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七十六章.安若泰山算无遗策 当面对峙暴露胆怯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人类把说服技巧归纳为十六个字“诱之以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胁之以威”,李未济却不知道要用哪种方法面对无能狂怒。

胁之以威必然是不可行的,无论游戏还是现实他都不具备任何威慑力,更何况谁都没办法顺着网络砍人。

晓之以理呢?

听起来特别可行。

毕竟,如果你讲的道理无比正确,谁会不想做正确的事呢。

可李未济深知这是几乎所有男人的天真幻想,与前女友相处的那些年让他明白至关重要的事实:人类是自傲的,心灵软化前一切道理都像是在抬杠。

让除你之外的人接受你的道理最有效的方法是先调节他们的情绪,当他们的情绪处于你想要的频率时,你的任何道理都能产生共振效果,那时候你的道理就成了他们情绪的指南针,在庞大的无法压抑的冲动下,他们会情不自禁按你说的道理行动,自古以来那些伟大的领导者无一不是用这种手段煽动群众。

所以,欲晓之以理先必动之以情。

李未济走到一楼台阶的转弯口,前方还有14道阶梯,他必须在这段短短的路程上想出无能狂怒的情绪冲突口。

“幸好这些日子学习过相关理论。”李未济自言自语,向上的脚步刻意慢下来。

这倒不是吹牛,之前自定义「净化罪恶」副本那段日子,他与卓加、维托还有苏丝三名NPC共商游戏设计,为了达到在游戏中释放情绪的目标,移情是必不可少的手段,但他对相关理论却一窍不通。苏丝将此情况上报【深蓝】,【深蓝】特批苏丝教导他心理学入门知识。他本人也买了大量心理学书籍阅读,认真做读书笔记,遇到不懂的名词或理论就通过网络查看释义,网络上没有的信息资源他便会总结归纳以便在每日商讨游戏的闲暇时间向苏丝请教。

如此磕磕绊绊地学习几天,他还真把心理学入门知识强行记住不少,其中关于移情的基础理论他更是滚瓜烂熟,但是他更知道科学方法只具备指导作用不可生搬硬套。

更何况,他要打动的这个人是超级玩家无能狂怒。

“最后一关,报上你的属性和技能等级。”

高挑身姿立在厚重红色木制大门前,木门雕刻着气势恢宏的龙盘虎踞图案。

李未济仰视大门,图案生动起来。

青龙探爪,吐云郁气,喊雷发声,飞翔八极,周游四冥。

白虎撞掌,英英素质,肃肃清音,威慑禽兽,啸动山林。

青龙白虎结合,一道闪电凭空击来,李未济从幻想中回过神来喃喃报上自己的属性:“满级,血量2980,蓝量1900,物理伤害190,物理防御468,魔法伤害510……”

“行了。”无能狂怒打断李未济的话语,“你的五行扭转和莲花宝座都只学到2级,是新玩的角色吗?”

李未济打开技能面板,五行扭转和莲花宝座真的只有2级,他无法理解无能狂怒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技能等级,痴痴说道:“才玩没几天。”

这是实话,主编要他写一篇小众好游戏的专题文章,他忙活半个多月从两款口碑相当不错却没什么人玩的游戏中找足素材,正当他落笔的时候有位朋友给他介绍这款即将关服的回合游戏,他原本不打算尝试,但那位热情的朋友给他准备了一个满级的小号。朋友的情义不可辜负,他上线进入游戏便出现就在荒山野岭中。举目四望,这里除了连绵起伏的山之外别无他物,他便打开大地图准备要回城。大地图展开的瞬间,他就意识到这个角落并不简单。大地图上,角落里连绵起伏的山脉变作粗细有序的线条,稍有点美术功底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只要将这些平面线条按粗者上细者下的方式重新排列便能看到游戏开发公司的商业标志。就这样,在标志的最中心位置,他发现彩蛋副本,一连四天过关斩将,这才遇上目标明确的无能狂怒。

无能狂怒听到李未济的回答特别好奇地回头看着他说道:“你为什么要玩一个快关服的游戏?”

