游戏,杀只鸡都能让心跳过100。这都……”

李未济突然止住话语,黎易看他表情僵硬以为他死了立刻准备逃跑。

黎易刚跑开一步,李未济蹦跳起身双手紧扣住他的脉门,欣喜若狂道:“再试试。”

黎易从来没见过这样古怪的人,静如僵尸,动如僵尸。

看着李未济急切狰狞的表情,长年杀猪的黎易竟然生出一丝胆怯。

“没理由啊。我和他才认识三天,他住了我三天,吃了我三天,睡了我……我没理由会怕他。”

黎易一咬牙推开李未济的手,喝道:“试试就试试。”

李未济被黎易的大喝惊醒,已然知道自己失态,转眼间露出笑脸道:“来吧。”

黎易战战兢兢按李未济所说的方案测绘着数据,两人花了五天时间,将市面上能玩得的各类游戏都体验个遍。

心率数据整整1024Gb。

不怎么精通数据分析软件的李未济趴在投影前将这些数据去杂分数,经过十天的整合计算,他终于从一堆混乱的数据中抓到了规律。

“我从来没想到竟然会这样。”李未济指着数据投影对黎易说,“我真的不敢相信。”

黎易说:“我也不敢相信,你在我家住快二十天,我爸妈竟然也没问过你的来历,还特意给你买额外的营养餐。他们对我也没这么好过。”

“所以你才是亲生的。”李未济说,“你看这数据,美不美?”

黎易哪里看得懂,应声道:“美。可是再美你也不应该用我的劳动财富买你喜欢吃的饼干。”

“无维牌的饼干不含任何维生素,我的最爱。”李未济说,“你看这些数据难道不惊奇吗?”

“惊奇惊奇惊奇。”黎易现在并不关心数据,他更在意李未济买的饼干,“不能口服维D是你的事,但是你花我的财富买东西这是盗窃。”

“怎么能说是盗窃呢。每次我问你买不买的时候,你都同意了啊。”李未济从投影仪边上拿了块无维饼干递到黎易手上,“这些数据显示,无论我有什么举动,无论我处在什么环境,我的心脏总是每10分钟跳动756次。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有病。”黎易吃着饼干,“虽然你每次都能说服我买饼干,但是,我总觉得我不是自愿的。”

“怎么可能不是自愿的呢。你想想看,我出门在外,原本打算上的课程还没开始。幸好遇到了你这样仗义的朋友,我在你家里住着,和你同吃同睡,简直亲如兄弟,做哥哥的给弟弟买饼干,没毛病啊。”李未济又将一块饼干塞到黎易手里,仿佛想用饼干堵住他的嘴,“最后一块饼干在你手上了,我们要不要再买点?”

“行。”黎易咽下饼干,好像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只好关切道:“你的心跳这么规律,真的不用看看吗?”

这么古怪的事当然应该看看,可是仁爱系统各种检测下来,李未济的心脏并没什么特别之处。接受了自己并非超人的事实,他带着这颗稳定的心脏稳定地生活着。

从那以后,李未济和黎易就有了明确的时间标准,无论时间比例尺如何变动,只要李未济在场,两人就能不顾昼夜环境影响,专注在自己的感知世界里。

自从深蓝公布感知延迟系统后,现实时间与虚拟时间终于有了统一标准。

1:12。

现实5分钟,游戏1小时。

当这套系统第一次被某个游戏引进的时候,李未济和黎易特意进入该游戏进行数据测绘。

事实证明,在精准的感知延迟系统支技下,李未济的心脏依然是精准的记时器。

现实中心跳756次是现实中的10分钟。

游戏里心跳756次是游戏里的10分钟。

从进入半人马主帅的大营那刻起,失去日月星辰推断时间的李未济就一直默数着自己的心跳。

他一直在等,等半人马主帅发难。

这几乎是必然的。

游戏副本的高潮往往都是Boss战。

只是这个副本的Boss强得有些过分,从之前的种种表现来看,半人马主帅简直无可匹敌。

单靠自己和老易根本不可能与之对抗。

幸好,还有剧情杀。

灵宝将行动时间定在早上7点30分,进入大营时已经是7点17分左右。

进入大营后,几次引诱终于将伊莎拉骗到自己手中,可惜半人马主帅竟然要吞掉老易。

这段时间正好心跳756下,这说明自己和老易要再拖三分钟。

三分钟后,灵宝的布置生效,半人马主帅必败无疑。

只是,真的能拖住三分钟吗?

