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七十章.艰难抉择红绿大战 容纳天地向死而生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打。

从哨岗开始打。

斯提克塔国王亲自挂帅,小王子为前锋,一百名斯克鼠士兵整盔束甲,大有气吞万里如虎的势头。

看到此情此景,坚冰至不禁激动地说道:“要不,换个方案吧。”

李未济摇头道:“晚了。选定方案,游戏流程就停不下来,除非我们失败。”

“我错了。”拍板方案的黎易向队友道歉,“我不该做这种选择的。”

李未济安慰道:“既来之则安之,顶多就是任务难度升级,没关系的。”

“怎么会没关系,你看看这群老鼠,哪个像战士?哈克蛙都比他们强。”坚冰至掏出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我要自杀。”

石块、碎瓶、木棒和铁棍,随意组合在一起便成了武器。

烂椅子、破桌子、脏绳子和钢板,串联在一起就是铠甲。

破烂不堪的装备穿在本就瘦骨嶙峋的鼠人身上,哪怕它们士气再高,也像集体送死的烈士。

李未济啧了一声,劝阻坚冰至道:“你别忘了,敌人也是一群老鼠,这架能打。”

的确能打,斯提克塔国王指挥着这支破烂大军在幽暗的地下城市涌动,密集的鼠人像鱼儿一样跳跃窜行,它们动作迅捷,身姿矫健,像不可阻拦的波浪。

灰色的波浪掠过灯火,静寂无声落地反衬出李未济三人的笨拙。

这里毕竟是鼠城,一切构建均以突出斯克鼠优势而设计,阿苏拉形态给三人带来不可回避的阻碍。

听到自己弄出的异响,黎易忍不住停下前行脚步问道:“要不,我们吃变身饼干吧。”

李未济摇头:“吃了饼干没防御,对战斗不利。”

黎易无奈继续前进,但他们三人制造的杂音的确太突兀了,与斯克鼠们悄无声息形成鲜明对比,显得格格不入。

斯克鼠士兵时不时回头看向三人,气氛变得越加难堪起来,奔跑着的黎易终于受不了这种异样的眼神,他再次止步问道:“真的不吃吗?”

坚冰至好像也受到影响,试探性说道:“要不,吃一块吧,老鼠对老鼠才公平。”

李未济不为所动,边跑边说:“这是游戏故意设计的心理障碍,我们要是承受不住吃下饼干,这个任务的难度就大大升级了。”

话虽如此,但他也知道并非每个人都不介意别人的目光,尤其是在其他游戏中受人瞩目的黎易。

自己的这位老朋友向来对气氛敏感,所以他能在气势低落的时候鼓舞人心,反之也非常容易受到气氛的影响。

李未济深知光靠几句话并不能帮助好友摆脱糟糕的感觉,他返身拉住黎易的手,嘴里说着错乱但有节奏的词汇,用声音干扰着好友的意识判断。

黎易被他的噪声弄得七窍生烟五脏冒火,很快就从尴尬的气氛中走出,再也不介意自己弄出来的巨大声响。

阿苏拉的大脚掌踩在为斯克鼠准备的干草路上,李未济三人总算跟上斯提克塔国王的脚步,小王子高高跃起窜至李未济向前说道:“前面不远就是混沌鼠国的入口,通常会有10名卫兵把守。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将其击杀,也可以派死士与他们同归于尽。”

李未济没明白,问道:“能击杀的话,为什么要派死士和他们同归于尽呢?”

小王子说:“正面击杀的话必定引起他们反抗,那就会惊动其他混沌鼠,而同归于尽的方法就可以保证我们悄无声音进入混沌鼠国,有利于我们展开其他行动。”

“不能暗杀吗?”坚冰至提出疑问,“隐身,割喉……”

小王子打断道:“群集智慧,这10名守卫的精神世界是绑定在一起,单独击杀任何一个都会立刻引起连锁反应。我们的士兵接受过专门培训,足以确保同时杀死他们。”

三人闻言全部愣住,他们万万没想到斯提克塔早早就为这次行动做好准备,更没想到这群鼠兵真的视死如归。

为什么要这么勇敢?

答案无非就是保卫家园保卫家人,随便问一只斯克鼠他们都会这么回答。

李未济深知这是游戏安排的剧情,所以他没问,只是默默走到队伍最前面,走到斯提克塔国王身边提议道:“在我们正式进攻前,能不能让我朋友隐身进去探明情况?”