不等李未济回答,她又自顾自说:“100体耐,250魔,这种加点倒是没问题。魔法防御586,速度283,抗封1800。这么说来,你身上是全套金刚副本掉的蓝装,啧……你的杨柳甘露和莲华妙法是满级吗?”

无能狂怒报属性的时候,李未济一直看着自己的人物面板,不管是属性数据还是装备穿戴她都说得一丝不差,当即心头感慨:“她对这个游戏好生的熟悉。”听到无能狂怒发问,他立刻回应道:“都是满级。”

无能狂怒点点头,轻声说:“那就还有机会。”随即提高音量道:“一会我们要打的Boss就是门上画的龙和老虎,作为守关Boss,它们的伤害无法秒杀我,但他们暴击时一定可以秒掉你。想要通关的话,就必须听我安排。”

李未济连连点头,无能狂怒打开大门,青白二气汹涌而出将二人吞没。

回合制游戏特有的战斗界面出现,敌我双方按速度值决定先后出手顺序。

“你的速度最慢,我先给你上个保命技能。”无能狂怒趁战斗倒数时间发号施令,“你先给自己上五行扭转中的五行错位,下个回合开始后,你直接给我加杨柳甘露。”

李未济言听计从。

四个回合过后,依靠无能狂怒精妙的出招顺序,两人虽然承受了Boss大量的伤害却均为满血状态。

李未济这才真正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女人有多可怕,她简直像个数据外挂,准确地知道Boss会造成多少伤害,准确知道己方有多少减伤和回血,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Boss战经过她的处理变得毫无难度同样也毫无乐趣。

正当李未济这么想的时候,意外就发生了,青龙Boss放了一个技能,巨大的龙爪拍在他身上,他的血条骤减,2980点血量只剩个零头。

“幸好没暴击。”无能狂怒的语气沉重起来,“没想到Boss还有额外的技能。这下不好办了。”

李未济立刻给自己补血,问道:“你不知道Boss的技能?”

无能狂怒拢了拢披散的金发,反问道:“我应该知道Boss的技能吗?”

“我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

无能狂怒对李未济施展保护效果,笑道:“这两个Boss是隐藏设计,我知道它们的基础伤害加成以及技能加成,但我不清楚他们有哪些技能。”

白虎Boss冲将过来,血盆大口朝李未济头部咬去,无能狂怒自动护在他身前挡去致命伤害,李未济的回血技能随后落在她身上,满级杨柳甘露再次把她血条加满。

“我的封印技能好了。”无能狂怒对两位Boss施展群体封印效果,“接下来三个回合,你先给自己上杨柳甘露回血,随后给我加个莲花宝座增加闪避力,最后给自己上五行扭转的颠倒五行护盾。”

李未济依言行事,三回合结束,依靠无能狂怒强力输出,青龙损失三分之一血量,白虎也损失接近五分之一血量。

全新回合开始,封印效果消失,青龙吐云郁气,云雨播撒,青龙与白虎同时恢复微量生命。

“糟糕。”无能狂怒咂舌,“青龙这个技能要恢复五个回合,我没有打断技能了。哎,没想到Boss还有这种技能,之前的努力白费了。”

“就算他们满血也没关系,我们也是满血啊,无非是回到初见Boss的状态。”

无能狂怒脸色不好看起来,喝道:“你懂个屁。我有三个技能进CD了,五回合过后,我并非巅峰状态,如此循环下去,我们要不了几回合就会被Boss耗死。”

虽然无能狂怒的语气不友善,但李未济并不生气,他知道她在这方面绝对不会出错于是支吾问道:“如果你知道Boss技能,有回旋余地吗?”