李未济眼看黎易要完全掉进金光里,终于还是喊出了那个数字。

756像是暗号,也像是进攻的指令。

黎易突然化作怒神,狂暴的声音在营帐里回响。

金光显然没料到自己要吞噬的人类会有这种惊人的表现,他刚想要撑开护体屏障,怒神却直接将手伸进金光里。

一拉一甩,伴随着肉体与泥地的撞击声以及扬起的滚滚灰尘,李未济终于看到半人主帅的真容。

绝无仅有的丑陋。

李未济见过不少半人马,他们的皮肤装备各有不同,但通常有一张不算差的人脸。如若戴上羊骨面具,穿上皮质战衣,倒也不失威风凛凛。

可是,失去金光半人马主帅真的很丑。

哪怕他全身金灿灿的铠甲,可是他真的很丑。

哪怕他手中明晃晃的砍刀,可是他真的很丑。

哪怕他尾上红通通的绳结,可是他真的很丑。

看到这么丑的主帅,李未济第一反应就是笑。

笑了三下,他立刻止声。

被血石影响的生物会变丑。

想到这里,他急忙握刀,防备着半人马主帅的反攻。

好在黎易并没有受笑声影响,眼见半人马主帅金光消散跌倒在地,巨大化的他原地起跳,[地震跃击]施展,整个人划出一道火红的弧线,双足对准半人马主帅位置,好像要直接将他踩死。

半人马主帅反应甚快,当黎易还在半空之际他已然爬起,虽然没了金光,但他的金甲却是实打实的硬。

四蹄略为分开找好支点,半人马主帅紧架双臂,正好迎上黎易的双足。

李未济只看到一红一金相撞,紧跟着就是金属相撞发出的叮当咣当声。

黎易这一击直接将半人马主帅的黄金护手打碎,半人马主帅连连后退,身形摇摇欲坠。

巨大化的黎易咧嘴狂笑,呼吸如风,营帐内似有雷声。

半人马主帅护手破碎,却也毫发无伤,虽然被击退几步,但正好有了喘气反击的机会。

他轻挥砍刀直接向黎易冲来,黎易不拒反迎,一双大手带着破空声扫过李未济的脸颊,震耳欲聋。

黎易的双手在半人马主帅冲锋的路径上交合,巴掌声掀起巨大的气浪,李未济赶紧就地翻滚,躲开气浪,躲到了西北角的铁柜后面。

等风声停息,李未济探头,正看见黎易的双掌夹住半人马主帅的砍刀。半人马主帅被悬在空中,丢刀也不是握刀也不是。

“好。”

趁敌病要敌命,李未济举剑要砍,半人马主帅当机立断,弃剑落地。落地旋身,半人马主帅直接向李未济撞去。

打不过怒神还打不过一个普通的人类吗?

半人马主帅疾驰而来,李未济心中一慌,向右手侧奔跑,试图靠奔跑逃出半人马主帅的攻击范围。可是他忘了,《激战》中躲技能最好的办法不是拉开距离,而是侧翻滚躲。

李未济出于逃跑的本能向右手侧跑了三米不到,刚想躲进东北角的大木桩,只觉得背后紧疼火辣。半人马主帅前蹄已然踢中了他。幸好黎易单手拦在半人马主帅的马腹处,阻止了更进一步的攻势,要不然李未济肯定命丧当场。

