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七十一章.伪神降世吞噬灵魂 一无所有惨遭围攻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紧急事件:饥渴的伪神。」

「事件描述:多年来,无知且贪婪的斯克鼠收集了大量混沌碎片,碎片蕴含的混沌能量腐蚀着这群可怜虫,他们变得强大但短命。

为了种群长存,它们迫不得已进化出更短的生命周期。

快速交配,快速生育,快速生长,快速死亡。

它们艰难延续着独特的基因。

直到,某只年迈的斯克鼠朝圣般跃入混沌反应堆自杀,可悲的灵魂与庞大的混沌能量纠缠在一起。

混沌鼠从此有了自己的神明。

伪神。

需要定期吞噬灵魂维持力量的伪神。

现在,它饿了。」

「事件要求:伪神再次苏醒,饥渴难耐的它需要在十分钟内吃满100个灵魂,拜托各位阻止它的疯狂举动。」

「事件奖励:随机灵魂绑定升华装备一件以及你最需要的情报线索一份。」

「特别说明:事件期间死亡或被吞噬均会导致个人任务失败,失败者将失去参与本地图事件的资格,并剥夺从本地图获取的所有收益。」

一连串游戏提示印在三人脑海,他们头一回听到如此清晰明确的提示,顿感任务棘手。

听完提示后的瞬间,黎易本能地向前翻滚躲开白色恶魔的第一次攻击。

李未济慢了一怕,他听完提示想的却是找出隐藏信息,所以结结实实挨了这次攻击。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拍飞至墙壁上,从墙壁跌落至地面,那种生命值见底但意识还在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

一道白光出现在他精神世界,他拼命奔跑企图抓住这线生机。

见好友倒下,黎易第一反应是前去营救,刚走半步,背后呼啸风声,不得不再次翻滚闪避。

两次闪避用光,再往前走必死无疑,他只好转身面对伤害李未济的凶手。

雪白的斯克鼠灵体,头顶天花板脚踩混沌反应堆,手中碎瓶仅比阿苏拉形态的他小一圈。

面对这种明显不可能击杀的Boss,他依然换出单手剑和盾牌。

直面恶灵,他用单手剑敲打盾牌弄出怪声吸引它的注意力,同时呼喊坚冰至道:“老冰,你看看老济死没死。”

坚冰至依然没有动。

Boss当前,只要往它嘴里一送,任务铁定失败,他便可以光明正大退出队伍。

可是弃队友不顾,真的好吗?

去与留盘旋在脑海搅成一团糨糊,心烦意乱的坚冰至对着地面狠狠扣下扳机,枪声代表他的决定。

[顺手牵羊]瞬移至恶灵身前,他快速旋转起来,装在衣袖里的机簧疯狂向外弹射飞刀,[匕首风暴]像根羽毛扰得恶灵不得安宁,Boss只好决定将眼前这个可笑的小矮子先吃掉。

巨大的碎瓶砸在旋转的阿苏拉身上,闪避。

再砸,依然闪避。

再砸,还是闪避。

第四次碎瓶举起,坚冰至已停止旋转。

[匕首风暴]结束,3秒闪避效果结束,只要被砸中就必死无疑。

可是,一个潜行者,以灵活机动著称的潜行者怎会被轻易击中呢。

碎瓶落地,渺小的阿苏拉已用[暗影疾步]跑出五米有余。

四次击空的恶灵咆哮如雷,它多想追出去消灭这只臭虫,但是它不同,混沌反应堆成就了它也限制了它,它无法脱离反应堆而存在。

不得以,它只好将手中碎瓶丢向可恶的虫子,可这只虫子好像早就料到会有这招,他竟突然间又回到自己眼前。

[暗影疾步]第二阶段[暗影回归]发挥作用,坚冰至返回起始位置,又一次避开了恶灵的攻击。

“没招了吧。”