无能狂怒摇头叹气,命令道:“接下来四回合你用地裂火攻击白虎抵制它回血,最后一回合给自己上颠倒五行。别说我不知道Boss技能,就算我知道Boss技能,也不一定有回旋余地,毕竟Boss放技能是随机的,在伟大的随机面前,任何数据都有意外情况。”

李未济对白虎施展地裂火同时念道:“青龙探爪,吐云郁气,喊雷发声,飞翔八极,周游四冥。白虎撞掌,英英素质,肃肃清音,威慑禽兽,啸动山林。”

这回轮到无能狂怒吃惊了,眼前这个男人念的词均为这款游戏的技能,可是从他刚才的反馈来看他对这个游戏应该并不熟悉,为什么他知道Boss的技能呢?

“你知道Boss的技能?”她的大砍刀准确劈中青龙鳞爪,乱劈风式的五次连击打去消去吐云郁气回复的所有血量。

三秒钟不到,无能狂怒又说:“如果真是这几个技能,那我们还有胜算。下回合你改用日光华攻击青龙,随后用紧箍咒降低两个Boss的气血和气血上限,之后再用地裂火压制白虎,最后还是给自己上颠倒五行。”

李未济立刻转变技能,日光击打,木属性的青龙血条缩短五分之一,无能狂怒的砍刀在青龙肚上划出十字,滔滔血流。

之后的一切便再无波澜,清风抚山岗明月照大江,无能狂怒制定的出招表准确无比,李未济像台机械一样严格执行着她的指令。

三小时消耗战,两只Boss只剩下血皮。

“最后一回合,你保护自己,我狂刀饮血直接收割它们的生命。”

无能狂怒宝蓝色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波动,砍刀出手,破开苍穹的刀影挥下,青龙白虎要害处微微渗血,片刻后两位Boss的伤口爆裂,血条消失。

白虎落泪,青龙吐息,青白二气聚成闪电,Boss临死合击完全出乎无能狂怒意料,她的回合结束已无还手之力,闭目等死。

当然,死的绝对只能是李未济。

门前的幻觉早就提醒他Boss会有合体技,但整个战斗过程中Boss却从来没施展这招,所以无能狂怒命令他保护自己的时候,他把保护效果用在了无能狂怒身上。

无能狂怒睁开眼就看到被龙息烧黑的白虎泪以及被闪电击黑的李未济,她兴冲冲捡起白虎泪把玩起来,俨然把李未济忘在脑后。

“995.”

李未济在队伍频道求救,无能狂怒这才把他复活,她笑嘻嘻说道:“表现不错。你是我见过的少数不惹人生气的家伙。”

“承受厚爱。”李未济客气道,“你是我见过的唯一的外挂玩家。”

“外挂玩家?”无能狂怒忍不住大笑起来,“通常,别人都管我们这类人叫超级玩家。”

“超级玩家~”他反复念叨着,抬头便看到无能狂怒的兽角。

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想见的人近在咫尺。

“就算你是超级玩家,只要掌握你的爱憎,我就有方法说服你。”

重重吐出浊气,三段台阶一鼓作气。

“你终于来了。”母夏尔用尖尖的指甲剔牙,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

李未济声颤道:“我终于来了。”

“你不应该来。”

“可是我已经来了。”

无能狂怒啧道:“五年不见,你变皮了。”

李未济却道:“你倒是一点也没变。”

“我变了很多,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李未济心沉到底。

“我看不到她的变化,那谁能看到她的变化呢,有这个人吗?”

心神不安的局促被无能狂怒看在眼里,她不明白李未济为什么会紧张,出言问道:“你是来做说客的,为什么会紧张?这一路,你走得如此之慢,还没排练好要说的内容吗?”

想要引起无能狂怒情绪共鸣的李未济更慌了,他没想到自己面对无能狂怒时会如此胆怯,这才几句话便被她弄得张口无言,预演好的台词没一句能说出口。他死死看着无能狂怒,心里想得却是一句老话: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

男孩变得胆怯是某种情感的初始征兆,但无能狂怒并不懂这个征兆的含义,她似乎做足应对李未济的准备丝毫不给他半点情面讥笑道:“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了?再不说话,我就下楼收钱去了。”

李未济必须开口,而且这句话一定要反客为主。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