可就算黎易出手相助,半人马主帅的蹄子毕竟还踢中李未济后背,这不大不小的冲击力虽然没有秒杀他,却也将他击飞在一旁,一时半会起不来。

趴在地上的李未济只觉得头晕目眩,全身力气都被抽取一空,心知短时间内自己无法战斗,更加关切黎易的局势。

此时的黎易意气风发,他击碎主帅的护手,夺了主帅的砍刀,又单手拦了主帅的腰,内心已膨胀至极,一击[重击]打出,半人马主帅的黄金头盔应声而裂。

落地成块的黄金头盔倒映着半人马主帅不敢相信的神情,至今为止,他还是第一次在普通形态被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黎易可不管半人马主帅的表情,[飞踢]紧接着[飞踢],两次飞踢直接将半人马主帅踢出营帐。

布破柱毁,大营摇晃欲塌。

黎易冷笑一声,再次[地震跃击],破空声起,红色的弧线掠过天际,火流星般对准半人马主帅砸去。

他对自己的这一砸信心百倍,半人马主帅被踢得站都站不稳,这一砸几乎是必中的招式,这一砸绝对可以砸碎半人马主帅身上的铠甲,让他彻底失去防御。

跃至半空的黎易已然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身后却传来李未济的大叫:“不要!”

不要!不要什么?

黎易想不通李未济为什么要阻止自己,他头一次觉得李未济也有出错的时候,心中得意双拳更紧似流星锤。

眼看拳头就要砸中半人马主帅,黎易突然觉得半人马主帅变大了很多。

反观自己的拳头,原本如流星的拳头已经恢复正常大小。

怒神附体的时间结束,太阳的力量消耗一空。

失去力量的黎易跌坐到半人马主帅的后背上,他紧搂着半人马主帅的人身,保持自己不落地。

半人马主帅扭头凝视黎易,黎易从半人马主帅的腋下探头仰望。

两个物种深情对视,黎易顽皮一笑,半人马主帅轻轻一拳。

这一拳正中黎易面门,他整个人倒飞三米远,躺在地上一脸是血,身上纹路彻底失去光芒。

半人马主帅眼神轻蔑,调转身形,四腿肌肉鼓起,显然是要冲撞黎易给他必杀一击。

这种时候李未济怎会放弃黎易,他双手拖着钢剑,[猛扑]至半人马主帅身边。

半人马主帅根本不想理会李未济顺手劈出一掌,转身向黎易走去。

李未济只觉得眼前空气好像被扭曲似的,心知这是冲击波类的技能不可硬接,可是[猛扑]已经发动,他有点控制不住前进的方向,心中略有犹豫。

这一犹豫不要紧,半人马主帅劈出的掌风已经到了李未济眼前,他似乎避无可避。

焦虑之际,不太纯熟的[猛扑]第二段正好生效,他整个人高高跃起恰好闪过掌风。

“闪避真好用。”

李未济心中大喜,双手向前猛抡,拖在身后的钢剑画个半圆正砸在半人马主帅的尾巴上,将他尾巴上绑的红绳结砍得稀碎。

半人马主帅的注意力全在黎易身上,忽感身后尾毛一松,应该是自己喜欢的红绳结装饰散了,自然知道刚才那个弱小的人类没死。可是半人马主帅并不转身回防,只是扬起右后蹄,好像这随意的一踢就让身后人类毙命。

这一踢的确轻巧,正好是李未济落地的位置。

砍中马尾的李未济看到金灿灿的马掌向自己奔来,心知这下是躲无可躲了,只好将钢剑横在胸前。

这原本是个格挡的架式,但李未济并没有学过格挡技能,横着的剑仅仅起到一个缓冲作用,半人马主帅的金马掌狠狠在李未济胸口打出一个U型血印。

李未济像只煮熟的虾米落在地上,捂着胸口,鲜血一股股呕出。

半人马主帅冷哼一声,径直向黎易冲去。

黎易此时已经从地上爬起,李未济给他争取的些许时间起到效果。

从无力中解脱出的黎易看到半人马主帅冲来,他怒睁二目,眼眶周围鲜红的烙印似有光芒。

“快翻滚。”李未济的声音传来,“妄动心血必死无疑。”

黎易闻言双手用力抹脸,眼眶周边的光芒隐去。

半人马主帅已在眼前,黎易摆开架式,左小腿的肌肉似松还紧。

左腿是黎易的惯用腿,半人马向他冲来,他自然会左小腿发力。

左小腿一发力,黎易自然向右偏。

半人马主帅看在眼里,四蹄稍偏,暗中已将冲撞方向锁定在黎易右边。

黎易看到半人马主帅到来,侧滚翻发动,翻滚无敌的判定让他躲过冲撞。

死里逃生的黎易刚要问李未济的伤势,只觉得后背一紧,整个人都被半人马主帅提至半空中。

“怒神的确很强。”半人马主帅右手高举黎易,将他扭转至眼前,一人一马面对面。

悬空的黎易露出一个微笑:“是吧,我也觉得很强,要不要我教你?”