坚冰至舔唇微笑双枪对准恶体的眼睛,连续两次[弹幕倾泻],16发子弹列成两排飞速而至,Boss顺手横扫所有子弹绵软无力摔倒在地,叮叮当当响作一团。

坚冰至没想到自己的攻击这么轻易就被挡下,他急忙两次翻滚与Boss拉开距离。

然而,他翻滚得太早了。

失去武器的恶灵并没有攻击坚冰至,它右爪悬空高举,灵魂力量汇聚,崭新的碎瓶一点点凝结成形。

坚冰至两次翻滚结束,他刚刚站直身体,碎瓶就准确刺中。

残缺不全的瓶身如同凹凸有序的尖刺,正好穿透阿苏拉的头和脚。

恶灵甩甩手,坚冰至的头掉下来,脚却依然挂在尖刺上。

尸体就这样晃荡着,血洒得到处都是。

“我不欠你们的了。”

坚冰至心中默念,启动复活传送离开混沌鼠国。

恶灵将坚冰至的尸体吃进肚中,灵魂+1。

黎易仅仅以为坚冰至是牺牲自己换取任务时间,感动得一塌糊涂。

他一边眼含热泪一边摆出[持盾姿态],趁着3秒格挡时间,他在队伍频道大声叫骂:“坚冰至,狗日的,你复活等着我,我一定帮你刷全套升华装备出来。”  

度量领域副本中获取的一切都被清空,但坚冰至并不沮丧。

找到自己想走的游戏道路,比任何装备都更重要。

失去通讯器的他听不见黎易喊话,淡然一笑,退出游戏进入新副本。

亮如白昼的混沌鼠城只剩下李未济和黎易,李未济依然倒在地上,他还差一点点就抓住那道光,但他的意识也消失殆尽。

黎易倒是安然无恙,3秒格挡结束后他第一时间换出鬼刃用[旋风斩]避开恶灵的碎瓶投掷,只是旋风斩的方向没控制好,他整个人直接停在恶灵脚下。庞大的怪物抬脚便踩,他不慌不忙原地打滚,闪避机制强制生效,细小的阿苏拉从怪物脚趾缝溜出。

“这任务设计得有漏洞。”黎易倒退着脱离Boss的攻击范围,“打了这么久,至少过去一分钟了吧,它才吃到一个灵魂。其他99个灵魂在哪呢?”

正想着,他就看到斯提克塔国王带着鼠兵赶来。

“你们不要过来,快离开。”

黎易驱赶着斯克鼠以免他们被恶灵吃掉,然而这并不管用。

斯提克塔国王大手一挥,鼓舞道:“将士们,眼前的怪物肯定就是害我族的罪魁祸首。杀掉它,为了美好的未来。”

鼠兵们便拿着一堆破烂冲了过去。

灵魂+1。

+1。

+1。

……

没到五分钟,恶灵生吞下30多只斯克鼠。

“艹,你怎么听不懂人话。”

黎易一刀砍在斯提克塔身上,刀刃透体而过没能给同盟关系的国王造成任何伤害。

国王并不理会他的举动,依然指挥着鼠兵战斗,转眼间又有十多只斯克鼠死在恶灵嘴里,原本雪白的恶灵蒙上一层淡淡绿色,它的力量正在增强。

黎易挡在斯克鼠必经之路上,大喊大叫道:“不要上,不要上。日你妈哟,NPC的脑子都有病啊。”可是鼠兵完全无视了他,纷纷绕开直奔恶灵而去。

“你这样是劝不住国王的。”

虚弱的声音传来,黎易气恼的脸上露出笑容。

李未济复活了。

他紧紧握住命运的后脖颈皮,走进那道通往真实的光。

刚起身他就看到黎易在阻止斯克鼠送死,坚冰至却不见了踪影。心中纳闷的他稍稍观察环境,随手给自己补了一口药膏,这才快步走到黎易身后说道:“你这样是劝不住国王的。”

“你来。”黎易让开通道,“赶紧制止他们送死的行为。”

“劝人是要讲方法的。”李未济边走边说,“国王陛下,如果你想全军覆没家国尽毁的话,我们不介意助您一臂之力。”

“什么意思?”