斯提克塔摇头说道:“我们的嗅觉异常灵敏,隐身并不能掩盖气味。”

没想到结果会这样,李未济略有失神,心中自责起来:“要是坚持选择潜入方案的话,这十名战士或许不会死。”

黎易说出打进去的时候,李未济权衡过三种方案的优劣。

前两种潜入方案虽然有意识不清或被发现的可能,但终究敌明我暗,主动权在自己手上。直接打进去,听起来霸气,但肯定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可以说,前两种方案更有优势,但李未济却没有制止黎易的选择,他认为这只是个游戏,死些NPC并没无大碍。更何况,对黎易和坚冰至来说,没有战斗就不刺激,不刺激的话还玩哪门子游戏呢,自己喜欢解谜也不是为了追求谜底揭开时的快感吗?

就这样,他放弃了看起来更好的选择,遵从黎易的决定,可是这群奔跑着的斯克鼠却无意中触动了他的心弦,他突然很不希望这群勇敢且热爱家园的小家伙失去存活的机会。

“既然如此,那就用力杀敌吧。对方多死一个,己方活命的机会就多一分。”

带着这个想法,李未济退至两名队友身旁,勉强笑道:“技能全开,不要留情,速战速决。”

黎易和坚冰至点头道:“正有此意。”

灰色鼠群突然停下来,叮叮咚咚的泉水声响起,昏暗的地下世界顿时活泼起来。

李未济仔细一听,这泉水声竟然带着节奏,非常熟悉的节奏。

在哪里听过呢?

思索间,耳朵传来斯提克塔国王的声音:“列队。”

原本波浪般的鼠兵排列停止涌动,方正如石。

小王子言道:“三位勇士,穿过泉水就是哨岗,正面进攻还是派遣死士,由你们来决定吧。”

“派遣死士。”

李未济话音落下,早已准备牺牲的10名鼠兵双眼一红,钻入泉水执行命令。

三分钟后,小王子哀声道:“进。”

期提克塔国王率先进入,小王子紧随其后,李未济三人扑通入水,九十名鼠兵悄声划开水波。

从泉水钻出便到了混沌鼠国,二十只鼠人的尸体毫无遮挡地暴露在血泊中,鲜红一片,李未济三人霎时惊心。

国王和王子简单悼念逝者,同时传达必胜的决心,鼠兵们持械操盾双目中红光逼人。

与灯火通明的蚁丘不同,混沌鼠国虽然也有光亮但整体呈现的却是绿色,冷冷的幽绿。

凹凸不平的墙面是绿的,坑坑洼洼的道路是绿的,一望而去除了零星布置的绿色火堆之外,整个混沌鼠国竟然没有任何建筑物。

“奇怪。”李未济抵住纽扣说道,“这看起来不像个城市啊。”

黎易赞同道:“除了道路尽头那堆绿不拉几的玩意,这里什么都没有,好像老鼠们都搬走了一样。”

“老鼠,什么老鼠?”顾含章的声音冒了出来,“你们在做什么?”

“没你事,我们做任务呢。”黎易笑呵说道,“你在干嘛呢?老济刚才还提起你呢。”

顾含章乐道:“这边刚把参选发明弄好,NPC们要休息,我准备去索兰德拉的消息交流大会上探听情报,一会打探到有用的信息直接分享给你们啊。对了,你们在打老鼠?”

李未济接话道:“什么消息交流大会?我们接到打斯克鼠的任务,却没看到老鼠的踪影。”

顾含章道:“孚威夫妇组织的,所有闲下来的玩家聚到一起分享所见所闻,有利于提升游戏熟悉度,很多人都参加了。老鼠肯定躲在洞里喽。”

孚威夫妇?

李未济想起身上的紧身衣时装正是他们所送,还花了50个金币从他们手中买了把特异步枪,这枪正在黎易背包里躺着呢。

想起背包,李未济突然意识到他还没见过游戏中的背包长什么样呢,自从拥有阴阳双鱼之后,他都忘记游戏还有背包概念。

思绪一飘,他情不自禁问道:“对了,你们的背包从哪来的?”

前言不搭后语的问题让整队人摸不着头脑,坚冰至坦诚道:“就是……进游戏的时候,NPC送的啊,怎么了?”

“是啊。进副本后,我们不是被固定在那个平台上嘛,然后那个阿必克给每人发了一个20格的次元组件,可以安放在任何位置。”顾含章疑道,“你不是把它放在掌心了吗?”

李未济看着自己的手掌,问黎易道:“老易,你也得到了?”