半人马主帅不理会黎易的玩笑,冷声道:“我会。”

话音落地,半人马主帅周身的金光再度亮起,他左手反勾,李未济身下的泥土变成浮空托盘,浮空泥盘托着李未济到半人马主帅面前。

“我先吃你们,再去吃那个小女孩。这个安排,你们喜欢吗?”

“你做梦。”

李未济从泥盘上爬起,双手一扬,掌中泥沙扑向金光。

金光不为所动,嘲笑道:“这种把戏有用吗?”

李未济说道:“我自然知道没用。可是我乐意。”

“我也乐意。”黎易趁半人马主帅与李未济说话的时候,朝金光吐了口唾沫。

半人马主帅倒是被这两人的举动给逗乐了:“你们真的一点也不怕死?”

看着围攻而来的半人马群,李未济和黎易齐齐笑道:“当然怕死,但我们乐意啊。”

看到挤眉弄眼的两个人类,半人马主帅吐出一句:“冥顽不灵。”

金光大盛,已然要把李未济和黎易吞没。

只听李未济缓缓说道:“3.”

什么3?

半人马主帅同样有这样的疑问,但是他并没有停止吃人的行为。

可是,三秒后,他不得不停下来。

地震了。

无比擅长土元素魔法的半人马主帅感受到土地在震动。

恐怖的震动好比烦躁的鼓点,轰轰隆隆敲击在半人马主帅两颗心脏上,让他肝胆俱裂。

“不!”

半人马主帅发出绝望的呐喊,金光收缩进他的皮肤里,又猛然从皮肤中暴射出来。

李未济和黎易赶紧闭眼,只觉身上一松,两人齐齐跌落在地。

落地后,李未济依稀听到有一丝游离的嘶吼,随即眼皮上呈现一片苍白。

多强的光才能让穿透眼皮?

待两人再睁眼,围攻的半人马群被强光照射还没缓过神来。

趁此机会两人赶紧跑回主营帐,抱起伊莎拉向半人马大营外冲。

等三人快到大营门口的时候,半人马群终于回过神来,向三人发起冲锋。

两百多只半人马整齐划一,蹄声震天。

等这两百多只半人马来到大营门口才知道一切都完了。

五百炽天使的支援军已经在大营门口布置了无数的路障,火箭焦油早已蓄势待发。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半人马半夜火烧泥潭镇,炽天使白日火烧人马营。

同样的火,毁了两个种族。

这就是战争。

卡利第一时间来到李未济身边,她高兴地说:“成功了,成功了。”

李未济不管卡利如何高兴,径直将伊莎拉交到黎易手中,低声道:“不要让任何人接近她。”

黎易接过伊莎拉,问道:“你要去做什么?”

“收尸。”

收谁的尸?

自然是灵宝的。

按照灵宝画下的线路图,李未济在半人马大营东侧靠近沼泽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窄小的入口。

正如灵宝所说,这个入口只有他的身高才能畅通无阻,其他人只能蹲着或是趴着才能进入。李未济矮下身形在浸润着腐臭气味的秘密河道里前进。

非特殊情况下游戏里并不需要玩家呼吸,但大数玩家都会带上自己的呼吸节奏,所以游戏经常利用气味来增加游戏背景世界可信度。

不过,此时的李未济屏气凝神专注地在河道里爬行着,并未受到臭味的影响。

他爬得很慢,半个多小时过去,他才爬到半人马主帅营帐的正下方。

地表以下没有一丝光,偶尔有看不见的虫蚁从李未济的肢体上爬过,触感冰冷。在漆黑的秘洞里摸索好半天,他终于摸到一具矮小的尸体。

大脑袋,大耳朵,尖牙,厚实的脚掌,正是阿苏拉的种族特性。

李未济跪在灵宝的尸体前喃喃自语:“你总说万物都在永恒炼金术中占有一席之地,也不知道你在哪一席。”