“这个恶魔正在吞噬你族人的灵魂,吞噬得越多它就越强,到时候说不定能毁天灭地。”

一句话陈述利害关系,国王和小王子对视一眼同时张嘴不出音,冲锋路上的鼠兵快速调头,几只没来得及转身的鼠兵惨叫着被恶灵生吞入腹。

“勇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未济按事件描述答道:“混沌鼠无意中制造出这个恶魔,如果他吃够100个灵魂就能恢复到巅峰力量,到时候我们全都要死。”

“那现在要怎么办?在这里干等吗?”

干等?

开什么玩笑。

这个任务设计得一波三折,怎么会让玩家用干等这么无聊的方法通关。

李未济扫视全场,快速清点出剩余战斗单位,他震惊道:“怎么只剩下15个活人。”

黎易反问道:“剩下15个活人怎么了?”

李未济说:“我们来时总共105人,随后牺牲10位死士,在混沌鼠包围下又损失近30名士兵。现在连国王带小王子,只剩下15只斯克鼠,这就说明Boss至少吞下45个灵魂。可这样就不对了。”

黎易不解道:“怎么不对?”

“你想想,就算Boss把我们全吃掉也才不到70个灵魂,远远够不上任务提及的100个。对了,老冰呢,他哪去了?”

“死了。”黎易说,“他牺牲自己给我们争取了一分钟时间。”

李未济抿嘴沉思:坚冰至不是个笨蛋,他的牌面非常好,只要运用得当绝对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但他却选择这种不惜收益的笨方案,这事可没老易说得那么简单。而且,我和老易联手突围时他便没有援手……

想到这里,他叹息道:“都走了。”

黎易道:“什么都走了?”

李未济摇头说:“没什么。至少你还在。”

短暂的思考与对话结束,他大致推测出接下来的事件流程。

怪物要吃100个灵魂,但在场的所有NPC加上玩家也才不到70人,这就说明设计师已经安排好了其他灵魂的来源。

他和斯提克塔国王耳语几句,国王连连点头,随后便和小王子各带一小队人马守在混沌鼠退却的方向。

看着斯克鼠士兵向反方向走,黎易摸不着头脑,问道:“接下来做什么?”

李未济瞄向远处的恶灵Boss,享受完美味灵魂的它身上绿意更盛,正坐在反应堆上假装剔牙呢。

“防守吧。”李未济转身背对Boss,“一会就有混沌鼠大军要来了。”

听到好友这么说,黎易反应过来,拔刀喔道:“转阶段了。”

这话不算错。

苏醒后,李未济观察环境清点兵力,已经推测出这个事件的正确流程。

首先Boss刚刚苏醒,力量尚未恢复,只要操作得当玩家便可安全存活。

等NPC援军赶到,玩家要及时阻止NPC送死的行动,保全兵力。

随后,一直吃不到灵魂的Boss力量消退,它必定会用某种方法召唤出混沌鼠,这时候玩家只要专心对付混沌鼠便可活活饿死Boss。

可是,

坚冰至自我牺牲让Boss在第一阶段吃到灵魂,Boss的力量没有丝毫衰退。

第二阶段,老易没能及时劝阻斯提克塔国王,Boss吃了大量灵魂实力大大提高。

以上两处错误导致接下来的第三阶段无比艰难。

毕竟,单靠他和老易难以在变强的Boss手下击退潮水般的混沌鼠。

防守阵势摆开,李未济长弓拉满准备给随时出现的敌人致命一击,黎易亦是曲膝握刀死盯着白光亮不到的拐角处。

剔牙的恶灵站起来,故作放松诱敌深入的计划没成功。与小矮子作战时丢了几个碎瓶浪费了不少灵魂力量,幸好后来有小老鼠主动送上门来才吃个半饱,可是这还远远不够。

“向你们的神明祭献生命吧,你将与神明融为一体。”

