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伊伊冬色

白雪紛紛揚揚。雖然沒有風,但是這個庭院中的植物也都多半枯萎。曾經葳蕤茂盛的花草也都迎來自己生命的終結。留下枯槁的殘骸,積累着白雪。宮中的星相大師說這可能是數百年來伊倫娜都未曾經曆過的一場嚴冬了。 不僅是植物和動物都承受不住,植物可能多半也都無法熬過這漫漫酷寒的日子。整個宮廷前些天已經遣散了很多家住較遠的仆佣,他們必須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去想辦法與自己的家庭成員曆經時艱。而我現在住在了娜雅姐姐曾經住過的偏宮中,原本的地方需要用來開辟一塊新的王家聚集之所。而我,按禮法是不能列席或是旁觀國家決策的了。

偏殿確實離庭院很近。庭院中亦無人清理和打掃了,堆積在花壇中的一切敗落已經逐漸被白雪覆蓋,填滿,更加厚重。甚至連枝角也都無法辨認。雖然是偏殿,但是因為我要住在這里,也都經過了再次修繕,門窗全都重新遮蓋了透風的部分,壁爐也修繕并且增添了管道,甚至連地下也經過魔法紋路的雕刻使得溫度適宜。無親人在世的話,自然也不需要擔心家鄉會生出何事無法料理。這可能也是當時王子迎娶我的理由之一么?只是想到這些,并非喜事缺沒有徒增煩惱的壓抑感好像一泓心底微微泛濫的泉眼在以一種不能阻擋的勢頭填充內心。

之前倒是和几位執筆宮女有些交往,但是也因為冬季愈深而全都失去聯絡。雖然亦并非煩惱直教人憐憐自悲起來。偏殿中的日常事務無非就是打掃一下灰塵,整理整理已經非常整齊的家具,食物會在恰當的時候由所剩不多的宮中管事送來,只是管事忙碌,而且男人可能并不喜愛在這女眷居所久留,所以每次送完餐總是行色匆匆的轉身離開。帶着慣用的宮中禮節式的笑容和態度,拒人以千里之外。

這時就又想到曾經和娜雅姐姐讀到的一首詩歌:

心與心的距離

只是在恰當的時候

被合適的約束扯開。

無人說話的偏殿生活自是有些無聊和乏味。雖然搬來之前也都帶着之前的藏書。只是自身也并非喜愛讀書之流。即使萬卷書在側,也是覺得沉重,懶得翻閱。那么娜雅姐姐,為什么會對書中之事那么感興趣呢?肯定也是我無法理解的另一件事了。

屋外白雪依舊。倚在窗戶邊,打開一點點縫隙,窗外就能吹來寒涼的空氣,口中所吐之氣息,也都均染成淺淺霧色。甚至能夠聽到庭院中已經堆積的不少的雪,因為重量的關系壓塌下方的植物殘存,發出一陣撲哧撲哧的響動。

壁爐中的火焰里的木柴,也會因為留下溫暖而變得形容消瘦。用手臂撐住下巴,閉上眼睛只覺得安靜和愜意。

是安靜和愜意么? 我不禁問自己。

发表回复