“我也不知道你们阿苏拉有没有特别的葬礼习俗,就按我家乡的习俗为你举办简单的葬礼吧。在很久很久以前,我的家乡有句话叫入土为安,你今天入得不错,想必安得也不错。”

李未济从黑暗中拿起一块小石子放到灵宝额头上:“一颗诚心置眉间,夜深无畏盼你不要迷路。”

“一份真情置胸中,星光总在暗夜中走出路。”一颗小石子放在灵宝的心脏。

李未济轻抬起灵宝的左手,高声念唱道:“在夜空中微光之处,没有畏惧、请紧紧握住我手。”

做完这一切,李未济将灵宝的双手叠在胸前。

“我听说一个人会死三次。第一次是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在生物学上他死了;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时候,朋友和亲人来参加他的葬礼,怀念他的一生,然后他在社会中死了,世界上不再有他的位置;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记的时候,那时候他才真的死了。”

李未济的声音没有一丝颤抖,仿佛只是在平静地叙述:“你已经死了两次。等我死后,你就彻底死了。你猜猜我还能活多久?”

“60年。”李未济自问自答,“基因评测结果显示我最多能活到84岁,排除我得老年痴呆的情况,你在这个世界至少还能多活60年,是不是有点开心?”

“我已经收到游戏提示,这个副本我已经通关了。你知道通关是什么意思吗?通关就意味伊莎拉在这我这个副本里还活着。你的愿望达成了。”

“很高兴认识你,明明你只是个智能NPC,但你的智慧,你的勇气,都足以让很多人汗颜。”

“有时候我一直在想,像你这样的智能NPC和我有什么区别呢?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和梦,只不过你可以被批量制造,而我的基因却无法复制。”

“也许在其他副本里,比我更厉害的玩家可以早早就通关避免你的死亡,你可以好好活着甚至能拿到梦寐以求的斯奈夫奖。你喜欢那样的结局吗?”

“没人会不喜欢那样的结局吧。”

李未济的声音略有起伏:“其实我真的不明白,你只是我这个副本里的NPC而已,只是这段剧情中的一个演员,你的一切行为逻辑都在游戏的规定之中。游戏用你的死亡给玩家带来心灵震撼,可你能得到什么呢?”

“你得到坐在我肩膀上的快乐了吗?你得到伊莎拉平安无事的喜悦了吗?你得到我对你的尊敬了吗?”

答案是肯定的。

李未济用手指封住自己的嘴,双目紧闭,向出口爬去。

“你的地图上没有有这段路线。冈瑟老头以为这段河道早就被沼泽吞没了,可事实上山脉下面的秘道依然存在。开头这段距离,你要连续三次右转。这是一段螺旋上升的路途,三个右转弯之后,你离入口其实并不远,可是在空间位置上,你比入口高出一大截,十分接近地表。”灵宝拿起地图,指着半人马大营东侧不远处的大红点图标说道:“来找你之前,我已经在这个位置打下一根直通地下的魔径引线。你必须让卡利用魔法在这里点燃我给你的炸弹。”

黎易问:“为什么?”

李未济替灵宝回答:“只有巨龙能量才可以反制巨龙能量。”

灵宝没想到李未济已经猜到这层,他略有吃惊地说道:“既然你明白,那我就不用这么说得这么麻烦了。我直接给你画十个点,你让卡利按顺序点燃就行。”

李未济牵牵记下十个红点的位置,问道:“只要卡利点燃就可以吗?”

灵宝说:“她只是提供能量,还需要我将能量发挥出来。”

李未济问:“怎么发挥?”

灵宝说:“这十个红点收集到的元素魔法最终将汇集在半人马主帅大营的地下,我会在这里安装巨龙能量转换器,所有的元素魔法都会变转变成反土元素魔法。”

黎易问:“什么叫反土元素魔法?”