恶灵低沉的声音在混沌鼠国回荡,受到感召的混沌鼠不受控制地爬出藏身地洞,大地微颤。

李未济心神一紧,扶住黎易的肩膀。

黎易温和道:“他们要来了。”

李未济深听一口气,重新拉弓:“我没事。”

声与箭同时落地,稍稍露头的混沌鼠钉死在天花板上。

它们来了。

无数的绿眼睛在黑与白的分界上亮起,它们的表情是那么的不情愿。

“这……”

李未济手中的弓松了下来,他一直为混沌鼠会主动填饱恶灵的肚子,如今看来,他们也是被迫的。

摇头摆尾想要摆脱束缚的混沌鼠吱哇乱叫,它们用极慢的速度爬向恶灵,恶灵张大嘴巴静静等候着。

地板上,墙壁上,天花板上,海量混沌鼠连成13条直线,无论哪条直线到达恶灵嘴里,恶灵都将彻底复苏。

混沌鼠们缓慢地爬着,可是无论它们再慢,只要再有两三分钟就都能抵达终点。

斯提克塔和小王子已经分配好任务,15位NPC用自己的方法攻击着不能还手的混沌鼠战线。

虽然击落一只就立刻有另一只接力,但13条灰线前进的速度的确慢了下来。

李未济稍稍一愣,混沌鼠虽然看起来很无辜,但终究只是游戏安排的剧情,他说服自己重新拉弓射箭,对准右侧墙壁上的三条灰线。

另一边黎易飞身而出,他攻击的是自然是左侧墙壁上,同样也是三条灰线。

这三条灰线已经伸展到一半路程,黎易手起刀落,将它们削去三分之二。

削完左侧三条直线,他立刻换出步枪瞄准天花板。天花板虽然只有两条线路,但他们的数量却是最多的,因为只有少量血石鼠拥有远程武器。

黎易拉栓开枪,一连打掉十几只混沌鼠后,他切回鬼刃再次着手清理左侧墙壁。

地面上五条灰线由NPC负责防守,李未济时不时帮助清理一些漏网之鱼。

两人就这样低头抬头,边打边退。

两分钟后,13条线路齐齐延伸到五分之四的位置。

混沌鼠尸体堆成山。

幽幽泉水奏出呜咽声。

血石鼠悲鸣不已。

黎易麻木地切换着鬼刃和步枪,李未济也换出钢剑乱劈乱砍。

只是,他们不能再退了。

再退一步便进入恶灵的攻击范围,它正张嘴举瓶等着美餐呢。

离任务结束仅有一分钟,只要再坚持一分钟,Boss便会因为吃不到灵魂而消亡,升华装备和重要的情报线索正在向他们招手。

混沌鼠还在卖力地向前爬,两人的普通攻击完全根不上它们的接力速度。

“用技能吧。”李未济对黎易喊道,“我有预感任务马上就要结束,再用一波技能,也许能撑过去。”

黎易二话不说把能用的技能全都甩出来,勉强把左墙壁和天花板的灰线后压三步。

李未济的能用的技能很多,而且他集中火力对付右墙壁上的三条灰线,硬生生将它们逼退五步。

胜利似乎在望。

所有技能进入冷却,两人的攻击手段用尽,混沌鼠不可逆转地钻进恶灵嘴里。

绿色重新统治混沌鼠国,伪神再次展现它无可匹敌的力量。

率队向索兰德拉进发的履霜看着天边绿光得意地笑着。

“你不是很聪明吗,还不是落得一无所有的下场。”

收起笑容,履霜对所有审讯团玩家发布通知:“各位天才,打起精神来,斯奈夫的遗产正在向我们摇手。”

任务失败,之前获取的所有收益清空,李未济和黎易穿着蓝色裤衩站在索兰德拉传送点,阳光耀眼。

黎易伸懒腰笑道:“现在好了,努力一整天,到头来两手空空。”

李未济坐在传送点下撑头道:“这个任务太变态啦,我们人手不够,失败也很正常。装备嘛,还能刷。但是不能参加后续任务就有点可惜,后面的任务肯定更精彩。”

黎易也坐下来,故作轻松说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换个副本继续?”