黎易点头答道:“得到了啊,我放裤兜里了。”

“喔。”李未济有点失落,他本以为自己掌心的20格迷雾空间非常特殊,没想到原来人人都有,只有呈现方式不同罢了。

“受这么大罪,原来只是提前得到了新手背包。唯一不同的就是这背包会自动生产血石尘,NPC特别喜欢这玩意,连卓加都能贿赂。”嘀咕着,李未济又问:“那个信息交流大会,子归参加了吗?”

“我还没到地方呢,哪里知道他们有没有去,你不会自己问他们吗?”顾含章背着手向索兰德拉行去,“不跟你们聊了,打你们的老鼠去吧。”

李未济倒是想打老鼠,但哪里有老鼠可打啊。他们三人跟在国王身后向混沌反应堆慢慢走着,半个敌人都没出现。

“难道混沌鼠收到风声都撤离了吗?”

这个疑问同时出现在三人脑海中,但国王和王子却小心翼翼,鼠兵们自发围成圆圈将他们护在中心,看起来随时会爆发战斗,三人不得不抽出武器紧盯着可能会出现敌人的黑暗角落。

然而,一切都很平静,除了那叮咚的泉水外,只有三人不受控制的脚步声。

这种情况,李未济就不得不打破宁静向国王提问,他才说了一个字,绿色的世界突然开始抖动,他本能地往开阔地带跑,跑了一步想起这是游戏,立刻止步道:“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混沌鼠如潮水般扑出,眨眼间就把众人围得密不透风。

从来没想到会有这么多混沌鼠,地面上,墙壁上,天花板上,碧绿的眼睛齐刷刷亮起,暗绿色世界蒙上摄人心魄的寒意。

血石鼠怎能示弱,他们眼中的红光也越发明亮。

红绿相撞,无声惊涛。

三人被两种光芒夹在中间,澎湃的战意逼得他们不由自主两脚分立、竭力抗拒。

李未济眼前出现一张颜色极度不和谐的水墨画,画纸中心是一圈通红的朱砂,朱砂滴在纸张上向外扩散,可画纸四周扑簌而下的祖母绿画粉阻碍了朱砂前进的路线。两种染料战成一团,边界逐渐模糊,红与绿交融,黄澄澄的汁液四溅。

“老济,别愣,打啊。”

耳边炸响黎易的枪声,他在泥潭镇学到的射击技巧第一次派上用场,李未济愣神的瞬间他已击毙三只混沌鼠。

回过神的李未济抽出长弓瞄准,凭空出现的铁灰色箭枝冷森森夺人二目,一箭射去直接击落飞蹿而来的混沌鼠小兵,可这根本没有吓住那些老鼠,更多的混沌鼠顺着同伴尸体跑来,清一色手拿破瓶直指李未济。

好在血石鼠挡在外围,混沌鼠们必须突破这道屏障才能近身,李未济抓紧机会连射三箭,击落三只试图从天花板进攻的混沌鼠。

“小心。”

坚冰至急吼一声,双枪齐出,[弹幕倾泻]一串的子弹跟不要钱似的飞向李未济身后打落一排投掷而来的破碎酒瓶。

李未济微微一笑,再次拉弓,一箭射中坚冰至头顶落下来的混沌鼠的尾巴。

铁箭把这只混沌鼠钉在对面墙壁上,它反身咬断自己的尾巴再次扑了上来。

玩了这么多游戏,他哪里见过这么不要命的小怪,更何况还有不少从天花板突袭而来的鼠怪,他手忙脚乱完全失了分寸,弓斜箭偏,这一击不知道打在了什么地方。

饶是如此,这射偏的箭依然将一只乱窜的怪鼠杀死,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

初次失手,天花板上落下的鼠怪已经至眼前,生锈的铁片单刀带着一股恶臭砍向李未济,他实在腾不开手脚,只好做最后一搏。右脚跨出一步猛跺地面,力从地起,许久不用的[近身平射]打出。如此近距离拉弓平射,钢猛的箭头带着旋风将头顶的敌人连同铁片单刀击退回天花板当场毙命,绿色的血液滴滴答答浇在李未济头上,黏腻异常,糊的他差点来眼睛都睁不开。

李未济刚要揉眼睛,却听小王子断喝一声:“不可。”

只见小王子拨开一条道路向李未济跑来,他跳起往李未济双眼吐口水道:“他们的体液有毒,不能让其接触黏膜组织。”

“那你也用不着吐我口水啊。”说着话,李未济射出一箭将远处手持铁锤的绿鼠打死,这只绿鼠刚刚一锤子至少砸死了三名战士,留着绝对是个祸害。

“我们的体液正好可以解毒。”