灵宝说:“你们听说过物质与反物质吗?”

黎易摇头,李未济点头。

灵宝说:“反物质是正常物质的反状态。当正反物质相遇时,双方就会相互湮灭抵消,发生爆炸并产生巨大能量。巨龙能量也是如此。自从火龙苏醒把我们从地下世界赶出来之后,我们阿苏拉种族就一直在研究如何杀死巨龙。我的父母千辛万苦研究出逆反巨龙能量的方程式,还没来得及实际运用就遇害了,可是我相信他们的理论是正确的。这些年,我追踪血石,研究元素魔法正是为了验证我父母的猜想。”

灵宝拿出一个黑色的圆球,说:“这个装置非常不起眼,可是如果能把它放大一千倍,它就可以吸收巨龙的能量,并且释放出反能量杀死巨龙。现在嘛,它或许能杀死半人马主帅。”

黎易好像听明白了,说道:“你是说,你要把卡利的火元素魔法转变成反土元素魔法,而半人马主帅正好是土元素魔法。正反土元素魔法相碰,他就必死无疑。”

灵宝从李未济的肩膀站起,拍拍黎易的头:“你并不笨。”

总是被黎易拍头的李未济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开心说道:“你确定这样能成?”

“我不确定。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李未济知道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他问:“代价是什么?”

灵宝坐回李未济的肩膀,伸了个懒腰:“以往数据显示80%机率没有代价,20%机率我会死。”

好吧,灵宝死定了。

李未济扭头看着故作轻松的灵宝,问道:“为什么呢?这个女孩真的值得你救吗?就因为她对你好,她像你妈妈?”

灵宝摆手道:“我只是想验证父母的理论而已。这次如果成功,以后泰瑞亚星球就可以摆脱巨龙造成的灾难了。多好啊。”

李未济忍不住问道:“你会以哪种方式死掉?”

灵宝说:“当然是疼死啦。我要举着这个装置,不停地调整反土元素魔法发射的位置,所有的魔法都要以我的身体为谋介,你说疼不疼?”

李未济看着自己的双手,想起在灵宝试验室被牛角放射出的光线击中时那种痛苦,不禁浑身一颤,疑问道:“你不能给这装置做个挂钩和的精准制导系统吗?”

灵宝说:“天啊,你真聪明。下次一定要提醒我这样做。”

没有下次了。

灵宝就这样死了。

李未济紧闭的眼睛有一丝朦胧的光亮,他睁开眼,褐色的沼泽反射着明媚的阳光。

副本已经通关,但李未济并不准备退出,他还有一些谜题没解开。

径直返回半人马大营,这里已经是一片焦土,半人马的尸体也不知道会成为哪些花木的肥料。

按着记忆的路线,李未济来到半人马主帅最后出现的地方。

半人马主帅在这里抓住了他和黎易,然后化成一道白光消失不见。

按灵宝的理论,半人马主帅会和反土元素魔法相互抵消,但他身上的黄金防具却不应该被抵消。

哪有游戏打Boss不掉装备的呢。

可是李未济找了半天都没有发现任何装备,这就有点超出他的理解了。

除非……

半人马主帅没有死。

李未济的想法很快得到验证,当他返回炽天使军团找到黎易和伊莎拉的时候,伊莎拉告诉他说:“凯席斯山石门卫那边的炽天使发来魔法简讯,他们看到一匹身穿金甲的半人马仓皇逃向哈拉稀腹地,炽天使将他团团围住准备击杀时,他凭空消失随后又出现在包围之外不远处,最终炽天使没能抓住他。”

半人马主帅竟然还会类似闪现的技能,难怪之前他会凭空从神奇地图上消失。

无意中又解开一个心中困惑,李未济伸展双臂,显得十分惬意。

卡利绕到李未济身后,跳起来抱住他的腰:“亲爱的指挥官,这一举歼灭半人马主力,赶跑他们的主帅,全体居民可以好好繁衍生息了。感谢您的辛苦付出。”

十五岁的小姑娘已经开始发育,黑色镶金线的法袍里已有不小的起伏,李未济能明显感觉到绵软,他立刻转身将卡利推开,严肃道:“注意你的淑女形象。”

卡利并不恼怒,依然往他身边靠:“亲爱的指挥官,你要随军团一起回神佑之城吗?”