李未济正想说话,耳边传来履霜的声音:“装备曝光的滋味如何?”

两人同时抬头,露出难以名状的冷笑。

索兰德拉传送点扩散的光波无比柔和,星星点点的蓝色粒子落在身上分明有清晨的舒爽之气。

可这注定是个无法舒爽的早晨。

紧急事件失败,两人失去后续任务资格,得到的装备也付之流水,这个副本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退出才是最优选择。

但是履霜一句话就改变了他们的想法,千不该万不该提到两人装备曝光。

李未济看着这个阿苏拉胸口的等边三角,他有着和坚冰至一模一样的容貌,就连高矮胖瘦都一般无二,同样的身躯里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灵魂呢?

从履霜说的话来看,似乎装备爆光和他有莫大的联系。

难倒说,从头到尾,整件事都没有脱离他的掌控吗?

不可能,一个人就算再聪明也不可能预料到这么多事件的发生与变化。

除非他身上有某种道具可以实时查阅玩家的状态。

李未济在脑子中做了一些推断,但这些推断没有事实根据,他只能保持一个怀疑态度,但无论如何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履霜就是害得自己收益全的元凶。

这本不是件大事,游戏里为各自利益而战天经地义,谁都无法指责谁,而且李未济和黎易早就过为虚拟游戏利益而气愤的年龄,可是这次有些许不同,因为设计陷害他们的履霜。

履霜是皇族公会的人。

这就不由让两人产生联想,整个事件究竟是履霜的个人行为还是皇族公会借机报复呢?

两人冷笑着站起,肩并肩走出传送点光柱。

履霜轻蔑道:“装腔作势,一无所有的秃狗。”

“是吗?”

故意拖长的音调从黎易喉咙挤出,鬼刃当头直朝履霜面门而去。

履霜哪里想到两人竟然还有装备还能反击,一个躲闪不及,被厚实大刀砍个结结实实。

出乎意料的是,看似千钧之力的鬼刃砍在履霜紫色护额上竟然没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黎易和履霜同时一愣,随后履霜哈哈大笑道:“哟,哪家没吃饱饭的狗,光张嘴不会咬人啊。”说完话,他大模大样故意背对两人道:“要不,砍后背试试。你们放心,我绝对不放技能。”

四周围拢上来的审讯团玩家大笑起来,刺耳的笑声层层打在黎易耳膜,他立在原地举着刀无比尴尬。

“老济,这是怎么回事?”

李未济原本打算和黎易一同出手,但他刚换出林德尔的钢剑就看到好友攻击无效,心中同样一惊。

游戏中无法破防只有一个原因:数据属性相差过大。

老易手中的鬼刃是特异装备,他的头盔和护手虽然没表明品级,但从做工上看至少是稀有级物品。

一件特异装备加两件稀有装备的属性加成竟然无法破开履霜的防御,难道他全身特异级装备不成?

这不可能。

游戏才开放2小时,大家都在新手副本里摸索经验,新手副本不应该产出过多高级别的装备,所以履霜身上的装备属性不应该高得离谱。

但事实摆在眼前,黎易奋力一击就是毫无效果,问题出在哪呢?