王子地回答让李未济十分无奈,黎易倒是主动凑过来说道:“往我眼睛里吐两口,嘴里也要。”

李未济实在看不得这场面,背对两人不停使用[远程射击]打击对手。

坚冰至隐身至李未济身边小声道:“敌人太多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队友说得没错,画纸上的朱砂已经越来越少,好在祖母绿进攻的势头不如之前那么凌厉了。

红与绿的厮杀还在继续,李未济却停了下来。

“容纳天地的胸怀是水墨画最重要的气韵。”

课本上的理论直击心口,想要完成这张红色画卷就必须有扭转乾坤的手段。

可是在这恶绿的重重包围之下,红,要如何容纳天地呢?

紧闭双目的李未济任凭外界厮杀震天,他自岿然不动。

黎易看到老友发愣,第一时间护在他身旁。

一发发子弹射出,一只只鼠怪倒地,新鼠怪快速填满战场空白,他不得不加快扣扳机速度。速度一快准头自然下降,好几枪都射在目标旁边的怪物身上。

坚冰至也凑过来,他身上火药味比黎易步枪枪口上的还要刺鼻。

黎易挥走难闻的味道,言道:“你怎么样?”

坚冰至双枪齐出射死一排敌人,有气无力道:“还行吧,怪太密集,感觉支撑不了多久。李未济怎么不动?”

“他挂机蹭经验呢。”黎易随口乱说道,“你要不要挂一会?”

“你说我们杀了这么多怪,游戏是不是会给我们很多经验。”

“这我哪知道啊,没界面,看不到数据。”

“玩个游戏连自己强没强都不清楚,感觉很奇怪。”

“不奇怪啊。”黎易从裤子口袋里换出一把普通步枪,“你看我用这把垃圾枪打那边那只小怪,注意看。”

坚冰至认真看着,黎易叩响扳机,子弹飞出,擦着目标的耳朵打中旁边绿鼠的脚爪。

黎易又换回特异级别的派莫德斯步枪,枪身岩浆涌动好像有生命一样。

“你再看。”

又一枪打出,火热的子弹精准打中目标,绿鼠炸裂喷汁。

“看到了吗,特异装备和普通装备的差异就有这么大。”

坚冰至叹息道:“我说的不是装备。哎,我说不出来,只觉得这游戏没有激情,有时候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玩这个游戏。”

“玩游戏就是玩游戏喽,为了开心啊。”

“可是你真的开心吗?”

“还行吧。”

黎易故意射偏一枪,子弹飞向踩在同伴背上准备飞跳的混沌鼠,成功击中它手中的破瓶子,脱手的碎瓶扎在下面的混沌鼠脖子上,两只鼠怪自相残杀起来。

“有架打,有事做,感觉还挺充实挺开心的。”

坚冰至收起武器,问道:“如果只是这样,其他游戏也能提供相同的体验,为什么偏偏要选激战呢?”

“因为老济玩啊。”

黎易的答案理所当然,反正哪款游戏都能满足打架的需求,为什么不玩好友也在玩的那款呢?

坚冰至却不能接受这个答案,他被激战吸引的原因比较特殊。如果不是【深蓝】给激战开放的某些权限恰好命中了刚需的话,他未必会购买激战游戏舱。

玩本地模式的时候,他很开心,因为本地模式完全围绕他和哥哥展开,他们就是这个世界的英雄,他们非常有存在感,所以他非常期待网络模式,准备在网络模式里一展拳脚。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游戏发展已将近24小时,这24小时的游戏体验并非尽如人意,他还没找到期望中的存在感。

这24小时他做的无非就是跟着任务走,打打小怪,打打Boss,拿几件听起来很厉害的装备,可这些并不能让他开心。

回想起来,整个游戏过程只有寥寥三次体验让他觉得有意思。

第一次是空气动力研究室被电,那种酥麻的感觉是纯粹的肉体神经上的愉悦。

第二次是和黄元吉他们一起爬树摘果子,自由攀爬,放松无拘,让人精神愉悦。

第三次便是游乐场的两回速度比拼,依靠自己的智力与毅力,他完成了近乎不可能的事,那种从脚尖爽到头顶的成就感无与伦比。

除开这三次外,其他游戏时间似乎都被李未济占据,他解谜,他出尽风头,整个游戏好像都围着他转。

“这真是我期待的游戏吗?”