李未济不明白卡利为什么会这样问,说道:“女王派我来支援战斗,这一次打了胜仗,自然要回城述职。”

卡利用少女特有的嗓音黏黏地说道:“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回去?”

“为什么?”

卡利说:“我想回家。”

这的确是个很好的由头,李未济只得点头道:“行。你跟着来吧。”

得到李未济的应允,卡利兴高采烈地离开。

黎易立刻带着伊莎拉跑到李未济跟前:“完璧归赵。”

难得黎易使用成语,李未济对他比了个大拇指:夸道:“你这身铠甲不错啊,[鬼刃]又回来了。”

黎易洋洋得意道:“炽天使指挥官专用铠甲,特别预备的。刀是卡利帮我捡回来的,还别说,这刀失而复得好几回,跟我有缘。”

李未济心知这是游戏给玩家的奖励,不再多说。

他转而抱起伊莎拉,问黎易道:“炽天使军队什么时候返城?”

黎易说:“吃过午饭后返城。他们现在忙着召集当地的居民,准备重建泥潭镇和渔村。”

李未济点点头,说道:“那一会我们再回来找他们吧。现在跟我去灵宝试验室。”

黎易咦道:“已经通关了,我们不退出?”

李未济瞪眼道:“什么通关,什么退出,身为一个炽天使指挥官必须牢牢记住自己的职务,永远不可懈怠。”

黎易道:“这里就她一个小姑娘,没事的,她听不懂。”

李未济心中略有迟疑。

不可泄露玩家身份是各种虚拟游戏的第一原则,一旦游戏检测到玩家有此举动,必然会根据泄密对游戏的影响程度给予玩家相应的惩罚。

不过目前副本已经通关,这个副本会在两人退出后立刻消失,泄露玩家身份对已经通关的游戏进程应该没有更大的影响。

想到这里,李未济点头道:“也对。好了,不扯这些。我们去灵宝试验室,拿一下我们的奖励。”

李未济的话让黎易不明所以,明明在菲尼山脊通关副本,为什么要去落石瀑布拿奖励?

可是等李未济再度打开灵宝的密室之后,黎易傻眼了。

密室里整整齐齐摆放着两箱金币,还有一册写满灵宝研究数据的记事本。

“这么多钱?”

实打实的金币摆在眼前,是人都会为之一动,但黎易发出惊叹之后说的第二句话却是:“如果有玩家通关后没回到这个密室,岂不是失去很多的奖励?”

李未济摇头道:“这些金币对玩家来说可能只是额外的小添头,得与失都不影响玩家的正常体验。你想想看,进入副本后你我收获了多少东西。”

黎易沉思片刻,还别说,一套炽天使指挥官专用铠甲,一把[鬼刃],还有各种技能以及攻击技巧,再加上强到逆天的[怒神附体],他收获的东西确实丰厚。

除开这些游戏资源之外,他还收获了尼尔的英勇,莉亚与尼尔感人至深的爱情,还有这跌宕起伏千回百转的故事。

这种物质与精神上的双重满足,是难以用语言去表达的。

所以,黎易想着想着就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

“我跟莉亚姐妹虽然只认识一天,却感觉已经是很要好的朋友。退出这个特殊副本之后,不知道能不能再来体验,不知道能不能再遇见她们。有点难过。”

“天下总有不散的筵席。”李未济把两箱金币都装进掌心,“说不定以后我们在网络模式里能看到他们呢。记住这个名字,女王谷,泥潭镇。”

黎易眨眼断泪,说道:“得咧。我们晚点再退出,再去看看他们,和他们说说话。”

就这样,黎易率先离开灵宝试验室回到炽天使军团中,他找到莉迪莉亚姐妹,三人坐在湖边天南海北的聊着。最后,莉亚拿出一个九面骰子交到黎易手中。

这是尼尔留下的遗物,和灰烬·轻语之风给李未济的骰子一模一样。

不过李未济的是[游侠·命运骰子],而黎易却是[战士·命运骰子]。

李未济抱着伊莎拉和她的家人分别,分别过后,他搂着伊莎拉坐泥潭镇南面绿油油的山坡上。

这个副本中,他熟悉的人,灵宝,伊尼,都没了,他不知道应该向谁说再见。

风吹草叶,四周平静安宁。

李未济问伊莎拉:“我让你躲在山洞别出来,为什么你四处乱跑?”