李未济思考着眼前的变故。

当履霜说出那句“装备爆光的滋味如何?”的时候,他和黎易就做好报复的准备。

按李未济的推想:虽然任务失败剥夺了他们在度量领域捡到的装备,但之前副本得到的奖励都还在。有这些装备打底,出其不意秒掉履霜完全有可能。

现如今装备带来的属性并没有起作用,那就说明还有另一种属性在制约他们。

是等级。

虽然两人从始至终不知道自己几级,但等级概念的确存在。

细数起来:获取朵拉实验室的控制权,解救五大实验室成员,帮助五大实验室夺回地盘,击败X魔像原型机,平定哈克蛙内部叛乱,通关游乐园,打击混沌鼠……

通过这一系列事件,两人肯定得到大量经验提升等级,可是饥渴的伪神把他们的经验都吃掉了,他们现在都只是1级小宝宝。

小宝宝手持屠龙刀也砍不过大人,何况这个大人有可能穿着金丝软甲。

一击无功,黎易愣在原地饱受嘲笑,李未济因思考问题而不吭一声。

两人呆傻的状态让审讯团玩家捡到更多笑料。

“这俩孙子,看起来牛逼哄哄,原本是草包啊。”

“瞧他们傻不拉几的样,都破不了履大哥的防。”

“欸~怎么可以笑话别人嘛,他们可是和平制造者的领路人。只不过方向偏了那么一点点,走了条死路而已。”

审讯团的垃圾话丝彻底激怒黎易,阳光暖和,他身上的纹身炙热异常,眼眶赤欲滴血。

李未济却没什么反应,这种语言上的嘲讽他见得多了,丝毫不为所动。眼下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脱身,否则被履霜抓住恐怕又是牢狱之灾。

深呼吸几次,他按下黎易的刀,黎易收刀直立低声问道:“怎么破不他的防?”

李未济简单陈述自己的猜想,黎易频频点头,反问道:“这么说,我开怒神也没有用?”

“嗯。”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要再次被轮白?”

“怎么可能。”李未济宽慰黎易道,“我们发过誓绝对不会让人堵复活点杀我们,我有办法。”

“那你快说啊。”

李未济没说,而是大声疾呼道:“救命啊,审讯团杀人了啦。”

他换着姿势朝不同方向一连喊了三遍,喊完之后索性在地上打滚撒泼,全然没有半点冷静沉着的样子。

这波操作让黎易目瞪口呆,他搞不明白李未济为什么突然求救认怂,在他看来此时此刻认怂只是徒增笑柄罢了。

李未济却不容黎易多想,他打着滚抱住好友大腿,强扭几下将黎易也弄翻在地。

黎易无奈,只能和李未济一样没皮没脸打起滚来。

好在索兰德拉铺了地板,否则肯定扬起难堪的灰尘。

公会高层无比忌惮的两人在地上打滚,履霜怎会错过这么好的场面,他决定等一等再将两人轮白。

打开摄影功能,履霜调整好角度,将镜头对准李未济和黎易。

镜头拉得很近,能清楚看到人两脸上害怕惊恐的神情,两人手脚乱舞拍打地面的声音也很响,只要剪辑得当就是很好的鬼畜题材。

“欢迎加入全明星系列。”履霜拍好想要的内容,暗自发笑。

同样发笑的还有李未济,趴在地上的他听到了想到的脚步声。

虽然躺地打滚这件事不体面,但只要没被轮白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

“好了,起来吧,援兵来了。”

李未济弯腰拍拍蓝色过膝裤,直腰凝视履霜,瞬间恢复神采。

黎易拉大松紧带,抖出几颗小石子,问道:“什么援兵?”

李未济盯着履霜连呸几声把嘴里的粉尘吐干净,这才答道:“当然是和平制造者啦。”

履霜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这两人是故意卖丑态拖延时间。

索兰德拉毕竟是和平制造者的地盘,两人大吵大闹被五个和平制造者看在眼里。

这五人中有四位担心暴露自己没有出声,而另一位不是别人,正是退出玩家分享大会准备回水能开发团的桃之。

桃之首先看到审讯团的玩家出现,正准备叫人的时候才看到李未济二人,她刚想提醒二人快跑就听到履霜出言嘲讽。

从三人一番言谈举止来看,桃之断定他们有旧仇。

游戏里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是常有的事,非亲非故最好不要干预也是常识。

桃之便想假装什么都没看到,可是李未济求救声实在很大,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李未济和黎易满地打滚。