坚冰至扪心自问,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现在的游戏过程与当初的遐想完全不一样。

看着一动不动的李未济,坚冰至心道:“做完这个任务我就单独行动,我要用自己的游戏方式得到快乐。”

黎易自然不知道队友会想这么多,他只看到坚冰至微微发愣后掏出手枪疯狂扫射,好像恨不得把所有绿鼠都一下子清光。

好友还是一动不动,黎易却射烦了,故意打偏也不再有趣。

外围血石鼠基本死光,整个团队向圆心收缩,防御能力倒是有所提升,但这样被困着拳头打不出去,迟早被食蚕食得一干二净。

困顿,走投无路。

强烈的压抑感包裹住黎易,开枪节奏慢下来,他内心开始动摇,甚至觉得这个任务会失败。

只是,看着奋力抵抗敌人的鼠兵,看着已经冲到最外围的小王子,看着指挥若定的国王,他很不甘心。

“老易,你记不记得前年的中秋节。”

李未济的声音带着往事钻进黎易心里,历历在目的场景让动摇的内心重新摆正,他高声答道:“记得。”

“我们就是那头猪。”

“不错,我们就是那头被围堵的猪。”

“但它最后却逃了,为什么?”

“因为它撞向畅畅,我们一窝蜂冲到畅畅身边,给它让出无数条生路。”

“混沌鼠的畅畅在哪?”

李未济和黎易同时发笑,他们同时换出双手剑走到队伍外围。

[猛扑]。

[旋风斩]。

画纸上的朱砂圈凸出两点,这两点连成直线如同尖刀快速刺进层层绿色当中。

不必说,这两点自然是李未济和黎易。

走出困顿的唯一方法就是自动出击,他们杀出重围直奔混沌材料反应堆而去。

保护反应堆是混沌鼠的核心意识,在这种意识支配下所有混沌鼠瞬间放弃包围式攻击纷纷向反应堆追去。

翻滚,连续两次翻滚躲开铺天盖地的碎瓶。

[猛扑]的冷却时间好了,李未济再次跃出划开前进道路上所有阻碍。

黎易换出单手剑加盾牌,他举起盾牌沿李未济劈开的小路勇往直前。

两人连成的红线旋转着舞出一朵朵绚烂夺目的红花,穷追不舍的混沌鼠化作一条条扭曲的粗细不均的老枝。

画纸上的红和绿终于各得其用。

弱小的红色自杀式冲出防御圈,它用自己的性命吸引绿色的攻击,向死而生。

容纳天地的胸怀是水墨画最重要的气韵。

弱者唯有勇敢方可容纳天地。

天地间,红梅乍现。

整个混沌鼠国彻底变成两人的舞台,坚冰至在一旁冷冷看着,越发坚定之前的想法。

搏杀,深入敌人内部以一当十的搏杀。

钢剑劈砍。

鬼刃挥舞。

百无禁忌。

纷至沓来的混沌鼠成片成片倒在两人刀光剑影之下,两人身上细密的伤口不断地向外渗血,融汇成花瓣上滴艳的露水。

尤其是李未济,他的战斗意识比黎易差,许多攻击都没能躲开,紧身衣时装早已经被碎瓶割成布条,从头顶到脚背没有一处完好皮肤。

但黎易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虽然击退了面前的敌人,但背后的攻击实在难以避免,再加上他没有上衣防具,后背伤痕纷乱如雪花飘洒。

战。

还要战。

混沌材料反应堆就在十步外,再走十步就有生的希望,可是他们的生命值已经见底,再难向前一步。

就这样结束了吗?

远处旁观的坚冰至犹豫着是否要援手,只要一个[顺手牵羊]接一个[匕首风暴]就能替他们延长至少四秒钟的性命,有这四秒钟就足够他们使用回复技能保全自己,但是有必要吗?为什么不借这个机会让任务失败,提前结束组队呢?

坚冰至便没有动。

鼠怪围上来,黎易张狂怒吼:“来啊!来啊!来啊!”

鼠怪便退缩了,不可思议的退缩了。

李未济趁机给自己涂抹药膏,金色的膏油药到病除,伤口完全消失。

黎易亦捏碎[治疗纹章],回复了一部分生命力。

“那头猪的肉真香。”

“是啊,那么能跑,肯定更香。”

背对反应堆,两人瘫在地上傻笑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坚冰至惊恐的神情。

能跑的猪最后依然落入口腹,能跑的人可以幸免吗?

混沌反应堆爆射出令人目盲的光辉,幽绿转为纯白,混沌鼠国愈发寒冷。

下雪了。

红梅就应该配雪。

雪白的怪物张开巨口,吞食天地。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