伊莎拉说:“因为有东西在追我。”

“什么东西?”

“就是那团金光喽。”伊莎拉说,“我趴在山洞的大树上睡觉,金光突然出现,我大气不敢出,但金光很快就消失了。”

“金光消失之后,我觉得洞里不安全就想去找你,出了山洞我拼命往灵宝的试验室跑,可是……”她的声音委屈起来,“天好黑,到处都是没听过的声音,我慌不择路四处乱转,脚像梨一样酸,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周围全是大树……”

伊莎拉丑丑的样子哭起来更加难看,李未济伸手揉了揉她皱巴巴的鼻子安慰道:“是我不好。我给你买大块的糖吃。”

“你都不知道,树森里好冷好黑,我害怕的不得了就爬到树尖尖上找月亮,然后金光又出现了,这一次我没有怕。我在高高的树上,他的树下,他怎么都找不到我,很快又消失了。多大块的糖啊?”

李未济笑道:“和你巴掌一样大。”

伊莎拉摊开手掌看了看,又拿起李未济的手比了比,摇头道:“和你巴掌一样大才行。”

李未济点头应允道:“好,买两块。”

伊莎拉抽泣的声音暂止,似乎在回味糖的甘甜。

片刻后,伊莎拉说:“哎呀,要是当时有糖的话,我就坐在树上舔到天亮。不下树的话,那群半人马就捉不到我了。”

“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李未济轻声重复着。

阳光和煦,绿草地散发出一股独特的泥土气味,暖烘烘的光线加上徐徐轻风使人昏昏欲睡。

心情放松下来的伊莎拉倒在李未济肩头打起呼噜,时不时说着关于糖的梦话。

午饭过后,炽天使军团返城。

临行前,李未济从两个炽天使士兵手里弄到一袋糖塞进伊莎拉口袋,算是偿了小姑娘的心愿。

一路上,卡利围着李未济雀跃,她给李未济讲了很多很多神佑之城的事,听得李未济一头雾水。

行至圣坛河渡口,李未济突然立在桥前不再前进。

“亨。小狐汔济,濡其尾,无攸利。”

他嘀咕着对黎易说道:“就送到这吧。我们退出。”

黎易依依不舍回望泥潭镇的方向,焦土上人民正在勤奋地重建家园。

“好,退出。”

黎易闭目,默念五次退出,白光掠过,他看到李未济坐在台灯前发呆。

“想什么呢?”

李未济暗自摇头:“我退出时,卡利和伊莎拉都看着我,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我想再进副本看看。”

台灯闪了两下,李未济和黎易同时消失又出现。

“之前的副本不见了。”黎易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李未济应道:“特殊副本没办法重复体验吗?”

黎易道:“会不会真如你所说,那个副本其实有数据异常,但是游戏却强行扩展副本的剧情,将一切异常都演绎得很正常。”

李未济不是没想过这种假设,但这终究有点超出他的理解范围。

《激战》这个游戏真的可以实时扩展剧情并且让玩家毫无知觉吗?

李未济不敢下定论,但他可以确定一点,目前《激战》呈现出的剧情以及剧情演绎方式对他有致命的吸引力。

他很想再次体验这个让人无比投入无比回味的世界。

就在李未济和黎易爬出游戏舱准备休息再战的时候,许氏集团专属大楼99层——《激战》技术部层——99号房间深蓝款游戏舱门打开,和卡利一模一样的小女孩走出游戏舱穿戴整齐,她打开通讯投影缓缓说道:“异常数据清除失败。”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