“这……”

她心软了。

全无尊严,斯文扫地,只为活着。

这种情境在【深蓝】管理的美丽新世界不可能发生。

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生存是最不重要的小事。

尊严、个性才是生活的意义。

现在有两个人不要脸面,只是想多活一会,桃之莫名被触动。

她联系子归简单说明情况,子归只回了一句“我来处理”,她便信心满满走出掩体。

李未济看着只身走来的桃之,拱手致意道:“别来无恙。”

桃之右手匕首轻挥,半空中拉出一道火焰,她笑道:“装备被人爆光了?”

李未济摇头道:“紧急事件失败,游戏直接剥夺所有物品和经验。”

桃之喔了一声,将两人挡在身后,说道:“你们安全了。”

“臭婊子,是你。”履霜队伍里有人冒了出来,“老子正找你呢,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

桃之脸色一沉,她显然认出这位正是打X魔像原型机时和她有过争吵的郝姓玩家,立刻讥笑道:“我道是哪个智障,原本是背叛和平制造者的郝~先生。履大哥,我可要劝劝你了,叛徒反复无常,你可要留个心眼。”

不等对面接话,她又说:“郝先生,你姓郝却是一点也不好。可曾听过‘甚至连受惠于叛徒的人也痛恨叛徒’这句话吗?如果我是你,现在肯定留一手,兔死狗烹这个典故还是很有教育意义的。”

“履大哥,这婊子在挑拨离间,你别信她的屁话。”

履霜笑道:“小姑娘,这种老旧的伎俩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这是我们的私人恩怨,与你无关,不要狗拿耗子。”

桃之转动滴溜圆的眼睛,故作无奈道:“唉,我其实也不想多管闲事,只是恰好碰上就站了出来。现在想想,实在不应该。可是,我与贵方的这位郝先生恰好有点私人恩怨,能否腾出空间和时间,让我俩一决胜负?”

履霜拿手一指索兰德拉三角拱门外的魔像测试平台说道:“你们要打上那打去,别妨碍我做事就行。”

眼见拖延时间的想法被履霜识破,桃之微笑道:“我看没必要去那么远,郝先生这种小角色,我用不了一分钟就能干掉。”

“哔……”脏话过滤系统将郝先生的声音屏蔽。

桃之二话不说,双手各攥一把匕首对准郝先生冲了出去。

别看桃之单薄无力,但这次冲击的速度确实很快,而且她走过的路径滋滋冒火留下一道火墙,视觉效果给人这招破坏力极强的感觉。

郝先生不敢怠慢,双手交叉,右手金色匕首泛起淡淡的绿气,绿气轻轻划过左手手背,鲜血洒下,原本快速前冲的桃之堪堪止步,半透明紫色枷锁从背后滋生给她来了个五花大绑,整个人动弹不得。

桃之反应甚快,额前悬浮的烈焰转变成三座微小冰山,手腕处翻腾着清爽流水。她左手高举用力砸下,从天而降的水波洗净一切束缚。

解除定身效果,桃之下意识用[冰霜光环]保护自己,结霜的空气如同淡蓝色半透明蛋壳正好挡下郝先生匕首攻击。

等桃之再想攻击的时候,履霜身后的审讯团玩家已经齐齐拿出远程武器对准李未济和黎易。

履霜撇嘴道:“不要跟我耍这种心眼,今天你们都得……”

死字没能说出口,履霜脖子一凉,薄而锋利的白刃正好抵在他喉结之处。

索兰德拉人影幢幢,NPC与玩家共有500人之多,眨眼间便把审讯团围住。

审讯团玩家变作笼中之鸟,有五个不安分的家伙妄想冲破包围,他们刚走半步便听连绵枪声响起,空气扭动,和平制造者的潜行玩家现身,五具死尸栽倒在地。

其余审讯团玩家面面相觑,同时将目光看向履霜。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